Castiel & Dean – Settle Down

“So, Ketch, can we trust him?” Castiel 有點猶疑地問著,雖然他跟 Nick 同樣都是 British Men of Letters,可他總覺得 Ketch 不是個可以信任的人,他不確定跟 Ketch 合作究竟是不是一個好主意。

“Not even a little.” Dean 想也沒想就直接給 Castiel 答案,他壓根兒就不可能相信那個龜孫子。

“Of course not, but we need him. For now.” Sam 細心地補充說明,讓 Castiel 明白這只是他們一時的權宜之計。

“Right. And when we don’t?” Castiel 忍不住追問下去,其實他也知道他會得到什麼答案。

“Guess…” Dean 放下槍,挑了挑眉看著 Castiel。

Castiel 在心裡嘆了口氣,到時候 Ketch 就會變成他們的麻煩了吧!

“Donatello?” 看著眼前這個沒來由莫名焦躁的 Donatello,Sam 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他是太緊張還是怎樣?這樣不會有事嗎?

“You’re doing great. It looks like you made a lot of progress.” Sam 試著讓自己用最溫和的語氣要 Donatello 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

Sam 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一句話居然會讓 Donatello 一下子失控尖叫。

“It’s like pulling friggin’ teeth!!”

一瞬間,在場的所有人都出現無言的表情。

“I’m working my way through the ingredients” 尖叫完之後,Donatello 又突然冷靜下來默默的補上這句話。

“Right. Okay.” Sam 有點試圖幫 Donatello 接個話打圓場,不過他的確覺得 Donatello 的狀況透著說不出來的奇怪。這到底是 Donatello 本來就是個怪咖還是因為他沒有靈魂的關係?"At least we know the spell we need is in there and we have a plan.

說完 Sam 稍稍地跟 Castiel 交換了一下眼色,Castiel 偷偷的看了 Donatello 一眼,心裡對他多了幾分戒備。

Dean 歪了歪頭看了看 Sam 又看了看 Donatello,想了一會,最後微微噘著嘴站起身把槍給收到自己的背後。

“Donny,我去找個房間給你。” Dean 說這話的時候順手拍了拍 Castiel 的手臂,示意讓他跟他一起過去。雖然不確定有什麼非要他過去不可的理由,不過 Castiel 還是起身跟了上去。

坦白講,Castiel 對這個 Donatello 就是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但也許也只是自己太過敏感也不一定。

有了上次 Kevin Train 的經驗,Dean 很清楚翻譯 tablet 是件需要花費極大腦力並且長時間全神貫注的工作,所以最好還是找一間跟他們有點距離的安靜房間給 Donatello 用。

Dean 帶著 Castiel 在 Bunker 裡面繞來繞去的找,總算找到一間還算適合的房間。他讓 Castiel 幫忙把兩張桌子擺在一起併成一張大桌子讓 Donatello 可以有足夠的空間一面作筆記一面吃炸雞,自己則去拖了幾張椅子放著。

“Dean,我想我應該要出去打探 Lucifer 的消息,時間拖越久對我們越不利。” 等到他們把桌椅安置好後,Castiel 才突然開口。

“No, Cas.” Dean 想也不想就直接斷了 Castiel 想要孤身出去找 Lucifer 的念頭。”我們一定會去找 Lucifer,但我不會讓你一個人去。”

Dean 口氣雖然沒帶什麼情緒,不過卻有著不容討價還價的堅定意味。

“Dean, we need Lucifer to get Jack and your Mom back.” Castiel 不懂 Dean 怎麼能夠這樣淡定,Mary 跟 Jack 都還被困在另外一個世界,然後 Lucifer 又是打開入口的重要關鍵。

“Cas, you were killed by Lucifer.” Dean 抬了抬眉毛靜靜地說著。

“It’s different, he is weak now.” Castle 雙手插在口袋裡弱弱的反駁著,他沒說的是,自己還差點被那個弱得要死的 Lucifer 給殺死回不來。

“He wasn’t that weak to us last time.” Dean 聳聳肩不是很同意 Castiel 的說法。照 Castiel 這種說法,顯然代表著就算 Lucifer 目前不是最佳狀態,也還是有辦法把他們三個人打趴在地上。

“Alright, 我等下讓 Sammy 去聯絡其他的 hunters,讓他們一有消息就通知我們,這樣可以嗎?” Dean 依然不想讓 Castiel 出去找 Lucifer,這是他能想得到最好的方法。 “這樣好過你一個人像個沒頭蒼蠅的亂找吧?”

Castiel 沒有繼續爭辯下去,但是從他執拗的表情看來,顯然也沒有願意乖乖聽話的意思。

Dean 無聲地嘆了口氣,做了個手勢讓 Castiel 靠近一點,站到他眼前那伸手就可以觸碰到的距離。

“You were dead.” 講完這句話的 Dean 忍不住停頓了很久,深深吸了一口氣,才繼續說下去,”I’m not going to let that happen again.”

即使 Castiel 如今已經回到他的身邊,可是說出 you were dead 這句話還是會帶給 Dean 莫名的窒息感,就像是把已經癒合的傷口再用力挑開來一般。

對 Dean 當時的心痛完全一無所知的 Castiel 不免嘆了口氣,算是願意暫時退讓不再繼續爭辯的意思。

“我不在的時候,你有遵守約定嗎?” Castiel 歪著頭問,他有點好奇 Dean 是不是有如他當初說的那樣,一旦對方先死,活下來的這一方要盡力的好好活下去;跟 Sam 繼續 hunting,有機會也要去找新的對象。

“I’ve tried.” Dean 沒有想到 Castiel 會突然問這個,他雙手交叉在胸前,淡淡的看著 Castiel 的雙眼好一會,最後給了這個輕描淡寫的答案。

那絕對不是 I’ve tried 這短短幾個字可以經鬆帶過的,雖然只有一個月左右,但那段時間所經歷的絕望與心痛絕對是 Dean 不想再去回想也不想再提起的一段時間。

“然後?”

“我辦不到。” Dean 雲淡風輕地說著,他沒有看著 Castiel 的雙眼,只是伸手拉了拉 Castiel 的領帶,彷彿是在轉移注意力般隨手撥弄著。

Castiel 眨了眨眼,沒想到 Dean 居然會跟他說辦不到,當初提這個約定的不是他嗎?

但是 Dean 沒有繼續講的意思,Castiel 也很識相的沒有繼續問,兩人就這樣陷入好一陣子的沈默,直到 Dean 打破這樣的沈默。

“來個新約定好了!” Dean 笑了笑,用力的拍了拍 Castiel 的肩頭沒頭沒腦地說著。也不等 Castiel 反應過來,就帶著 Castiel 回去大廳,順便讓 Donatello 轉移陣地到這個安靜的小房間繼續做他的事。

兩人回到大廳的時候,Donatello 跟 Sam 依然保持著緊繃的沈默氣氛。Dean 讓 Sam 幫忙把所有 Donatello 需要的物品搬到新的小房間,讓他可以一個人專心地啃炸雞翻譯 demon tablet。

“有任何需要的東西可以隨時說。” Sam 確定 Donatello 該有的都有了後,就跟 Dean 關上門,離開小房間一塊兒回去大廳,回去之前兩人很有默契的先繞去廚房拿幾罐冰啤酒。走去廚房的路上 Dean 沒忘記跟 Sam 提起要聯絡其他 hunters 幫忙留意 Lucifer 消息的事情。

踏進廚房後,Dean 隨即有點反常的低聲附在 Sam 的耳邊說了些話。Sam 雖然什麼都沒說,但是眼睛一下子睜得大大的,最後還露出心領神會的微妙笑容大方地表示沒有問題,接著就用力的在 Dean 的背上拍了拍,兩人一起有說有笑的拿著啤酒走回大廳。

沒有 Donatello 的大廳不再有那種詭異的緊繃沈默氛圍,只剩下 Castiel 一個人靜靜地坐在椅子上想事情。Dean 跟 Sam 帶著冰透的啤酒走上前,Dean 把一罐啤酒放在 Castiel 面前,接著就一屁股坐在 Castiel 對面的椅子上。

高大個子的 Sam 並沒有坐下,只是拿著自己的啤酒雙手交叉抱胸,靠在他們桌子旁的小桌子邊,一派輕鬆的在中間看著面對面坐著的 Dean 跟 Castiel。

Dean 看著對面的 Castiel,抿著嘴輕輕地清了清喉嚨引起 Castiel 的注意;見到他這模樣,Castiel 不免疑惑的看了看 Dean,因為這通常代表 Dean 有要緊事情要講。可等了一陣子,也沒見到 Dean 開口,Castiel 忍不住抬頭看了看一旁的 Sam 想說 Sam 會不會開口說些什麼。

沒想到一向不喜歡故作神秘的 Sam 這次居然也只是笑而不答,搞到 Castiel 全身不自在又有點不安。

“Alright,我們來個新約定。” 看到 Castiel 有點坐立不安的模樣,Dean 最後忍不住笑了出來,但他還是盡量用嚴肅不輕挑的口吻說著,免得 Castiel 誤以為他是在講笑話。

“現在?” Castiel 更加不解的看著 Dean,接著一臉困惑地抬頭望著一旁的 Sam。

上次他們做約定的時候 Sam 並不在場,他們的約定也僅止於他們之間,可是這次 Sam 也在場,難道這個新約定 Sam 也有一份嗎?

Sam 沒有說什麼,只是微笑著的歪著頭示意 Castiel 現在只要聽 Dean 說的話就可以了。

“我念一句你跟著念一句,Sam 是見證人。This is serious.” Dean 做了個手勢,讓 Castiel 先把雙手伸出來放在桌上。Castiel 遲疑了一下還是乖乖照做,接著 Dean 就是要透過靈媒通靈一般的輕輕在桌子上握住他的手。

“In the name of Chuck, ” Dean 微笑地說出第一句,歪了歪頭示意 Castiel 重複自己的話。

“In the name of Chuck.” Castiel 覺得這句話實在是有點奇怪,但是還是乖乖的照念。

“I, Dean Winchester, take you, Castiel, to be my husband,” Dean 深吸一口氣,帶著笑一字一句的把這句話清楚地唸出來。

Castiel 一下子睜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 Dean,好一會說不出話。

“照著念啊!” 因為 Castiel 很久都沒有開口,Dean 故意瞪大眼睛扯了扯 Castiel 的手,要他跟著自己說出這句話,一旁的 Sam 臉上堆滿笑容看著眼前這兩個傢伙。

“I, Castiel,” Castiel 愣了很久,總算開口照著 Dean 的話念。 “take you, Dean Winchester, to be my husband,”

“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 Dean 繼續牽著 Castiel 的手唸下去,臉上帶著幸福的微笑。

“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 Castiel 看著 Dean 的雙眸重複著 Dean 的每句話。

“for better, for worse, in sickness and health, to love and to cherish,” Dean 稍稍改了這段誓詞,因為即便死亡也沒有辦法把他們兩人分開。”not even death can do us part.”

“for better, for worse, in sickness and health, to love and to cherish, ” Castiel 依然重複著 Dean 所說的每個字,說到 Dean 擅自改動的那句時,看著 Dean 的表情不自覺得變得溫暖異常。,”not even death can do us part.”

“This is my solemn vow.” Dean 帶著笑說出了最後一句,牽著 Castiel 的雙手忍不住緊了緊。

“This is my solemn vow.” Castiel 怔怔的看著 Dean,最後總算帶著靦腆的微笑跟著說出了最後一句的誓言。

“I now pronounce you two are husbands. You may kiss Cas now.” 一旁等很久的 Sam 總算可以裝模作樣地學著神職人員講話要 Dean 親吻 Castiel,不過因為句子過度簡短完全只剩下重點,搞到 Dean 跟 Castiel 都忍不住笑出來。

“你這見證人很隨便誒!” Dean 忍不住抱怨 Sam 的不盡責,不過最後還是笑著在 Sam 的見證下給了 Castiel 一個認真的吻。雖然只有一下下,不過也已經很讓他臉紅心跳,畢竟他從來沒有在 Sam 面前這樣做。

“恭喜,” 等這一刻等很久的 Sam 壓根兒就不介意他們親久一點,等他們親完,他就拿起自己的酒瓶輕輕的敲了兩人的酒瓶表示恭喜。

”Castiel Winchester 聽起來還蠻不錯的。” Sam 喝了口啤酒後,調皮地說出了這句感想。

“太長了,Cas 比較好。” 已經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耳朵在發燙的 Dean 掩不住笑的灌了一大口冰啤酒掩飾自己的不好意思,這麼臨時又隨便的婚禮大概也只有他想得出來。

“我喜歡 Castiel Winchester。” 話不多的 Castiel 拿起啤酒笑笑地回應著。

Sam 坐到 Dean 旁邊伸手摟著身旁忙著掩飾臉紅拼命喝酒的 Dean 的脖子,豪氣的拿起啤酒瓶朝著斜對面的 Castiel 舉了舉,認真地對他說:

“Cas, 以後 Dean 要是作怪我會幫你阻止他的。” 說完就用自己的大手重重的拍了一旁的 Dean,害得 Dean 差點被啤酒嗆到。

“你是來幹嘛的啊?!” Dean 忍不住抱怨,不過 Sam 只是抬了抬自己的下巴,給了他一個「你以後敢亂搞就試試看」的狡黠表情。看來這個 Sam 以後是打算幫 Castiel 管教他就是了?

雖然談不上是真正的婚禮,不過這三個人毫不介意的用自己的方式慶祝著,一面喝啤酒一面閒聊著。

“你們兩個也真的是讓我等太久了!” Sam 忍不住抱怨著。

“你到底是在急什麼啊?” Dean 也忍不住回嘴,但是這一次他不得不承認 Sam 是對的。

“你以為夾在中間什麼都看得清清楚楚卻什麼都不能說很容易嗎?” Sam 狠狠的瞪了 Dean 一眼,用啤酒瓶指著 Dean 的鼻子繼續抱怨。”love spell 那一次我還以為你滿臉春風的回來是要宣佈你們終於決定要結婚了,害我白高興一下。”

“What love spell?” 沒想到 Castiel 馬上開口追問 love spell 的事情。

雖然 Castiel 沒有表現出不高興或是很介意的模樣,不過突如其來的追問還是讓 Sam 愣了一下,想說自己是不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就有兩個 witches 為了拿到咒語書對 Dean 下了 love spell,不過 Rowena 很快就幫 Dean 解開了。” Sam 很簡單的帶過那次的事件沒有講太多細節。

Castiel 歪著頭瞇著眼認真地忖度 Sam 說的話,面無表情的臉說不出現在到底是在想什麼。

“什麼事都沒發生,那兩個 bitches 後來也死了。” Dean 認真的補了這句話免得 Castiel 想太多,接著左手在桌子底下冷不防狠狠地捏了 Sam 的大腿肉一把。

“Shi–” Sam 一下子痛得差點叫出來,不過看了看 Dean 對他努嘴巴的表情,他覺得自己還是先回房間比較好。”我…我看我還是先休息好了,啤酒喝太多了!”

起身離開桌子之前,Sam 特意繞到 Castiel 身邊順手拍了拍他的背。

“You are a Winchester now. Congradulation!” 說完 Sam 就跟 Dean 眨眨眼,溜回去自己的房間。

“我們也該休息了,” 等到 Sam 的腳步聲已經消失聽不見後,Dean 放下早已喝空的啤酒瓶站起身。

“你是怎麼中 love spell 的?” Castiel 站起身,不過離開之前猶豫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忍不住開口問 Dean 這個問題。

Dean 有點訝異的歪著頭看著 Castiel,他從沒看過 Castiel 這麼在意的一件事情,尤其是這麼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這難道是…吃醋嗎?

“她們趁我不注意把 hexbag 放到我身上,幸虧 Sam 發現得早,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Dean 笑笑地走上前,近距離的認真看著 Castiel 那有點介意的表情。

Castiel 靜靜的看著 Dean,沒有進一步細問,但是 Dean 可以感覺到他還是有點小小的介意,大概是因為 Sam 在那邊說他一開始誤以為 Dean 是要宣布結婚這件事。

Dean 上前一步,微微偏了偏頭給了 Castiel 一個吻,接著就把 Castiel 抱進自己的懷裡。

“她們不重要,我也沒那樣想過,不要聽 Sam 在那邊亂講” Dean 小心的觀察 Castiel 的表情,說不出有沒有不高興,但肯定還有點彆扭跟介意。”好了,我們也該休息了。”

Castiel 沒有回話,只是看著 Dean 的雙眼,從他的表情看來,Dean 知道 Castiel 心裡對這件事情已經沒那麼在意了,於是就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由分說地把他帶回房間不讓他有機會一個人在外面鑽牛角尖的想東想西。

隔天 Dean 來到廚房的時候,Sam 已經泡好咖啡,背對著咖啡機坐在那邊打電腦。

“Cas 還好嗎?” Sam 抬眼看了看 Dean 走去開冰箱的背影,用著若無其事的口氣低聲問 Dean,他指得是昨天晚上的事情。

“沒什麼,我想他就是吃醋而已。” Dean 很隨便的打開冰箱看了看,不過空空如也的冰箱除了啤酒以外什麼像樣的食物都沒有。”我們又沒食物了。”

“吃…吃醋?” Sam 雖然刻意壓低聲音,但口氣裡掩不住自己內心的驚訝。

找不到食物的 Dean 走過去咖啡機幫自己倒了杯咖啡,坐到 Sam 的對面慢慢的喝著,臉上掛著微妙的微笑認真地點了點頭表示不要懷疑。

“下次還是不要講太多好了,免得 Cas 想太多。” Sam 挑了挑眉毛,坐直身子把剩下的咖啡喝完。

“Donatello 那邊怎麼樣了?” Dean 喝了口咖啡後問 Sam。

“老樣子,不過我看他的炸雞好像吃完了,晚點可能得再幫他買回來。” Sam 聳聳肩說著。

“等下我去幫他買,我得出去買點食物回來。” Dean 一派輕鬆地說著,看起來好像一點都不急。

等 Dean 喝完第二杯咖啡後,Castiel 人就出現在餐廳的門口,一副待不住很想出門做些什麼的樣子。

“Cas,等等跟我出門一趟。” Dean 直接開口讓 Castiel 死了那條想要自己出門的念頭。

Sam 轉身看著想走又走不了的 Castiel 心中不免覺得好笑,他很訝異這兩個人看起來居然和平常完全沒什麼兩樣,一般人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多少都有點甜蜜的樣子嗎?

臨出門前 Dean 繞過去 Donatello 的房間問他有沒有特別需要什麼東西,但是 Donatello 除了炸雞以外好像也沒有什麼其他的需要。Dean 並沒有特別追問他的進度,因為就 Kevin 過去的經驗來看,解譯 tablet 裡面的內容至少需要一個禮拜,今天嚴格講也才過兩天,他並不預期 Donatello 會有什麼進度。

“Dean,我們是不是該辦正事?” 坐在 Impala 副駕駛座上的 Castiel 忍不住開口問 Dean,眼下他們應該有更多比採買食物更重要的事情該做吧?

“We are,只是需要一點時間。” Dean 伸手拍了拍 Castiel 的大腿讓他不要一直想這些事情。

見 Dean 死活不肯讓步的態度,Castiel 也只能默默的在心中嘆口氣,看來無論如何 Dean 都不會放他一個人出去找 Lucifer 了。

“What was like?” 坐在副駕駛座上沈默許久的 Castiel 突然沒頭沒腦地問著。

“What?” Dean 一面開車一面回頭不解的看著 Castiel。

“When I was dead.” Castiel 靜靜的看著 Dean 專心開車的側臉。

“Not good.” Dean 深吸了一口氣,面無表情地看著前方,良久才給了 Castiel 這個答案。

講完這句話之後,Dean 就沒有繼續講下去,只是伸手過去握住 Castiel 的手,久久不肯放開。Castiel 的手很溫暖,但是 Dean 卻始終忘不了之前碰觸 Castiel 冰冷屍體的觸感。

Castiel 隱約感覺到 Dean 抗拒提到那時候的事情,所以他只是靜靜地回握 Dean 溫暖的大手沒有繼續談下去,Dean 不想談的事情勉強也沒用。

對於自己死掉這件事情,Castiel 其實沒什麼特殊感覺,死亡感覺好像是一瞬間的事情,之後所有發生的事情他都毫無所悉,可他始終忘不了自己在那無盡的黑暗虛空當中渴望回到 Dean 身邊的心情。

即便 the Empty 一直告訴他 Winchesters 不需要他,他還是不顧一切的想要回來。

其實在 the Empty 試圖說服他的時候,當時他的心裡真的曾經有那麼一瞬間相信自己回不回來其實沒有差別,既然如此,為什麼他還是那麼渴望的想要回來?

I know who you love, what you fear.

The Empty 的話一直在他的腦海盤踞著,Castiel 知道自己的內心深處一直在害怕有一天 Dean 不再需要他,事實上,在他被 Lucifer 殺死之前他不只一次覺得 Dean 其實沒那麼需要他,至少沒有像他需要 Dean 那般需要他。

在 Dean 提出那個如果有一方先死,另外一方要好好活下去甚至去找新對象的約定的時候,Castiel 雖然沒說,但是心裡卻隱隱的痛著。

他做不出這樣的承諾,因為他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在失去 Dean 之後還有辦法好好活下去,更不可能還有心情去找新對象,可是 Dean 卻可以如此輕鬆地做出這樣的承諾,這讓 Castiel 不免感到心寒。

如果自己先死,就不用遵守約定了吧!

當時的 Castiel 偶爾會這樣想,所以他其實並不畏懼面對死亡。在虛無當中意外醒來之後,Castiel 第一個想的就是要回到 Dean 的身邊,可是當 the Empty 說 Sam 跟 Dean 並不需要他的時候,那一瞬間 Castiel 想起他跟 Dean 之間的約定。

如果是 Dean,應該就會好好遵守那個約定。

那他又為什麼堅持要回來?Castiel 已經不知道自己最終為什麼堅持回來,或許是因為他還是想回到 Dean 的身邊,或許只是因為他不想輕易放棄這個重生的機會。

“為什麼昨天晚上突然決定那樣做?” Castiel 靜靜地問著。

“我早該這麼做。” Dean 撇過頭一派輕鬆的說著,不過卻不著痕跡地把原本握著 Castiel 的手收了回來握著方向盤,免得 Castiel 感覺到他的手汗。

”雖然好像有點太隨便。” 停頓了一下,Dean 又笑笑的看著一旁的 Castiel 補上了這一句。

Dean 講得很輕描淡寫,Castiel 甚至說不出他話裡頭的認真有幾分,但是他知道,Dean 不是那種會輕易做出這種承諾的人。只不過,Castiel 還是很不能理解,為什麼一開始 Dean 要對他提出那種辦不到的約定。

不過現在,Castiel 很慶幸自己選擇回來。

“Thank you.” Castiel 認真的看著 Dean 的側臉很久之後,低低地說著。聲音雖然低,但 Dean 還是清清楚楚地聽進耳裡。

講完這句話沒多久,Dean 就把 Impala 開進超市的停車場停好。

Dean 帶著 Castiel 在超市裡面晃了一圈,因為也沒有真的打算買很多東西,就懶得推推車,直接把要買的東西拿在手上,沒想到最後兩個人還是各拿一大袋的東西和一手啤酒回家。

回家的路上,Dean 沒有忘記要幫 Donatello 買炸雞,順便買一桶給自己和 Sam。

“Dean,解譯 demon tablet 大概會多久?” 看著 Dean 把兩大桶炸雞放進車裡,Castiel 忍不住問 Dean。

“不一定,Kevin 那時候就花了很久,我想 Donatello 這個至少也要一個禮拜左右吧!” Dean 認真的想了一下說道,說完就打開車門坐進車內。

他其實不太記得那時候 Kevin 花多久時間破譯那個 angel tablet,不過 Kevin 當時要破譯的內容相當龐大,時間花比較久也是很正常的。

“一個禮拜…Dean,we could–” Castiel 話還沒說完,Dean 就伸手過去拍了拍他的胸口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Cas, 幾天的時間沒有這麼大的差別,相信我。” Dean 一面說一面發動車子畫了個完美的大弧線帥氣的開出停車場,”有時候,契機是很重要的。”

回到 bunker 後,Dean 讓 Sam 把一桶炸雞拿給 Donatello,自己跟 Castiel 則是把買回來的食物放進冰箱,原本空空如也的冰箱總算又有一些食物。

“看來明天可以做頓像樣的早餐了。” Dean 拿出三罐冰啤酒很滿意地關上冰箱的門,帶著 Castiel 回到大廳找 Sam 一起吃炸雞。

今天一整天可以說是少有的清閒,沒有案子、沒有 Lucifer 的消息、Donatello 也沒有進度。

Sam 跟 Dean 雖然很掛心 demon tablet 的事情,也很希望能夠儘早把 Mary 和 Jack 救回來,但是在沒有更進一步的線索以前,他們只能耐心的等待契機出現。

Castiel 不習慣這種被動的做事模式,總是不太安分地想要做點什麼,就算 Dean 跟 Sam 輪流要他先別煩惱這些事情,可是從 Castiel 三不五時就陷入沈思的凝重神情看起來,他始終沒有放棄這些想法。

如果有事或是案子可以讓他做,Castiel 可能還可以轉移一點注意力,偏偏眼下什麼鳥事都沒有發生。

為了讓他不要在那邊東想西想,Dean 決定找點事情給 Castiel 做。

“Cas 你來一下,” 剛從廚房走回來的 Dean 突然探頭進大廳,把 Castiel 叫了過來。”I could use some help.”

看到 Dean 有點賊頭賊腦的樣子,Castiel 一頭霧水的走了過去。Sam 坐在桌子前看著 Dean 鬼靈精怪的模樣,心想這應該不是他會想要知道的事情,所以壓根兒就沒興趣開口問。

Castiel 走過去之後,Dean 也沒告訴他是要他幫忙什麼,只是帶著他在 bunker 繞來繞去的來到一個沒人會注意到的房間,走進去之後 Dean 把裡頭的燈打開,Castiel 看到一個空曠的房間中間擺著兩張沙發躺椅,周圍則是有幾個應該是原本就存在的書架,書架上面放了一些顯然是 Dean 的收藏品,牆上還貼著幾張海報。

“這是什麼?” Castiel 走進房間一臉困惑地問著。

“我想把這邊變成遊戲間,這樣我們就不用老是擠在 Sam 房間看電視。” Dean 掩不住興奮地說著。”我只搬了沙發椅過來,這邊我打算放足球桌,這個角落可以放遊戲機。”

“你打算怎麼把那些東西弄過來?” Castiel 轉過身好奇的問著。

“這就是我需要你幫忙的地方啦!” Dean 咧著嘴笑著,他知道這對 Castiel 來講是不費吹灰之力的小事。

Castiel 早就知道會是這種事,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不過還是很 nice 的配合 Dean 的要求把他要的東西搬到定位。

“我真不敢相信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情弄這種東西。” Castiel 把最後一項重得要死的足球桌弄進來之後忍不住嘀咕了一下。不過 Dean 毫不介意,只是心滿意足地在房間走來走去檢視著他跟 Castiel 努力的成果,現在只差把酒櫃弄好跟瑣碎的佈置,不過整體看起來已經很有那個樣子了。

Dean 開心地坐上沙發椅,也招手讓 Castiel 一起坐下來。

“真是太棒了,現在就差一台電視了。” Dean 歪著頭看著 Castiel,愉快地說著。”還有吧台,還有那空空的書架。”

Castiel 半躺在舒適的沙發椅上面,說實話,跟 Dean 一塊兒坐在這裡其實是件蠻放鬆的事情,如果撇開那些麻煩事不談的話。他聽著 Dean 滔滔不絕的說著遊戲間的待辦事項,忍不住開始想著,自己為什麼可以比其他天使都還要幸運,可以像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回到 Dean 的身邊。

The Empty 說,每個死掉的天使都沒有例外的在虛無當中永恆的沈睡著,為什麼他卻可以醒來?

雖然 Dean 跟 Sam 只說應該是 Jack 的力量讓他得以復活,如果是這樣,Jack 是不是因為某種特別的理由才破例復活他?

某種使命,亦或是某種任務?

Castiel 相信 Jack 可以改變這個世界,但是他也知道改變世界不可能只靠 Jack 一個人,也許他的任務打一開始就註定是要幫 Jack 改變這個世界阻止 Michael 毀滅這一切也不一定。

昏暗的房間裡,Dean 趁他思緒飄到遠方的時候冷不防俯身吻了他,一個安靜又溫柔的吻。

“在想什麼?” Dean 的唇還殘留著啤酒的熟悉苦味。

“沒什麼。” Castiel 沒有跟 Dean 多說什麼。他只是隱約覺得自己的復活是因為他背負著某種特別的使命,但他還沒能夠完全釐清自己的思緒。

“等到 Mom 跟 Jack 回來,我們就可以在這邊好好慶祝。” Dean 很貼心的補上這一句,他猜也猜得到 Castiel 大概是在想什麼。

”很晚了。” Dean 低頭看了看手錶後順手拍了拍一旁的 Castiel 準備找他一起回房間,今天又過了一天,希望 Donatello 明天至少可以有些進展。

隔天 Dean 早早就起來,心情很好的在廚房煮早餐,還很不健康毫不手軟的煮了一大堆的培根,看起來食慾很好。

剛運動洗完澡的 Sam 一走進廚房就聞到濃濃的培根味,忍不住皺眉,不過 Dean 毫不介意的一面哼歌一面煎著培根。

”你來泡個咖啡吧!” Dean 把煎好的培根一片片的堆到盤子上,順便抬了抬下巴對 Sam 說道。

Sam 走過去咖啡機把咖啡粉跟水放進去,開關才按下去 Castiel 就出現在廚房門口。

“Sam, Dean.” 打完招呼的 Castiel 看起來沒有進餐廳的意思,Dean 剛巧把早餐弄好,就弄了一盤讓 Castiel 拿給 Donatello,順便看看他那邊有沒有什麼狀況或進展。

Castiel 乖乖地拿了早餐就走去找 Donatello,Sam 則是拿了兩杯咖啡坐到餐廳的椅子上。

“Dean,你覺得 Donatello 是不是有點怪怪的?” Sam 等到 Castiel 離開餐廳後忍不住開口問 Dean。

“你應該看看那時候的 Kevin,” Dean 不是很在意的吃著他的培根炒蛋,一旁的咖啡繼續嘟嘟嘟的滴著。”有 Lucifer 的消息了嗎?”

“還沒,不過我已經請所有的 hunters 幫忙留意了,有消息他們會通知我們。” Sam 坐在椅子上看 Dean 津津有味地吃著他的早餐,沒多久第一盤培根炒蛋就已經快要見底了。

“Cas 一直想要出去找 Lucifer。” Dean 喀滋喀滋的啃著培根滿手油膩的說著。

“聽起來不是個好主意。” 對培根一點興趣都沒有的 Sam 起身過去幫自己倒第二杯咖啡。

“那還用說嗎?” Dean 拍拍手把垃圾丟到已經吃空的盤子,摩拳擦掌的準備吃第二盤滿滿的培根。

“Don’t you think you should, uh, take it a little easy on the nitrates?” Sam 一面倒咖啡一面忍不住唸道。

“Dude, if bacon’s what kills me, then I win.” Dean 絲毫不介意繼續吃著他的培根。

Sam 本來還想開口說什麼,Castiel 已經從 Donatello 那邊回來了。

“Cas, hey! How’s Donatello?” Sam 拿著咖啡開口問道。

“Well, he says he’s making progress.” 說這句話的時候 Castiel 兩手一攤。顯然對於 Donatello 緩慢的進度感到極度焦慮與不安。Castiel 覺得與其枯坐在這邊等 Donatello 給他們答案,不如先把握時間找 Lucifer,至少他們已經知道 Archangel 的 grace 肯定會是其中一個關鍵材料。”, but we still need Archangel grace. We should be out looking for Lucifer.”

畢竟他們實在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浪費。

“We are.” Sam 很有耐心地安撫 Castiel 讓他不要這麼著急。

“Look, we got word out to every Hunter we know, okay?” Dean 擦了擦嘴巴耐著性子說道,這個 Castiel 不管他怎麼講就是不死心地想要出去冒險。”If they see something Satan-y, they will drop a dime.”

“And Michael?” Castiel 不放棄的繼續說著,他們不知道 Michael 那邊的狀況,他們有 Kevin、有 angel table、有 Jack,他們比他們還有打開 portal 的優勢跟勝算;在他看來,他們現在實在沒有餘裕坐在這邊等其他 hunters 給他們消息。”If he succeeds in getting to our world first?”

Sam 知道 Castiel 很焦急,但是現階段焦急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Cas, look.” Sam 抓了抓額頭忍不住打斷 Castiel 一連串連珠炮的問題。”Right now, our– our best defense is a good offense.”

“We give Donatello everything he needs to open that gate.” Dean 繼續不厭其煩的解釋,而且還故意輕描淡寫地把計畫講得很簡單,反正不管怎麼說,他是絕對不會讓 Castiel 自己一個人出去找 Lucifer 的。”Then we stealth in, we get Mom, we get Jack. Boom, family reunion. It’s just gonna take some time.”

因為 Dean 不管怎麼樣都不准 Castiel 單獨出去冒險,所以心煩意亂的 Castiel 一整天都只能百般聊賴的的待在 bunker 發呆,手拖著腦袋漫無目的的翻著眼前的書,腦子不斷的一個如果接著一個如果的一直想下去試圖釐清自己之所以再次復活背後的使命。

Dean 跟 Sam 則在一旁有一搭沒一搭的討論事情,偶爾留個注意力留意獨自坐在桌前的 Castiel 的狀況。

當 Donatello 手拿著一張畫得亂七八糟的紙又叫又跳的拿著一張紙跑進大廳的時候,著實讓三個人傻眼,因為沒有人預期他會這麼快就解開 demon tablet 上的訊息,還以為他是壓力太大瘋病發作。

“Are you stroking out?” Dean 看著 Donatello 又叫又跳奔進來的樣子,想說這老頭是嗑藥還是怎麼了。

“No, I— I— I— I cracked it!” Donatello 上氣不接下氣興奮地說著。

“What?” 已經悶了一天的 Castiel 忍不住上前問 Donatello 現在是什麼狀況。

“The– the spell! I finished the translation!” Donatello 理所當然地說著。

“What!? No way.” 聽到 Donatello 說他已經解譯出 spell,Sam 不敢置信的衝上前第一個想要知道裡面的內容。他比誰都想要盡快救 Mary 回來,可他沒有想到 Donatello 居然可以在這麼短時間破譯 tablet 的內容。

“Here are the ingredients.” Donatello 把手上那張紙拿給 Sam。”Whew! Running is hard.”

“All right, what are we looking at?” Dean 雖然同樣看著 Donatello 的手稿,但是亂七八糟毫無章法實在很難一下子看懂裡面的內容。

“Besides Archangel grace.” Castiel 急著想知道除了 Archangel grace 以外的材料。

“Actually, that’s not even in here.” Sam 快速地看完一輪 Donatello 的手稿驚訝的發現這裡面不但沒有 Archangel grace,其他所需的材料也意外的容易取得。“Uh, maybe the– the spell in the angel tablet’s different because this oil of Abramelin, Angelica root, we… have most of these stuffs.”

Sam 不疑有他的看下去,畢竟他們用的不是 angel tablet,沒人能夠保證這兩個 tablet 的內容會一樣。

不過一旁的 Castiel 聽著 Sam 念的那幾個材料後,一臉困惑的完全摸不著頭緒。他雖然看不懂 tablet 上的文字,但是對這些魔法材料還是有一定程度認識的,他實在不懂這些材料是怎麼有辦法打開一個通往另外一個世界 portal 的。

“Oh, other than the– the hearts of Gog and Magog?” Sam 總算看到他沒聽過的材料。

“Sorry. What?” Dean 完全聽不懂這是什麼狗屁東西。

“Um, they’re– they’re people. Kind of.” Donatello 有點心虛的解釋著。”Uh, sometimes referred to as brothers, other times lands. Uh… You know how Bibles are. To damn many translations.”

說完還打著哈哈地抬頭看著一旁百思不得其解的 Castiel。

“Wait, Gog and– and Magog… I’d– I’d heard rumors,” Castiel 對聖經還有那些古老的傳說的了解絕對比在場任何一個人都深入,雖然他不會一天到晚炫耀自己腦袋的這些知識,但是必要時還是很有用。”but I didn’t think they were human.”

雖然所知不多,但就 Castiel 印象所及,Gog 和 Magog 並不是人類。

“Oh, yes.” 當 Castiel 提出疑問的時候,Dean 不斷的注意著 Castiel 的表情,他也發現 Castiel 臉上有著不尋常的困惑,不過 Donatello 還是繼續拗著。”According to the tablet, they were ancient warriors who enslaved half the Fertile Crescent, until some priests cast a spell to bind them away. In “a place without a place and a time without a time”.”

聽起來雲遮霧罩的實在很像那麼一回事,一時之間 Castiel 也拿不出更好的理由反駁 Donatello 的話。

“Okay, so we’re supposed to find these guys and cut out their hearts. How?” Dean 沒辦法消化那麼複雜的東西,反正總歸一句就是要找到這兩個傢伙挖出他們的心臟就是了。

“The– the demon tablet has very specific instructions on how to free them.” Donatello 講到這裡稍稍停頓了一下,特別轉頭看了 Castiel 一下。”These men are very dangerous.”

“Then I’ll do it.” 聽到 dangerous 這個關鍵字,Castiel 就馬上自告奮勇說要去,這正是 Donatello 想要的。他故意安排這個危險的任務就是希望能夠藉 Gog 和 Magog 之手除掉 Castiel。

看到 Castiel 又這樣想也不想的哪裡危險往哪裡衝,Sam 跟 Dean 馬上抬頭看了他一下,想說這傢伙被綁架逃回來之後怎麼一點都沒變啊!

“I’ll go with you.” 都已經說危險了,Dean 當然不會讓 Castiel 一個人去涉險,馬上接著說自己也會一起去,一旁的 Sam 瞥了一眼身旁的 Dean 忍不住在心裡犯嘀咕想說你們兩個現在是怎樣。

聽到 Dean 也要一起去,Castiel 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不過他只是看了 Dean 一眼無聲地嘆了口氣沒有拒絕。他知道繼上次的事情之後,Dean 是絕無可能再輕易讓他單獨出去涉險。

“Excellent! And Sam and I will stay behind to, uh, uh, assemble the other ingredients.” 聽到 Dean 也要跟 Castiel 一起過去,Donatello 更加高興,順利的話可以同時除掉這兩個難纏的傢伙。”Where do you keep your virgin lamb’s blood?”

Dean 跟 Castiel 兩個認真的聽著 Donatello 跟他們說明如何召喚 Gog 和 Magog 的方法,接著兩人就各自去準備所需要的東西。

“You ready?” Dean 站在樓梯頂端一面穿外套一面問著。

雖然是去執行危險的任務,但是 Dean 的心情其實並沒那麼沈重,嚴格說起來,還有那麼一點輕鬆,感覺就好像是跟 Castiel 一塊兒出去約會一樣。

“Yeah.” Castiel 抬頭望了望有點心急已經在樓梯頂端的 Dean,淡淡的回了一句。他沒有那種約會的心情,只想盡快把事情完成儘早把 Jack 和 Mary 給救出來,並且阻止 Michael 他們入侵的企圖。

“How are you holding up, Cas?” 穿好外套的 Dean 順口的問了 Castiel 這句話,他總覺得 Castiel 三不五時心事重重的模樣令他擔心,究竟 Castiel 只是單純的想找到 Lucifer 還是另有別的心事?還是他死而復活中間有發生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

“I’m fine.” Castiel 沒什麼表情的說著,不過從他的表情看來,他並沒有他講的那樣沒事。

“No, I just mean with, you know, everything you’ve been through.” Dean 其實不太知道自己該怎麼問比較好,也不知道該從哪裡切入,他實在不擅長談心,尤其不擅長跟 Castiel 這種個性的人談心。 “And… I know you really wanna find Lucifer.”

“No, it’s not that. It’s about…” Castiel 想了一下又改口,因為抓到 Lucifer 的確也是其中一項他想做的事情,但除此之外,還有更多…更多連他自己至今都還不明白的事情。”Well, it is that, but it’s also…”

Castiel 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明自己的心情,他的思緒還很亂毫無頭緒,可是這一次不同,這次他願意試著說出口。

“Dean, I was– I was dead.” 猶豫了很久,Castiel 說出了這句話,他覺得這是一切的開端。

“Temporarily.” Dean 故意一副沒什麼了不起的表情。

“And I have to believe that I was brought back for a reason.” Castiel 這句話令 Dean 感到某種說不出的不安,但一時之間,他也指不出這樣的不安來自何處。

“You were.” Dean 看了看 Castiel 毫不猶豫地說著,雖然不知道究竟是怎麼辦到的,但他大概也知道 Jack 讓 Castiel 回來的理由是什麼。”Okay, Jack brought you back because we needed you back.”

Dean 輕描淡寫的帶過,他自己很清楚 Jack 之所以會如此渴望 Castiel 回到身邊,最主要的理由大概就是 Dean 帶給 Jack 太多負面情緒以及沈重壓力。當時的 Dean 幾乎把 Castiel 死的沈重責任全部壓在 Jack 身上,遷怒給一個年紀只有幾週大的孩子。

當時的 Dean 明知道 Castiel 的死並不是 Jack 的責任,但當時的他就是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悲傷跟憤怒,這些事情 Dean 當然不會跟 Castiel 說。

“Right. And how have I repaid him?” Castiel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Dean 一下子啞口無言,怎麼又會突然扯到這裡啊?

他也很想把 Jack 救回來,可是 Dean 並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得這麼大。而且真要這樣算的話,要不是 Castiel 用自己的命賭下去拼了命的保護 Kelly 和她肚子裡的孩子,今天 Jack 只怕連出生都沒有機會吧?

不過他當然不可能這樣跟 Castiel 講話,這傢伙根本就是把所有人的命都看得比自己的命還要來得重要,全世界的人都不能死,就他的命可以拋棄。

”I promised his mother that I would protect him, but now he’s trapped in that place while Lucifer is here, who’s… I mean, he’s getting stronger and more powerful by the day. And if Michael really is coming, maybe I was brought back to help to prepare.” Castiel 接著又一口氣說了一大串沒頭沒腦毫無關聯的事情,更別說在 Dean 耳裡聽起來,這裡面沒有一件事情真的需要 Castiel 負起什麼責任。所以當 Dean 聽到 Castiel 說他要 prepare 的時候,Dean 實在是一頭霧水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Prepare for what?” Dean 一臉不解地問道,心裡有種不安的預感,每次 Castiel 說這種奇怪的話總是沒好事。

“War.” Castiel 斬釘截鐵地說著,他相信自己被帶回來是因為上帝要讓他阻止另一場血腥殺戮的戰爭,如果這是他獲得重生機會得的理由,那他又怎麼能夠在這邊悠哉被動的等待時機的到來?”War is what Michael does.”

Dean 不否認 Michael 可能隨時會帶來一場浩劫跟血腥殺戮,上次跟 Michael 交手的印象實在令人難忘,那傢伙根本就是個不知憐憫同理心為何物的混蛋。有時候 Dean 真的很難理解,這些混蛋天使們怎麼會是 Castiel 的兄弟,個性也差太多了。

如果是 war,也只能認了,大不了死在一起。

“Well, then we do what we do.” 一時之間,Dean 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開 Castiel 腦袋裡的結,不過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不會讓 Castiel 一個人獨自面對承受。”Whatever it takes.”

說完 Dean 就拍了一下 Castiel 的肩膀推開沈重的鐵門走了出去。

上一篇:Castiel & Dean – (待續)
下一篇:Castiel & Dean – (待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