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el & Dean – How is he?

supernatural-9x22-794
剛跟 Dean 大小聲完的 Castiel 跟著 Sam 一起前往 Colorado

因為 Dean 堅持的緣故,Sam 只得在又濕又冷的下雨天晚上,開著 Castiel 那台老爺車跟 Castiel 一起前往 Colorado 找尋 Josiah 的下落,這趟過去得開上十幾個小時。大概是因為剛剛的關係,兩人一開始都很沈默,什麼話都沒有說。

“Sam, Dean 最近有發生什麼事嗎?" 原本坐在副駕駛座看著車窗外沈思的 Castiel 突然轉頭過來這樣問著,讓正在開著車的 Sam 一下子不知該怎麼跟 Castiel 說明這一切。

“Dean just killed Abaddon, with the First Blade." Sam 輕咳了一聲,語氣盡量輕描淡寫的說著。他的心裡正在盤算著到底可以告訴 Castiel 多少,畢竟有些事情好像應該由 Dean 來親口告訴他。

偏偏這個 Dean 不知道是在想什麼,一直瞞著 Castiel。

“發生什麼事?" Castiel 看著 Sam 開車的側臉,皺著眉問著,心裡浮現不祥的預感。他沒有料到這麼大的事情,Dean 居然對他連提都沒提。

“你跟 Gadreel 碰面那天,Crowley 打電話告訴 Dean Abaddon 的下落," Sam 把手放到方向盤上方說著,講到 Crowley,Sam 就有點芥蒂,因為他始終覺得這整件事情都是 Crowley 一手設計的。"我們到那邊之後,Dean 要我跟他分開行動,結果自己先進去對付 Abaddon,等到我找到他的時候就看到他用 The First Blade 殺掉 Abaddon。"

Sam 語氣平淡的簡單陳述著事情的經過,但他在敘述的時候,刻意略過 Crowley 跟 Dean 打暗號麻吉麻吉的部分沒有講,他不想在他倆大吵一架之後還講這種會加深他們之間裂痕的事情。

“Abaddon is dead." 像是為了再次確認般,Castiel 停頓了很久之後才說出這句話,他有點不敢置信,This is the Knight of Hell,但是事情好像結束得太突然。

“And then some." Sam 慢慢的說出這句話,因為事情並不是殺掉一個 Knight of Hell 那麼簡單,雖然他不想讓 Castiel 知道對著 Abaddon 失控鞭屍的 Dean 的模樣有多麼駭人,但是他還是覺得有必要讓 Castiel 知道一些事情。

“Oh no." Castiel 閉上眼擔心地深吸了一口氣,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追問下去。他很清楚,Sam 會這麼說,就代表 Dean 一定發生了一切十分不好的事情。

“Okay. Um…Ominous." 雖然 Sam 知道 Castiel 大概已經猜到沒什麼好事,但還是覺得應該讓 Castiel 知道,這個 Dean 的狀況可不是不太好、很不好、超不好而已,這傢伙他馬的根本就是凶多吉少。

supernatural-9x22-857
Castiel 為了 Dean 剛剛朝他大發雷霆感到十分心寒鬱悶

“Does Dean seem different to you?" 猶豫了一下,Castiel 還是決定鼓起勇氣問 Sam 這個問題。

剛剛 Dean 對他兇的時候,Castiel 心裡其實非常火大,氣到一度說不出話,但是他還是盡量讓自己保持最低限度的理性。他大可以吵回去,但是他已經從過去的經驗學到情緒性的對話對解決問題不會有太大幫助;而且比起火大,Castiel 更擔心 Dean 是不是因為他或是其他跟他有關的事情而變得如此暴躁。不光是剛剛在總部的事情,更早之前在暗巷裡面 Dean 也因為一通電話突然發飆捶牆,Castiel 想跟 Sam 確認 Dean 是不是只有對他才是這樣。

“Yeah." Sam 想了想,很坦白的告訴 Castiel 他也覺得 Dean 最近的表現十分奇怪,特別容易發脾氣。"Lately, he seems to be…amped up –you know, on edge."

Castiel 一直以為自己還算了解 Dean,但不知怎的,最近他開始不這麼覺得。

“Effects of the mark?" Castiel 看向 Sam 再次確認般的問著,說真的,他一度擔心 Dean 的反常也許跟他有關。

“What else?" Sam 靜靜的說著。這世界上大概沒有人可以比他還要了解 Dean Winchester,從 Dean 最近失控的反常舉措來看,Sam 的直覺告訴他,除了 Mark 不可能有其他原因會讓 Dean 變成這樣。

Castiel: He does seem angry. I mean, he’s always a little angry, but now it seems like…more. I think a part of him actually believed that I ordered those angels to–, you know…

Castiel 的聲音很平靜,但是平靜的神色在夜色當中依然透露著藏不住的受傷,他知道即便 Dean 嘴上沒有說,心裡還是部分相信是自己命令這些天使去執行這些自殺任務的。

“Sam, you don’t, do you?" 看到 Sam 對他剛剛講的話毫無反應,Castiel 開始擔心 Dean 也就算了,不會連 Sam 都相信他會做這這種事情吧?

坦白講,現在這個時候問這個問題還真的是讓人有點難以回答,因為平心而論,目前還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 Castiel 跟這件事情毫無關係。不過 Sam 停頓了很久,最後還是選擇告訴 Castiel 他並沒有相信這種事。

“No, man. Cas, listen." 可是 Sam 也不得不委婉的告訴 Castiel 他的 concern,當然同時也是 Dean 的 concern。"You got a weird thing going on back there. Those other angels, the way they stare at you, I-it’s like you’re part rock star, part L. Ron."

他不是沒見過那些天使看著 Castiel 一臉崇拜眼冒愛心的模樣,他也不是沒見過那些天使用著奇怪的眼神看著 Dean 的模樣,那並不是 Castiel 可以蒙上眼睛就假裝自己看不到的事情。

這樣的盲目迷戀與崇拜,遲早會帶來問題,尤其當那個瘋狂的人是充滿強大能力的天使的時候。

Sam 很清楚的知道 Dean 在火大什麼,不光是單純地認為 Castiel 命令天使去自殺傷及無辜這樣而已;更多的是受不了那些天使崇拜 Castiel,追隨偶像的瘋狂模樣,有些天使甚至打一開始就莫名的敵視 Dean(還不是 Winchesters,是只有 Dean Winchester),換作是一向冷靜行事謹慎的 Sam 應該也很難不火大。更不用說,以 Dean 和 Castiel 兩人現在的關係來看,Dean 的確很有資格發這麼大的脾氣。

雖然對其他女人一向都表現得算是寬容大方,但是換成 Castiel,Dean 時不時就會表露出自己的佔有慾;就算別人看不出來,Sam 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今天姑且不論 Castiel 是否有意會到天使們對他的崇拜,抑或是看到了卻當作沒看到,可 Sam 看到的就是 Castiel 顯然沒有清楚的告訴這些天使們界線在哪,更別說提及他跟 Dean 的關係。

假設 Castiel 真是這些天使們心中的偶像,Castiel 一天不讓他們清楚知道 Dean 對他而言有多重要,無論在甚麼情況下,任何人都不能傷害 Dean,這些粉絲就會持續的敵視甚至傷害 Dean。今天只要 Castiel 一句明確的話,這些天使就不會傷害 Dean,但偏偏 Castiel 就是什麼都沒做什麼也沒說,Dean 再怎麼厲害,也很難應付這樣的狀況。

“They’ve put their faith in me." Castiel 解釋著,但是他心裡不覺得 Sam 跟 Dean 會接受這樣的解釋。

“And maybe that’s the problem." Sam 很認真的試圖告訴 Castiel 事情也許並不是他想的那樣單純,有時候並不是只有 “putting faith in me" 那樣簡單而已,畢竟在人類的歷史上,因為所謂的 faith 而帶來的災難並不在少數,許多的殺戮,都是以上帝之名進行的。"I mean, people have been doing messed up crap in the name of faith — in the name of God — since forever."

Sam 在講到 in the name of God 的時候,其實有點遲疑,畢竟這句話可能會讓 Castiel 想起不愉快的過去。

Castiel: Well… I’m not trying to… play God. I’m just trying to get my people home.

聽到 Castiel 這麼說,Sam 沒有再繼續說下去,因為 Castiel 顯然無法理解他和 Dean 的 concern 到底在哪裡,只能在心裡默默的嘆了口氣祈禱 Dean 對 Castiel 能夠再多點他老兄這輩子最缺少的耐心。

一想到 Dean,Sam 就不免開始擔心獨自一人在那邊跟那群 Castiel 的崇拜者相處會不會發生一些意外或是衝突,他開始有點懊悔當初真不應該讓 Dean 一個人留在那邊面對那些天使,不知怎的,Sam 的心裡一直有種不祥的預感。

Sam 的擔心不是空穴來風,正當 Sam 和 Castiel 在那邊追尋 Josiah 的下落時,Dean 開始用他的方法調查有沒有任何人認識那個自爆的天使或者是知道他的朋友,想當然耳,他的調查不可能太順利。

這些天使不光是不配合,他們甚至毫不掩飾對 Dean 露骨的敵意和厭惡,更糟的是,剛剛 Dean 跟 Castiel 在所有天使面前的那番爭吵無形中助長了天使們對 Dean 的厭惡。

這個 ape 即便是 commander 的人類朋友又如何,不過就是個"朋友"。

這樣酸言酸語毫不留情的態度,很容易就把原本情緒不佳的 Dean 給逼到情緒失控的牆角。

Dean: What do I call you?
Flagstaff: My angelic name is 18 syllables long. Let’s stick with Flagstaff.
Dean: Copy. So, you knew this Oren guy?
Flagstaff: We worked together at the hospital. He was a joy — bright, full of life.
Dean: Yeah, I hear he had a real explosive personality.
Flagstaff: Do you think this is a joke?
Dean: Do you see me laughing? Is there anything else you can tell me about him? For example, why he’d light his own fuse.
Flagstaff: No. Can I go? I have lives to save.
Dean: Welcome to the club. Something funny?
Flagstaff: Not funny “ha ha." But you thinking you help people — it’s amusing. I help people. A clogged artery here, a tumor there. I do good in this world. You — you believe every problem can be solved with a gun. You play the hero, but underneath the hype, you’re a killer with oceans of blood on his hands. I hate men like you.

坦白說,Dean 從剛踏進天使總部沒多久,他就因為 Hannah 那露骨的挑釁態度顯得有點不太高興。不過當時 Sam 跟 Castiel 都還在他身邊,如果 Hannah 真的太超過,Castiel 也會阻止;加上自己稍早跟 Castiel 在暗巷的那一段繾綣火熱的吻,讓他心理至少還是相當有自信的篤定 Castiel 是任誰也無法從他身邊搶走的。因此 Dean 在面對 Hannah 那種不屑的挑釁態度時,還是可以從容以對,大方的宣示自己的主權或是不客氣的酸回去。

不過後來看到影片當中那個高喊 For Castiel 然後自捅自爆的天使後,Dean 的心就開始動搖了,雖然心裡一直告訴自己要相信 Castiel,不過腦子裡另一個聲音卻開始懷疑起 Castiel 是不是像過去一樣有事瞞著他,畢竟 Castiel 有欺騙他的前科,而且眼前這群天使軍團也是他瞞著自己偷偷搞出來的。

一方面糾結的不斷的告訴要相信 Castiel,可是另一個聲音卻不斷地拿出 Castiel 可能欺騙他的各種證據。

這樣不穩定的情緒,讓 Dean 變得極為易怒失控。

supernatural-9x22-1132
受不了 Flagstaff 譏諷言語直接掀了桌子拿起武器撲上去威嚇的 Dean

Dean: Honey, there ain’t no other men like me.
Flagstaff: Don’t…please.
Dean: Oren. Friends?
Flagstaff: Constantine… And Tessa.
Dean: Tessa? The reaper, Tessa?
Flagstaff: You know her?

雖然最後 Flagstaff 在他的脅迫下供出了兩個名字:Constantine 和 Tessa,但是被 Flagstaff 稍微一激怒就如同猛獅般衝上前撲倒獵物並且拿起 Angel Blade 野蠻威脅她的行為更加深天使們對 Dean 的厭惡。

既然已經得到想要的資訊,Dean 就放手讓 Flagstaff 出去,但是 Dean 千想萬想都想不到記憶中那個心軟又貼心的 reaper Tessa 會跟這些天使有牽扯。認識的人顯然最容易找,Dean 立刻決定要從 Tessa 身上著手,以他跟 Tessa 的交情,應該比較能夠把這一切問個清楚。

說老實話,溫柔美麗的 reaper Tessa 在 Dean 的記憶裡一直是相當美好的一塊,Dean 打心裡希望 Tessa 跟這件事情沒有關係。

既然已經知道 Tessa 人在醫院做事,找到 Tessa 並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雖然 Tessa 不出所料的失聯還偷走救護車,但透過救護車的 GPS,Dean 還是輕易的找到 Tessa 的去處;看到 Tessa 偷走的那輛救護車,Dean 馬上躲在柱子的陰暗處一面淋著雨一面靜靜的等待 Tessa 的出現。
大概是為了準備 Enochian 的符文,明明比較晚到的 Dean 卻還是等了快要五分鐘才在陰影處看到在人群中淋著雨匆匆而來的 Tessa。

“Howdy, Tessa." Dean 站在柱子後面出聲叫住 Tessa,聽到聲音回過頭來的 Tessa 還是像記憶中那般美麗知性,一雙充滿靈性的眼睛有點吃驚地看著眼前的 Dean Winchester。

“You’re supposed to be working at the hospital tonight," Dean 慢慢的從柱子後面走出來,看著好久不見的 Tessa,雙手插在外套口袋,帶著迷人的笑容一步一步地走上前,他暫時不打算驚動 Tessa。"but when I stopped by, you were gone. So was an ambulance. Pro tip — they all have GPS."

Tessa: Good to know. So, you’re here. Why? You just love musical theater?
Dean: Only if it’s “Fiddler." We need to talk.
Tessa: Can’t. Sorta got a date.

supernatural-9x22-1243
準備自爆卻在中途被 Dean 攔截的 Tessa,一臉驚訝的看著眼前的 Dean Winchester

Tessa 顯然一刻也不想多待轉身就想走,Dean 伸手攔住 Tessa 的時候赫然發現她胸前那新鮮還滲血的刻痕,雖然沒看到刻痕的全貌,但 Dean 很確定這跟那個自爆的天使胸前的刻痕是一樣的玩意兒。

Dean: Not happening. Where’s the other one? Where’s Constantine

Tessa 本來還想掙脫試圖阻止這一切再次發生的 Dean,但是 Dean 二話不說,極其熟練的立馬拿出手銬把她給銬起來,毫不留情地把她重重的壓在牆上要他說出另外一個炸彈客的下落,但是不管 Dean 怎麼問,Tessa 都不肯開口。

問也沒用,Constantine 已經去保齡球館自爆了。

既然 Tessa 死都不肯開口,Dean 只得把她押到車上準備帶回總部好好地問清楚,一路上 Dean 一面開著車也沒少問 Tessa 問題,但是 Tessa 不是閉嘴不回答就是顧左右而言他,再不然就是動不動 Castiel 來 Castiel 去的聽得讓 Dean 超心煩。

回到總部之後,Dean 下車第一件事情就是撥電話給 Sam 問 Castiel 好不好,順便看看 Sam 那邊的狀況。

Sam 口袋裡的電話才一響起,Castiel 馬上就知道是 Dean 打電話來,立刻強迫自己不要在意這通電話,眼神很刻意的看向別的的地方假裝不關心,不過後來還是很在意的看著 Sam 把電話接起來後才轉身背對 Sam 假裝自己沒聽到,但是等到 Sam 才走開幾步,Castiel 又忍不住在意的回頭看著 Sam 跟 Dean 講電話的背影。

supernatural-9x22-1363
Castiel 明知道是 Dean 打電話,但是卻還是硬逼著自己假裝不介意的看向旁邊

從他們吵架到現在也差不多整整一天 24 小時了,這當中 Dean 一通電話也沒有打給他,完全沒有跟他聯絡,更沒有任何的關心,Castiel 悲傷的認為 Dean 就是因為相信他命令那些天使濫殺無辜才不想跟他講話。

他萬萬沒想到打電話給 Sam 的 Dean 劈頭第一句話就是關心自己好不好。

Dean: How is he?

supernatural-9x22-1368
下車就忙著打電話給 Sam 關心 Castiel 的 Dean

Dean 知道自己那一時衝動沒看場合說出口的話深深地傷了 Castiel,但是說出去的話就像是潑出去的水,懊悔也無濟於事,加上調查才進行到一半一切都還不明朗,只能用這種彆腳的方式拐著彎透過 Sam 來表達他的關心。

“He’s, uh…He’s Cas." Castiel 就在旁邊,Dean 這樣問,Sam 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馬上把話題轉到別的地方。"What about you? How’s it going?"

拜託,你比我更清楚 Cas 現在好不好吧!?你覺得他有可能因為跟我來到這邊心情就變好嗎?我幫不了你,你自己想辦法解決!

Sam 從以前就不擅長當他們兩個之間的夾心餅乾,也不喜歡幫人家居中傳話,他們的感情問題得靠他們自己才有辦法解決,這不是他這個第三者可以插得上手的,更不要說 Castiel 現在壓根兒就不想談到 Dean。

Castiel 在車上跟 Sam 談完 Dean 脾氣不好的事情之後,表面上看起來平靜無事,但 Sam 有留意到他一路上到現在不管講什麼,都絕對不會提到 Dean。以前只要跟 Castiel 聊天,他動不動就會講到 Dean,即便是當時 Sam 跟 Dean 為了 Gadreel 的事情鬧翻分道揚鑣時,Castiel 一逮到機會也還是會暗示 Sam 要找 Dean 回來。Sam 又不是傻瓜,不會笨到連這麼明顯的事情都看不出來,所以現在就算 Sam 大發慈悲願意幫 Dean 這個忙,跟 Castiel 旁敲側擊的談,此時此刻的 Castiel 也不會願意跟他談。

Dean 知道 Sam 的意思,於是就直接跟他談正事,畢竟眼下最重要的是要找出那些天使為什麼要喊著 Castiel 的名號四處自爆;Castiel 跟他之間的問題,等到事情告一段落後他自己會去解決。

Dean: Great. Went out, got some air. Met an old friend. Say hi to Sam, Tessa.
Tessa: Your brother’s a psycho, Sam.
Dean: Ha, ha. Stop.
Sam: What’s going on?
Dean: You first.

“Cas 和我找到一個倉庫,Josiah 可能就在裡面。Cas 剛剛才發現門上的 riddle,我們等等會進去裡面看。" Sam 很快地講了一下自己這邊的狀況,接著又往前走了幾步,壓低聲音跟 Dean 講電話。

“Dean,Cas 說這裡有很特殊的輻射,也許跟 Heaven 有關,如果 Josiah 真的在這裡整件事情又跟 Heaven 有關,我猜…" Sam 停頓了一下深吸一口氣說出自己的猜測。"我猜這整件事情可能跟 Metatron 有關。"

Sam 之所以會這樣講,是因為想要讓 Dean 知道這整件事情也許真的跟 Castiel 沒有什麼關係,極有可能是 Metatron 在後頭搞鬼。不過對於 Sam 的猜測,Dean 除了嗯哼一聲之外沒有別的反應,好像一點都不感到意外,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些什麼。

“So… 你那邊怎樣?Tessa 是怎麼跟這件事情扯上關係的?" Sam 放棄的嘆了一口氣,手一攤的反問 Dean。

“Well,事實上我剛才阻止 Tessa 在歌劇院裡面自爆。" Dean 用著輕鬆的口吻說著,說完還對一旁的 Tessa 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

“What!?" Sam 驚訝得說不出話,所以 Tessa 也是那些 walking nuke 之一嗎?

“她說 Cas 叫她去炸歌劇院,我現在正要把她帶進去總部問個清楚。" Dean 淡淡的說著,不知怎的,他就是沒辦法相信他口中所講的那個 Castiel 跟他認識的 Castiel 是同個人。

“你不會相信 Cas 真的叫她這麼做吧?" Sam 聲音壓得低低問著。

“這就是我要搞清楚的事情," Dean 把音量放低神情嚴肅的說著。"如果 Cas 沒有做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有人打算故意栽贓,那就得找出來 Tessa 背後的人是誰。"

“你打算怎麼做?" Sam 皺著眉頭想著 Dean 說的話,覺得的確有這個可能,只不過他不懂的是,為得是什麼?

“We will soon find out. " Dean 說完這句話就掛掉電話,推著 Tessa 走進總部,Sam 只得先收起電話,雙手插在外套口袋心事重重的走回 Castiel 身邊。

Dean 才把 Tessa 推進大廳,Hannah 就緊張地走過來關心。

Hannah: Tessa? What are you doing?
Dean: You want to tell her?
Hannah: Oh, God.
Tessa: There’s no God. There’s only Castiel.
Dean: Oh, and you’re done.

一聽到 Tessa 提到 Castiel,Dean 就趕忙把她推走,他在這邊忙東忙西就是為了要幫 Castiel 洗刷他命令天使去自殺的事情,怎麼可能讓這小妞一直在這邊 Castiel 長 Castiel 短的深怕不夠多人知道 Castiel 把下面的這邊天使推去送死。

順手把 Tessa 丟進審訊室後,Dean 就關上大門不是很情願地對著站在他面前的那幫天使解釋他的行為,但是眼前這些天使並不是很買單。

Dean: We need to know if there are other bombers out there.
Hannah: No. I won’t allow it. I know what Tessa was planning. It’s horrible, but there’s only one person who can punish her.

聽到這裡 Dean 又很想翻白眼了,靠!Castiel 在你們心中是有多神聖啊!?

Dean: Let me guess. Yea big, trench coat, sensible shoes?

Hannah 並不是很能接受 Dean 那種不把 Castiel 當一回事的態度,對他們來講,Castiel 是那個在這樣一個互相殺戮的亂世當中站出來阻止大家互相殘殺的人,也是帶給他們平靜生活以及目標的人。

Hannah: You have to understand that Castiel is the only thing holding us together. A month ago, half the angels in this place were trying to kill the other half. Castiel has given us a purpose. But more than that, he has given us a way to live in peace. We have rules. Order. If I let you take matters into your own hands, what’s to stop one of them from doing the same? You can talk to her. You should talk to her. But leave the Blade outside.

Hannah 講得慷慨激昂時,Dean 忍不住偷瞄了紅衣服天使一眼心裡納悶他是怎麼想的,因為他並沒有覺得紅衣服天使對 Castiel 有那麼大的熱情,不過後來 Dean 漸漸地發現,紅衣服天使跟 Hannah 都還是小事,因為這個小小的長廊裡聚集了越來越多的天使。

看了不把武器交出去是不可能了事了…

上一篇:Castiel & Dean – What the F**K was that “For Castiel" things?
下一篇:Castiel & Dean – You really believe we three will be enough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