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el & Dean – Dean! Stop!

spn_0910
It’s about time!!

“It’s about time.” 電話一接起來,Dean 就沒好氣地念著。”Where the hell have you been?”

Crowley: I told you I’d be in touch when I’d found Abaddon. Well I’m in touch.

聽到 Crowley 的這番話,Dean 的神色瞬間變得有點異樣,但因為 Sam 在 Dean 講電話的時候不斷的頻頻往辦公室外頭看,並沒有察覺到 Dean 的神色。Sam 心裡認定這通電話是 Castiel 打來的,所以一開始並沒有很在意,只是單純的想說,既然都已經結束和 Gadreel 的會面並且打電話來了,假使一切順利沒什麼意外,算算時間 Castiel 應該也差不多快回到這裡了吧?

spn_0911
Sam: Where is Cas? I wanna get out of here.

雖然也不過才等了一個多小時,但是 Sam 總覺得自己好像已經快要缺氧窒息死在這個辦公室裡面,因此他心裡巴望著可以早一點聽到 Castiel 的消息,盡快決定接下來該怎麼做。

Sam:放我出去!!!

可不管他伸長了脖子怎麼看,外頭始終都沒有出現 Castiel 的人影,Sam 不解的轉頭回來後才發現眼前這個 Dean 講電話的模樣可以說是異常的凝重安靜,既不興奮也不急切,沒有鬆了一口氣如釋重負的感覺也看不出很焦急煩惱的樣子,完全沒辦法從他的表情當中看出 Castiel 現在面臨的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狀況。

spn_0916
Sam: What’s going on Dean? Where is Cas right now? Is everything okay?

啊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Castiel 那邊是順利還是不順利你好歹也 update 一下吧?那麼久都沒說上半句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被辦公室的缺氧環境逼到沒什麼耐性的 Sam 忍不住挑著眉,無聲的問 Dean 現在的狀況,可是才一問完,Sam 就從 Dean 講電話的反應察覺到這通電話壓根兒就不是 Castiel 打過來的。

因為不管 Castiel 那邊談判的結果是什麼,Dean 此時此刻跟 Castiel 講電話的表情都不可能是現在這副冷峻凝重的模樣;要嘛鬆了口氣,要嘛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絕對不可能像現在這樣面無表情又帶點冷冷的感覺。

Dean: Where are you?

spn_0920
Dammit. It’s not Cas…. It’s Crowley.

看到 Dean 這副表情,Sam 的心裡就開始有了不好的預感,因為就他所知有可能打電話來並且讓 Dean 出現這種表情的應該只有一個討厭無比的傢伙…

Crowley

想到 Crowley,Sam 的神情轉瞬間變得凝重,整個人也不自覺的警戒了起來,因為任何和 Crowley 有所牽扯的事情基本上最後都是爛帳一場,只有更爛,沒有最爛。

在經歷過這麼多事情之後,在看清 Crowley 的為人之後,Sam 真的很不明白 Dean 當初為什麼不直接給這個惡魔一個痛快;在他看來,留下 Crowley 這個活口本身就是一件毫無意義的錯誤,更讓他想不透的是,天使墮天後,Dean 沒殺掉 Crowley 也就算了,為什麼還要那麼特地的把他放在 Impala 裡面載著東奔西跑,還有什麼比這件事情更扯的事?

而且只要一講到殺掉 Crowley,Dean 就可以拿出各種理由拖延搪塞,不過從來沒有一個理由會讓 Sam 真的感覺到非要留下 Crowley 不可,他更加看不出 Crowley 對他們而言到底有什麼實質上的利用價值。事實也證明,就目前看起來,Crowley 帶來的問題遠比他帶來的幫助還要大上許多。

雖然 Dean 有大概說過他從 Cain 那邊取得 Mark 的經過,但是 Dean 一直都避重就輕的輕輕帶過,Sam 對於箇中的細節實在無從得知,最清楚的人,除了 Dean 以外,應該也只有 Crowley 這個傢伙。不,他甚至認為,Dean 自己對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一知半解,真正清楚這一切的恐怕只有 Crowley 一個人。

是 Crowley 說他知道哪裡有可以殺掉 Abaddon 的武器,也是 Crowley 帶 Dean 去找 Cain 從他身上取得 Mark;一開始也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地方,直到後來在 Crowley 幫助之下拿到 The First Blade 後,Dean 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令人感到說不出的怪;更讓人不解的是,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Crowley 跟 Dean 就好像一副很麻吉的模樣,兩個人還可以在那邊電話來電話去的講上半天讓他看了老大不舒服。

拜託,交朋友也要看對象,你哪個人不好挑挑 Crowley!?有沒有這麼沒朋友啊?

Sam 真的覺得,打一開始 Dean 就不應該聽 Crowley 的話去拿什麼 Mark Of Cain,這整件事情說不定根本就是這個混帳設計出來的圈套故意讓 Dean 自己跳進去的。

Crowley: First things first. I’ll give you the location of the First Blade. You two fetch it, I’ll keep her in my sights, then we’ll remove her from the payroll for good.

從 Crowley 的口中得到盼了許久的 The First Blade 的下落後,Dean 一刻也等不及的迫不及待想要立刻出發。

“Crowley 找到 Abbadon,我們得走了。” 掛了電話之後 Dean 馬上就起身穿了外套準備動身。

“什麼?!” 突然這樣講,搞得 Sam 一頭霧水。這個 Crowley 那麼久連個屁也沒放一個,現在電話一打來就說找到 Abbadon,只有他一個人覺得整件事情莫名其妙嗎?更何況 Castiel 單獨去跟 Gadreel,那麼久了一點消息都沒有,也不知道是不是平安,現在是怎樣?就這樣丟下 Castiel 不管先走嗎?“Cas 呢?”

被 Sam 這麼一提醒,Dean 也有點傷腦筋,這個 Castiel 不知道在那邊摸什麼,過這麼久了連通電話也不會打。他看了看手機遲疑了兩秒鐘之後,索性直接按了快捷鍵撥電話給 Castiel 看他那邊到底是什麼狀況。

“Dean,” 電話才響了兩聲就聽見 Castiel 那低沈又有點急促的聲音。

“Cas,你那邊怎麼樣了?” Dean 一句廢話也沒有,開口就直接問。

“不是很確定,我們剛剛被 Metatron 的天使攻擊。” Castiel 神色不定有點不安的看著四周擔心會不會有更多的天使跟過來,但他沒忘記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鎮定。他沒有告訴 Dean 自己沒有用 Holy Oil,當然也沒有提到另外一個天使死在這次攻擊事件當中的事情免得 Dean 過度擔心;反正自己現在已經脫離險境,多說這些也只是讓 Dean 白擔心而已。

“你沒事吧?” 雖然是意料中的事,但真的從 Castiel 口中聽到的時候 Dean 還是忍不住有點擔心。

“我沒事。” Castiel 語氣一如往常般的平靜,從電話當中聽起來彷彿沒事人一般說著遙遠的故事,緊緊握著 Angel Blade 的右手隱隱出著汗,如果不是 Gadreel 的提醒,自己現在只怕已經橫屍樹林沒辦法在這邊像這樣跟 Dean 講電話。”我現在就回去。"

“Okay。” 聽到 Castiel 馬上就會回來,Dean 那剛剛聽到他被天使攻擊而提到嗓子眼的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不過他沒有忘記他打電話給 Castiel 的目的。他很快地看了看 Sam,隨即在電話裡面跟 Castiel 說。”Sam 和我現在有事要先走,有什麼事情電話聯絡。”

“好。” Castiel 很快地答應了一聲隨即掛了電話坐進自己的車子裡,關上車門之後,他才稍稍的鬆了一口氣開車回基地。

電話裡 Dean 很巧妙地避開 The First Blade 和 Abaddon 的事情沒有講,Castiel 當然也不會多問什麼,可是這種避重就輕的說話方式逃不過站在一旁的 Sam 的耳朵。

掛了電話以後,Dean 把手機放回口袋裡面,轉身就準備走出辦公室,不過才剛拉開玻璃門就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一般回頭又往 Castiel 的辦公桌走去,彎身下去很快地看了一下,隨即就伸手把收在桌子下面的小小綠色空行李袋給拿了出來。

“走吧!” 拿了空空的行李袋之後,Dean 就推開辦公室的玻璃門走了出去,紅衣服天使照舊領著他們從側門走出去。因為一路上都是不熟的天使,所以 Dean 跟 Sam 直到走出大樓前都沒有開口說半句話,等到沈重的鐵門在背後關上後,Dean 才像是得救般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深吸了一口氣吐出一句話:

“Thank God."

Sam 沒有說什麼,只是很有同感的深吸了一口氣,那個辦公室裡的氛圍還真的是要命的讓人不舒服。”現在要去哪裡?"

“那個廢物說他找到 Abaddon 了,我們現在要過去幹掉那個 bitch。” Dean 頭也不回的說著。

“所以 Abaddon 現在在哪?”

“不知道。” Dean 聳聳肩很輕鬆地說著。

“什麼?” Sam 有點不懂,不是就已經說找到 Abaddon 了嗎?怎麼又不知道 Abaddon 在哪? “我以為你說 Crowley 找到 Abaddon 了。”

“他說他找到了,但是他沒告訴我 Abaddon 在哪,只是要我們先去拿 Blade。” Dean 走到 Impala 之後打開後車廂把東西隨手丟進綠色的行李袋裡頭後,關上行李箱口氣自然的說著,不過敏感的 Sam 並沒有忽略他語氣當中那幾乎令人難以察覺的急切心情。

Dean 和 Sam 開車離開之後約莫二十分鐘過後,Castiel 的車就已經駛回基地。停好車再三確定沒有任何可疑的天使跟上來之後,Castiel 這才鬆了口氣的下車拿出後車廂裡頭的行李袋,急匆匆的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早已離開的 Dean 和 Sam 已然不見人影,空蕩蕩的辦公室還是一如往常的明亮安靜,回到書桌前放下行李袋後,Castiel 這才有時間緩過氣來,靜下心來回想剛剛發生的事情。

雖然剛剛他們很驚險地遭受到其他天使的攻擊,但是 Castiel 並沒有忘記自己在被人從後面攻擊時 Gadreel 對他喊出的警告。如果不是 Gadreel 的那聲警告,他也許已經死在 Metatron 的天使手下也不一定,事實上他們也在這次的攻擊事件裡面損失了一名天使夥伴,對早就無法自由自在使用天使力量的 Castiel 而言,剛剛的那場混戰其實真的可以說是驚險萬分,能夠毫髮無傷的全身而退已經是很幸運的了!

為什麼 Gadreel 要出聲警告他?難道他對整件事情完全不知情?如果他完全不知情也沒有事先對 Metatron 走漏風聲,Metatron 是怎麼知道他們這次的碰面?這次的碰面,他幾乎沒有跟任何人透露消息,難道真如 Dean 所說的,他的基地裡面早就已經被 Metatron 徹底滲透,誰都無法相信了?

Castiel 緊抿著唇,隔著百葉窗靜靜的看著窗外依舊忙碌的人影出神地想著,想要透過說服 Gadreel 幫助他們對抗 Metatron 的那條路看起來是斷了;原本應該團結對抗 Matatron 的天使們卻又已經被 Matatron 滲透無法相信,一時之間,他對於下一步該怎麼走也感到徹底的茫然無助。

另外一邊,聽從 Crowley 指示的 Dean 和 Sam 來到墓園時天色已經轉黑,花了點時間兩兄弟總算從噁心的屍體裡面拿到 The First Blade,清理乾淨折騰了好一會後,兩兄弟也顧不著睡覺,繼續開車前往 Crowley 所說的下個地點。

凌晨時分,獨自一人在辦公室的 Castiel 突然很意外的感受到 Gadreel 悄聲對他說話的聲音,希望他能夠在指定的地點和指定的時間跟他再次碰面。雖然 Castiel 心裡因為稍早的攻擊而感到有點猶豫忐忑不安,但遲疑了一下還是決定賭這麼一次答應跟 Gadreel 跟他單獨碰面,畢竟眼下他也沒有任何其他更好的方法。為了避免風聲走漏,這一次,他很謹慎的沒有告訴任何人他要去哪裡,只是等到約定的時間接近了以後再悄悄的獨自離開,一個人開車來到 Gadreel 說的地點。

Castiel 開了車門下車,神色緊張觀察四周,周遭悄然寂靜無聲,連隻烏鴉也沒有,看來應該是沒有天使埋伏在四周。Castiel 並沒有等多久,就看到 Gadreel 就現身在離他幾步之遙的地方,而且人才一出現,就用十分誠懇的聲音開始對 Castiel 解釋自己對於剛剛所發生的事情真的完全不知情。

spn_1125
Why are you saying these to me? Why you care this so much?

Gadreel: I had nothing to do with it. I never would have agreed to meet if I thought concealed assassins were going to try and attack you. I hope you know that.
Castiel: Why are you telling me this?

說老實話,就算 Gadreel 沒有特別解釋,Castiel 也不認為 Gadreel 跟這次的偷襲有什麼關係,如果他當初真的打算要他的命,就不需要開口警告他;Castiel 不懂的是,這一切看起來都結束了,為什麼要這麼特地的把他找出來說對他說這些話,難道就只是為了要解釋他對這整件事情毫不知情嗎?

Gadreel: Even though you and I are on opposite sides in this situation, I believe there must be honor, even in matters of war.

從 Sam 所提供的訊息來看,Gadreel 的確是個行為舉止讓人感覺還蠻君子的人,甚至還可以說是一個品格相當高尚的天使。經歷過大風大浪的 Castiel,早就已經認清戰爭這種事情是沒有什麼高尚情操可言的,爾虞我詐的間諜行為在戰爭裡頭可以說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就算是號稱神聖的天堂,天使間的戰爭的狡詐程度也和人類無異。

Gadreel 這種君子之戰的堅持跟論調,早就已經在這道德淪喪的世間不知道消失幾百年了。現在這種世道之下,連身為大天使的 Raphael 都不鳥 hornor 這種東西了,Gadreel 這個被關在天堂大牢長達幾千年,被污名化的天使居然還念茲在茲的相信即便是戰爭,也必須要光明磊落!?

Seriously?

如果 Gadreel 真的那麼在意這種早就被人拋諸腦後的高尚情操,也許他想要從 Gadreel 這邊著手的這條路還沒有完全斷掉也不一定。

Castiel: But what happened — doesn’t it prove my point about Metatron? You met with me in good faith, but he lied, and he used you to get at me.
Gadreel: Castiel —
Castiel: Just as poor judgement undid you all those centuries ago, your mistaken trust in Metatron will bring you down again.
Gadreel: I gave him my word. Do you expect me to come make war on him?
Castiel: No. Not at all. I want you to stay right where you are. Just give me reports on what Metatron is planning and when he will strike.
Gadreel: And the honor we were speaking of?
Castiel: Obviously, Metatron has someone inside my camp. It’s how he knew we were meeting. Just fighting fire with fire. Consider my offer.

Castiel 當然知道他不可能要 Gadreel 這種人背信忘義的和他合作擊敗 Metatron,但是他至少可以要求 Gadreel 即便繼續他現在正在做的事情,也不要盲目地為虎作倀下去造成日後更大的遺憾。他知道 Gadreel 的初衷跟自己一樣希望能夠彌補自己的過錯,幫助 Metatron 重建一個美好正義並且神聖的天堂,Castiel 知道他們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天堂著想,但是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他很清楚的知道再這樣繼續走下去只會讓 Gadreel 跟自己一樣日後深陷悔恨當中而已。

spn_1151
I know you want to redeem yourself, just like me before and I know how that feel.

提了這樣的建議以後,Castiel 就頭也不回的結束他們的對話留下一臉為難的 Gadreel 離開。他不想逼 Gadreel,只希望他能夠好好思考他的提議,也許等到有一天當他看到 Metatron 的真面目之後,會重新認清事實選擇幫助他們。Castiel 雙手握緊方向盤,一語不發的開車返回基地,同時間也在心中默默的祈禱那天不會來得太晚。

經過幾個小時的車程之後,Dean 和 Sam 來到 Crowley 所說的 Hotel。車子停妥後,Sam 就拿著布包好的 The First Blade 下車,暗暗吸了一口氣準備跟 Dean 上去幹掉難纏的 Abbadon,不過早就想好藉口打算支開 Sam 獨自面對地獄騎士的 Dean 走上前要 Sam 跟他分頭進行。

Dean: Wait, wait, wait. Hold on a sec. We should give this place a once-over before we go up there. Crowley said he thought he saw some demons headed down to the basement. He’d have checked it out himself, but if word got back to Abaddon that he’d been seen…
Sam: When did he say all this?

Sam 又不是白癡,那麼長的一段話連 Dean 自己講那麼久都還沒講完了,打剛剛到現在,Crowley 是哪來的時間跟他那麼多廢話?

Dean: On the phone. Look, it might mean that she knows that he’s here, okay? So why don’t you check out the basement. I’ll, uh, take a look on the main floor.

Dean 那無所不在的藉口又出現了,反正不管 Sam 怎麼說,他無論如何也不會讓 Sam 跟他一起過去就是了!因此話才講完,Dean 就很順手地把 Sam 手中的 First Blade 拿走獨自一人往 Hotel 大廳走去,被 Dean 拋下的 Sam,只好帶著狐疑的心情乖乖的去地下室查看。

一個人上來對付 Abbadon 的 Dean 藉由 Mark 的力量用 First Blade 殺掉難纏的地獄騎士,但是 Sam 也看到 Dean 不受控制對著已經死掉的 Abbadon 拼命鞭屍滿手是血的模樣。看到這一幕,不只是 Sam,連一旁動彈不得的 Crowley 都驚呆了。

Crowley: …誰來喊個卡吧!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的 Dean,低頭看見自己滿手鮮血跟躺在地上被打到滿身是傷不成形的 Abbadon,一瞬間,他的腦袋完全想不起來剛剛究竟發生了什麼是。他只記得他拿起 blade 殺掉 Abbadon,接著就聽到 Sam 那急切緊張的叫喚聲一直不斷重複地叫著他的名字。

Sam 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把還滴著血的 First Blade 從 Dean 的眼前拿了起來,走到流理臺那邊花了點時間把 blade 清洗乾淨之後才走回大廳。此時此刻的 Dean 顯然已經恢復神智,正在浴室裡面清洗自己身上的血污,躺在沙發上面的 Crowley 則是忙著用一把大刀子在那邊想辦法把身體裡面的子彈給挑出來。

背對著 Crowley,Sam 仔細地用布把危險的 The First Blade 給包起來收好,才轉過身沒多久,就看到 Dean 已經把臉上的血跡清理乾淨走了進來,但是還是在用手中的毛巾擦著滿手的血污。雖然並不感到意外,但是當 Sam 從 Crowley 的口中得知 Dean 刻意瞞著他把他支開不讓他一起面對 Abbadon 的時候,心裡依然很不是滋味,Sam 的心裡總覺得,好像事情一旦跟 The First Blade 扯上關係,Dean 就不再是那個他所熟悉的 Dean。

Crowley: You owe me. Do I get no credit for warning you this was a trap? “Poughkeepsie" ring a bell?

在發現 Dean 居然瞞著 Sam 沒有告訴他這整件事是 Abbadon 的圈套後,Crowley 也不想要太介入到這兩兄弟之間那種你來我往的猜忌戲碼,反正 Winchesters 兄弟之間這種糾結的關係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能不介入是最好。

Crowley: I sense drama.

一方面是避免尷尬,一方面是為了轉移話題,Dean 開口問起了 Gavin 的事情。雖然 Crowley 很想要把 Gavin 留下來,但是 Winchesters 並不贊成他這麼做,他們還沒有忘記當初 Balthazar 回去阻止鐵達尼下沈之後所帶來的後果,天知道 Gavin 要是沒有照原先的安排死掉,會造成多少的後續影響。

不過 Crowley 並不願意就這樣讓他兒子回去乖乖地按照命運的安排死掉,Winchesters 都可以打破遊戲規則那麼多次了,他的兒子是個 nobody,也沒礙到誰,就破壞一次遊戲規則讓他好好活下去也不算太過分吧?

Crowley: Please. No one bends the rules like you two bend the rules. He’s one misfit kid. He impacts no one.

但 Sam 無論如何也不肯答應,堅持一定要把 Gavin 給送回去,就算不送回過去,也要讓他留在 bunker,因此 Crowley 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好用個藉口偷偷的把 Gavin 從 Winchesters 眼皮子底下偷渡走,等到兩兄弟驚覺之後已經來不及了。

既然 Crowley 都已經把 Gavin 帶走了,追也沒有用,只好摸摸鼻子收拾收拾回去,但因為稍早的疙瘩還在,兩兄弟在收東西的過程當中一直憋著沒說話,只是沈默的收著東西準備開車回到 bunker。一直到兩人開車上路好一陣子後,Dean 總算才開口打破沉默說話。

Dean: I didn’t tell you about the warning because I knew exactly what you would do. You would make sure that you were right alongside me going in that room.
Sam: You mean like we always do? Because we’re actually partners in this and we watch each other’s backs?
Dean: I don’t expect you to understand.
Sam: Try me.

Sam 很不能接受 Dean 居然瞞著他自己獨自一人去對付 Abaddon,到底是把他當成什麼啊!?不過對 Dean 來講,保護 Sam 不受傷是一回事,但是真正的原因是因為他無法抗拒 The First Blade 對他帶來的影響。

Dean: First time I touched that Blade…I knew. I knew that I wouldn’t be stopped. I knew I would take down Abaddon and anything else if I had to. And it wasn’t a hero thing. You know, it wasn’t… It was just calm. I knew. And I had to go it alone, Sammy.
Sam: Oh. Of course. So it was just another time where you had to protect me.
Dean: You could’ve gotten nabbed by Abaddon, and she could’ve bargained her way out. We couldn’t afford to screw this up.
Sam: Look…I’m glad it worked out, okay? I am. And I’m glad the Blade gives you strength or calm or whatever, but, Dean, I got to say… I’m starting to think the Blade is doing something else, too.

不愧是敏感心細的 Sam,直覺永遠都很正確,Dean 的確已經不再是原來的 Dean 了。

至於 Dean,我還真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已經變了。他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他不想失去 blade。

Dean: Yeah? Like what?
Sam: I don’t know. Like, something to you. Look… I’m thinking until we know for sure that we’re gonna kill off Crowley, why don’t we store the Blade somewhere distant? Lock it up somewhere safe? Okay?
Dean: No.

spn_1603
I don’t want to lose the blade. This is MY blade and no one can take it from me.

上一篇:Castiel & Dean – I know him too well!
下一篇:Castiel & Dean – What the F**K was that “For Castiel” thing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