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el & Dean – I am not your father

Castiel 離開 Bunker 之後,Dean 真的信守諾言乖乖的坐在書桌前啃著枯燥乏味的資料,要不是答應 Castiel 在先,Dean 壓根兒就不想要窩在不見天日的 bunker 裡面看這些悶到要人命的資料,所也坐在書桌前也撐不了多久,Dean 就開始煩躁了起來。

Sam: Hey. We good?
Dean: Aces. Yeah, I love the smell of parchment in the morning.
Sam: I mean, how much lore is even left? We’ve got nothing on the Mark?
Dean: Right? You’d think these eggheads, with all the crap they amassed over the years, would have actually collected something important. Uh, here. “He-wolf/she-wolf: A study in werewolf transgenderism." 600 pages, volume 1. But, uh, not something important, like — I don’t know — maybe the oldest symbol known to man. That’s not worth our time. It’s not weird enough.

Sam 完全可以體會 Dean 的煩躁,這些 men of letters 的資料有時候真的是恐怖到要人命;不是資料有多麼駭人聽聞,而是廢話多到令人想要上吊自盡。廢話多就算了,重要的資訊卻幾乎找不到,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在幹嘛。

正當 Dean 看資料看到好想死的時候,Jody 居然打電話來問他們知不知道有什麼東西會把人吃個精光剩下骨頭,這讓 Dean 好生期待,終於有機會能夠藉著這個機會出去透透氣。

Dean: I’m gonna swallow a bag of knives if I got to keep looking at this stuff. Let’s —
Sam: Jody said she was on top of it, Dean. (看到 Dean 出現乞求的小狗臉)Uh-huh. All right. Let’s take a drive.

Dean 跟 Sam 出去辦案的時間,Castiel 獨自一人沒有休息的開了八、九個小時的車來到 Jimmy 在 Illinois 的家,沒想到來到這裡一看,才發現這個家看起來顯然已經好一陣子沒有人住了。他找了附近的鄰居詢問,才知道 Novak 一家早在幾年前就已經離開了,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下落。

“這下麻煩了。” Castiel 在心裡暗暗想著。

為了要能夠找到一些跟 Novak 有關的線索,Castiel 決定在 Pontiac 找間旅館多留一天,看看明天有沒有機會從其他居民或是鄰居的口中問到一點訊息。

“怎麼樣,有 Novak 的消息了嗎?” Dean 一面開車一面打電話給 Castiel 關心他那邊的狀況,他和 Sam 現在還在前往 Hibbing 的路上。

“沒有,” Castiel 坐在旅館的書桌前,一手撐著頭,眉頭深鎖的看著電腦螢幕,現在已經過了晚上十一點,可是他還是找不到任何跟 Novak 一家有關的資料。“他們幾年前就已經不知去向,房子看起來已經很久沒人住了。”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我明天可能會再去鎮上問問看有沒有什麼消息。” Castiel 嘆了口氣揉了揉眼睛說著。

“我記得 Jimmy 有個女兒,你可以去她就讀的學校問看看。” 沒來由的,Dean 突然在電話裡面這麼說,這大概是 Hunter 長年累積的經驗和直覺給他的靈感,畢竟這種國高中生的年紀的孩子,最容易調查的地方莫過於學校。

“學校嗎?” Castiel 倒沒有想到學校,他一直著重於調查 Jimmy 的老婆卻忘了 Claire。他很快的搜尋了一下,發現 Pontiac 鎮上就有一所公立學校,離 Novak 家也不算遠,應該就是 Claire 就讀的學校。“我明天會先去學校問問看,你在開車嗎?”

“Hibbing 那邊有個 case,我跟 Sam 會過去一趟。” Dean 說完還用眼角瞄了瞄 Sam。“不是什麼大案子,應該很快就會結束。”

坐在駕駛座的 Sam 聽到 Dean 的話忍不住翻了翻眼睛,明明就是你自己想要跑出來玩不想查資料還敢說得那麼好聽。

“我這邊有消息會再跟你說,你專心開車吧!” Castiel 嘴角浮出淡淡的微笑,不知為何,他似乎知道 Dean 只是藉著這個案子跑出去透氣。

“再聯絡。” Dean 說完就掛掉電話,臉上掛著讓人無法忽略的滿足笑容。

坐在一旁的 Sam 用眼角餘光看到 Dean 那愉快輕鬆的表情後,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露出受不了的微笑一語不發的繼續看著手裡的資料。

隔天 Castiel 一個人在 Pontiac, Illinois 花了點時間找人詢問所有跟 Novak 一家有關的消息,他照著 Dean 的提示去調查 Claire Novak 的事情,果然讓他問到一些跟 Claire 有關的事情。

學校的老師在和 Castiel 聊的時候提到 Claire 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變得相當叛逆,常常惹麻煩據說還會三不五時進出警局;因為她實在是太常曠課惹事生非,幾次溝通勸導無效,不得已在兩年前把她退學,現在學校也不是很清楚 Claire 人在哪裡做些什麼。聽到這裡,Castiel 的心不禁一凜,只能希望現在找到 Claire 還不算太晚。

為了要找到 Claire 的下落,Castiel 花了點時間在 Pontiac 透過各種方式調查,希望能夠找到 Claire 現在到底人在哪裡,不過很可惜的,在外頭奔波調查了一整天,還是沒有任何關於 Claire 更進一步的消息。回到旅館後,Castiel 不放棄的想從網路上找尋任何跟 Pontiac 有關的報導,希望能夠從一些蛛絲馬跡當中找到 Claire 或是 Novak 相關的消息,不過找了整整一個晚上也還是一點線索也沒有。

“唉,晚點再打電話給 Dean 吧…” Castiel 趴在床上看著手機螢幕想著,凌晨四點半 Dean 他們應該還在休息。

處理完狼然案子後的隔天早上,Dean 和 Sam 原本打算要直接回去 bunker,不過熱情無比的 Donna 堅持要找他們和 Jody 一塊兒到他們那邊最受歡迎的餐廳享受豐盛的早餐。經過昨晚的事情之後,Donna 雖然還是有點難以置信,但堅強樂觀好吃又好睡的個性讓她很快就把自己的心情給調適過來。四個人在愉快的氣氛下啜著香濃的咖啡,享用著美味豐盛的早餐,聊著輕鬆的話題,對於身為 hunter 的 Sam 跟 Dean 而言,這真是奢侈又難得的美好時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情好的關係,Dean 的胃口顯得特別好,足足嗑了兩人份的特製早餐,就算只有一人份的份量 Sam 光看了都飽了,真不敢想像 Dean 居然一個人吃掉兩人份的超飽足早餐。

早餐快吃完的時候,Dean 的手機突然響起,他看了看手機,也不管自己嘴巴裡還塞滿食物,隨便的抹了抹嘴就接起電話。

“Hey, 有 Claire 的消息了嗎?” Dean 口齒不清的說著,害坐在對面的 Jody 和 Donna 忍不住掩著嘴咯咯笑個不停。

“還沒。” 電話裡面 Castiel 聲音聽起來有點無精打采,“Claire 被學校退學之後就不知下落,我問了很多地方都沒有人有她的消息。”

Dean 光從 Castiel 的聲音就知道他一定是一個晚上都沒睡在那邊查資料然後還一無所獲,卡在那邊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

“去警局問問看,” Dean 喝了一口咖啡把嘴裡的食物吞下去後給了 Castiel 這個方向。一旁的 Sam 則是和 Jody 和 Donna 有說有笑的喝著咖啡輕鬆的聊著天,一面聊天還不忘觀察 Dean 講電話的模樣。

“我昨天有去警局問過了,但是沒有問到什麼。” Castiel 悶悶地說著,他昨天就有去警局調查過,但是沒有人知道任何有關 Novak 的消息。

“你換個方法再去問問看” Dean 很有耐心的解釋,他的直覺告訴他警局那邊不可能沒有 Claire 這種小孩的消息,拜託,他又不是沒有叛逆過。“如果 Claire 兩年前是因為惹事生非被學校退學,我猜正值叛逆期的她現在很有可能還會常常進出警局。”

“叛逆期?” Castiel 一臉困惑地問著。

“叛逆期就是小孩子最混蛋的時期,” Dean 用最簡單的方式解釋給 Castiel 聽,坐在他旁邊的三個人聽到他這樣的解釋都笑到前仰後和。“你去警局藉口說要找逃家的女兒,請他們有消息就通知你。”

“好,我晚點會再過去警局問問看。” 雖然還是搞不懂叛逆期到底是什麼東西,但照著 Dean 講得去做多半都不會有問題。“Thanks, Dean.”

“我們等下就會回去,晚點再聊。” Dean 一面說話一面用手勢讓女服務生再幫他的咖啡續杯,等等又是十幾個小時的車程,他需要咖啡因讓他的腦袋可以維持長時間的清醒。

“好。” Castiel 說完就掛掉電話。

掛了電話以後 Dean 抬頭起來看到眼前的兩個女人用似笑非笑的奇怪表情看著他,不知道是在幹什麼。一旁的 Sam 則是聳聳肩笑著繼續喝咖啡,眼神則不斷地看著一臉莫名其妙的 Dean。

“What?” Dean 忍不住問,啊是有什麼地方奇怪的嗎?也不過就跟 Castiel 講個電話,又沒有講什麼特別的東西。

“Nothing.” Jody 笑著聳了聳肩,若無其事地把剩下的咖啡滿足的喝完。

這通電話感覺很平常,對話內容也很普通,但是這個 Dean 大概沒有發現自己在講電話的表情有多麼耐人尋味。雖然 Jody 不知道電話那頭的人究竟是誰,但是光從 Dean 的表情和 Sam 那什麼都沒說的一抹微笑就知道那個人對 Dean 而言應該不是什麼普通交情的朋友。

和 Dean 講完電話之後 Castiel 就再到警局詢問 Claire 的下落,他照著 Dean 說的告訴當地警官說自己是在找逃家的女兒,請他們一有消息就務必通知他。

“Claire Novak?你是他的什麼人?” 聽到有人在問 Claire Novak,一個之前沒見過的警員拿著咖啡走過來,認真的打量 Castiel 後忍不住問。

“我是他爸爸,” Castiel 把自己皮夾裡面 Jimmy Novak 的駕照拿給警員看。

“奇怪,我怎麼都沒聽說 Claire 還有你這個爸爸?” 警員把駕照還給 Castiel,還是有點懷疑的看著 Castiel。

“我因為工作的關係,有段時間和他們失去聯絡,他們可能已經以為我死了。” Castiel 隨口編了個人類比較可以接受的謊言。“你認識 Claire?那你知道她現在在哪裡嗎?”

“我認識 Claire,但是我們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裡。她的監護人昨天才來我們這邊通報說 Claire 又逃家了,請我們幫忙留意一下。” 警員講完看了看 Castiel,注意到他臉上露出擔心跟失落的神情,大概多少也有點相信 Castiel 是 Claire 爸爸的說詞,便揮了揮手讓 Castiel 跟他進辦公室談。

進了辦公室後,警員伸手示意要 Castiel 坐下,自己則是拿著咖啡很隨性的坐在桌上。

“Mr. Novak,你上次見到 Claire 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呃…我不是很確定,” Castiel 一時之間答不上來,他也是最近才想起 Novak 一家的事情。“大概是五、六年前的事情。”

“Well…Mr. Novak,事情是這樣的,就算你是 Claire 的爸爸,我們也不能把 Claire 交給你。”“警員看著 Castiel 認真的說著。

“I don’t understand –” Castiel 很困惑地看著這位警官,難道他們還不相信自己是 Jimmy Novak 嗎?“But I am her father.”

“我不知道你們家過去發生過什麼事情,但 Claire 現在的法定監護人是政府所屬的青少年安置機構,所以依法我們如果找到 Claire 必須要把 Claire 交給他們。等到我們把 Claire 送回去之後,我們就會通知你,你可以再親自到那個安置機構要求跟 Claire 會面,這是我們唯一能做的。”

“好…那就再麻煩你們。” 說完 Castiel 就起身一副準備離開的樣子。

“還有一件事,” 警官在 Castiel 打開辦公室門的時候叫住了他。“我不知道你們家之前發生什麼事情,但是我想你可能要好好的跟 Claire 談談,雖然可能會有點不容易。”

“我會的,謝謝。” Castiel 跟警員道謝後就離開辦公室。

走出警察局之後,Castiel 看了看人來人往的大街嘆了口氣,看來現在要憑著運氣找到 Claire 並不是件容易的事。雖然他還是不肯放棄的在 Pontiac 附近的街道上晃了一個下午,但是並沒有看到任何可能是 Claire 的人,警察局那邊當然也沒有任何通知。

回到旅館之後 Castiel 能做的也就是等消息而已,畢竟他能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能找的地方也都已經找了,眼下唯一可行的線索就是警察局那邊而已。他脫下自己的風衣跟西裝外套,疲倦地躺在旅館的床上什麼也不想的看著天花板發呆,現在的他,連打開電視來看都興趣缺缺。

Castiel 把手機拿在手上,三不五時的拿起來看著手機螢幕上的時間,但是不管等多久,警察局那邊都沒有任何消息。

“唉…” Castiel 在心裡長長的嘆了口氣,這下子不知道會等上多久,可是現在看起來,除了等待以外他什麼辦法也沒有。

維持同個姿勢躺在床上不知過了多久,就在 Castiel 意識朦朧不清快要睡著的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神智還有點不清楚的 Castiel 也沒留意是誰打來的,反射性地立即接起電話。

“Hello?” 剛回過神的 Castiel 聲音有點不自然,才開口就忍不住低聲咳了兩下清了清喉嚨。

“Hi, Cas! 你那邊有消息了嗎?” 電話裡面是 Dean 爽朗低沈的聲音,不是他等待的警察局通知電話。

“Hi, Dean…還沒,我正在等警局的電話。” Castiel 放鬆了緊繃的神經,揉了揉眼睛沒什麼精神的說著。“你回到 bunker 了嗎?現在幾點了?”

“現在已經快凌晨一點了,我跟 Sam 剛剛才回到 bunker,” Dean 一面跟 Castiel 講著電話,一面悠哉的拎著包包走回自己的房間;Sam 早就累到一句話也不想講,才回到 bunker 就直奔房間倒頭就睡。”你找到 Claire 了嗎?”

雖然開了十幾個小時的車沒有怎麼休息,但是 Dean 還是精神奕奕的絲毫沒有疲倦的樣子,大概是早上咖啡因攝取過度的關係。

“Claire 好像逃家了,警察局那邊說有消息會通知我,但是他們不能把 Claire 交給我,我得自己過去輔導機構才見得到 Claire。” Castiel 到現在還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他們不能把 Claire 交給他。“我現在還在等警察那邊的通知。”

“這樣看來 Claire 現在是由青少年輔導單位監護中,奇怪,Claire 的媽媽是上哪去了?難道是出了什麼事情了嗎?” Dean 忍不住在心裡想著。事情好像越來越複雜,他開始擔心 Castiel 那邊可能會遇到什麼棘手的事情,偏偏這傢伙又是死不放棄的那種頑固個性。

“現在有點晚了,我想有什麼消息警察那邊應該也要到明天早上才會通知你,你就先休息吧!” Dean 知道自己怎麼勸也不會有用,只能先讓 Castiel 早點休息不要在那邊傻傻的等。

“嗯。” Castiel 翻了翻身子,但是電話還是拿在耳邊沒有離開,沒有掛電話的意思。“…Dean,我有點擔心。”

Dean 知道 Castiel 在擔心 Claire 的事情,不過他自己則是在擔心不知道 Castiel 找到 Claire 之後打算怎麼辦。如果 Claire 的媽媽還在,Dean 倒不會擔心,可是現在就是不知道為什麼 Claire 的媽媽不在 Claire 身邊,Dean 可沒有自信能夠好好應付這個年紀的叛逆少女。

“先不要想那麼多,Cas。” Dean 衣服沒脫的躺在自己的床上用著輕鬆的口吻,笑笑的說。“Claire 不會有事的,這年紀的小孩子只會一直惹麻煩而已,等你遇到就會知道了。”

“是因為叛逆期的關係嗎?” Castiel 側躺在床上問著。

“是啊!” Dean 用著過來人的口氣說著。“所以你擔心也沒用,叛逆期的小孩連父母都沒輒,更何況你也不是 Claire 的爸爸。”

Dean 有點不著痕跡地在提醒 Castiel 這件事情,他怕 Castiel 一下子太投入,忘了自己其實並不是 Claire 的爸爸,對 Claire 也不需要負上什麼做父母的責任。

“你以前也會這樣嗎?” Castiel 想了一下突然反問 Dean。

“What?”

“叛逆期。” Castiel 好奇地問著。“你那時候也會一直惹麻煩嗎?”

“就算不用叛逆期,我現在還是一直惹麻煩啊!” Dean 忍不住笑了出來。他稍微回想了一下自己國高中的時候都在幹嘛,除了照顧 Sammy 、跟老爸一起 hunting 之外,唯一記得的大概就是和班上的女生調情,現在想想還真是沒營養到了極點。

“是沒錯。” Castiel 終於一掃鬱悶的心情輕鬆地笑了出來。“很好奇你叛逆期是什麼樣子。”

“事情辦完就快點回來吧!你回來我就告訴你我那時候都幹了什麼壞事,Sam 也可以告訴你很多故事。” Dean 在拐著彎要 Castiel 快點回家,他突然很希望 Castiel 現在能夠在 bunker 陪他,明明才幾天沒見。

“好,事情處理完之後我就會回去,你早點休息吧!” Castiel 笑著答應著。

“我先去睡了,有什麼緊急狀況記得要打給我。” Dean 掛掉電話後便隨便把外套脫掉,棉被也沒掀開直接躺在舒服的床上沈沈地睡去。

不過後來 Dean 卻被一場噩夢給驚醒,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一身汗。這個夢真實得令人感到可怕,Dean 清楚地記得自己在夢裡殺死很多人,染得一身是血頭腦混亂的跪在地上,手上的刀還不住地滴著血。他忍不住低頭看著 Mark of Cain,隱隱地擔心這個 Mark 又開始在影響他,一點一滴的讓他變成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Dean: Yeah, you know, for the first time I’ve been back, I didn’t feel like the Mark was pushing me.
Sam: First time?

Dean 的心裡感到很慌亂,就在他告訴 Sam 他第一次感覺他已經徹底回來,第一次不覺得 Mark 迫使他做什麼事情之後做了這個不祥的夢,這意味著什麼?他抹了抹臉上的汗,轉身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螢幕上顯示 4:58 分,居然還沒五點。Dean 不想再繼續睡,索性起來到浴室沖個澡讓自己忘了剛剛的惡夢。

他不確定這個夢代表什麼意思,也許只是個夢,但如果不是呢?

隔天早上七點剛過,Castiel 的手機就響了,他趕忙接起來,果然是警察打電話來通知他可以去輔導單位探視 Claire。Castiel 連忙記下輔導機構的地址,匆匆地梳洗完之後就立刻趕了過去。

Guard: Novak, you got a visitor.
Claire: Really?
Guard: Your father’s here to see you.

聽到自己有訪客,Claire 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就看到記憶裡面那張熟悉的臉孔出現在門口。雖然她的理智告訴她眼前的這個人不是她的父親,但是她的心裡還是有一絲絲的期待可以再次見到那個深愛她的父親,就算是一下下也好,不過 Castiel 的出現讓她連最後這一點點期待也破滅了。

Castiel: I’m not your father.
Claire: Right. “I’m not your father." Those were the first words you ever said to me. Remember?
Castiel: I remember everything.
Claire: So do I, Castiel. My dad… Is he still in there?
Castiel: No. The human soul, it can only occupy a body while it retains a certain… structural integrity. And this vessel, it was — it was ripped apart on a subatomic level by an archangel. Claire: Well, then how are you…
Castiel: I was reassembled. Your father is in Heaven.
Claire: Well, yay for him. Anyway, good talk. You can get the hell out of my life now.

沒有媽媽、沒有爸爸、沒有愛她的人。每個人都離她而去,然後她卻得沒有選擇的一個人繼續走下去。Claire 不懂,眼前這個帶走她父親頭也不回離開他們,好幾年下來杳無音訊的 Castiel,為什麼現在又出現在她的面前?如果她的父親都已經不在永遠回不來了,他現在來到自己眼前的目的又是什麼?

Castiel: Claire —
Claire: What? Huh? What? You took everything from me. What do you want now?
Castiel: Nothing. I just… I came here to help you.
Claire: Why?
Castiel: Because I’ve hurt you so much.

聽到這句話,Claire 突然有種想要放聲大哭的感覺,這個天使在毀了她的家毀了他的人生之後才回來說這句話嗎?可是為什麼她卻沒有辦法恨眼前這個害死他父親的人?只因為他長得跟他最愛的父親一模一樣嗎?

因為打心裡對 Claire 感到虧欠,Castiel 現在就像是個想要彌補自己過錯的父親般,只要是 Claire 想要的,他都願意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辦法滿足 Claire 的願望。Claire 也剛好利用 Castiel 的的補償心理慫恿 Castiel 帶她離開這個輔導中心,只可惜 Castiel 畢竟不是一個真的打心裡為了女兒著想的真正父親,沒有辦法說服輔導中心的負責人放心把 Claire 交給他。因為說謊的關係,Castiel 還會不由自主地眨眼睛來掩飾自己的謊言,連一旁的 Claire 都忍不住為他的爛演技感到皺眉,不過這好像也是預料之中的結果。

經驗老到的 Sandy 當然很清楚 Castiel 謊話連篇,身為青少年輔導中心的負責人,什麼狀況她沒遇過?他們已經看過太多這種不負責任的父母,永遠不知道怎麼做對孩子才是最好的,更不用說眼前這個自稱是 Jimmy Novak 的人,謊言連篇就算了,怎麼看都讓人覺得哪裡不太正常,她相當懷疑他有能力照顧 Claire Novak。

她很清楚眼前這的男人照顧不了 Claire,因為 Claire 需要的不是朋友,而是個真正的父親。

Sandy: I know you’re trying to do what you think is best. I know you wanna be her friend.
Castiel: I do.
Sandy: And that’s our problem, Mr. Novak. Claire’s troubled. The last few years have not been easy for her. And she doesn’t need a friend. She needs a father.

但是 Sandy 的阻撓對身為天使的 Castiel 而言起不了任何作用,既然明的帶不走,那就來暗的,Castiel 決定等到天黑之後再用他的方法帶走 Claire。

在 Castiel 等待時機到來的這段時間,Dean 在 bunker 看著無聊的搞笑片一個人在客廳裡面笑得很大聲,連 Sam 也很好奇 Dean 到底是在笑什麼笑得那麼開心。

雖然 Dean 看起來心滿意足無憂無慮的吃著剛烤好的土司夾起司,但是陪著他一起看搞笑片的 Sam 實在沒有辦法打從心裡的笑得很開心。他不覺得 Dean 沒事了,相反的,他覺得那個 Mark 似乎又開始在一點一滴的影響 Dean。雖然他現在還說不上來 Dean 到底是哪裡變得不一樣,但是他隱隱約約地感覺到,Dean 似乎變得有點不一樣。

Sam 很希望這一切都只是自己太過多慮,但是他沒有辦法忽略心裡的那股不安。

夜深人靜之後,Castiel 就用他的方法偷偷地摸進輔導中心,讓警衛睡著之後偷走他的鑰匙打開門把 Claire 給帶出來。

因為時間有點晚了,Castiel 就帶 Claire 到附近的餐廳讓她先吃點東西,Claire 這時候才覺得,眼前的這個 Castiel 跟當年那個她所認識的 Castiel 很不一樣,多了點人性,也多了點溫柔,雖然還是一樣木木笨笨的不擅言詞像個傻瓜,但不至於是個令人討厭的傢伙。

重要的是,她還可以稍微利用他的好。

Claire: You’ve changed. The Castiel I met? He was crappy. Like, super stuck-up and a dick and you just wanted to punch him in his stupid angel face.

脫離管束中心後,Claire 只想立刻離開 Castiel 去她想去的地方,偏偏 Castiel 就是不肯就此放手,所以 Claire 只好假借上廁所當藉口,順便偷走 Castiel 的錢包。Castiel 走到櫃檯打算付帳的時候才驚覺自己的錢包已經在剛剛被 Claire 給偷走,當然也就明白 Claire 說要去上廁所只是要藉口溜走的伎倆而已。等到他追出門的時候,Claire 已經跳上陌生人的車揚長而去了。

Castiel 沒有想到 Claire 會這樣對他,一下子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打電話給 Dean。

“Dean!” 電話的那端才一接起來,Castiel 就焦急的大喊。

“Woah! Woah! Woah! Hold on, Cas! What’s going on?” 一聽到手機裡面傳來 Castiel 焦急的聲音害 Dean 嚇了一大跳,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忙著要 Castiel 冷靜下來好好的把話給講清楚。

“Claire 跑掉了!我不知道她現在跑去哪裡!” Castiel 不知所措的說著,那麼晚了一個年輕女生就這樣隨便跳上陌生人的車子,萬一出了什麼事情怎麼辦?

“你現在人在哪裡?我們過去找你,有什麼事路上再講。” Dean 電話還沒講完,人就從床上跳起來,記下 Castiel 現在所在的地點之後就掛斷電話,隨便穿了件衣服就去 Sam 的房間敲他的房門要他一起過去找 Castiel。

現在還不到晚上十一點,雖然晚上開車的路況不會很好車速不能太快,但如果十二點前出發的話明天應該十點左右可以趕得到 Pontiac。

“發生什麼事了?” Sam 被 Dean 搞得匆匆忙忙的,連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都還搞不清楚。

“Cas 說 Claire 跑掉了,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什麼事,等一下車上再問他。” Dean 一面低頭收東西一面嘟嘟嚷嚷的說著。

雖然很臨時,但是兩兄弟沒花多少時間就打理好開車出門,等到開上筆直的公路之後 Dean 才打電話給 Castiel 跟他問清楚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Hey, Cas。我已經開擴音了,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你找到 Claire 了嗎?” Dean 一面開車一面問著。

因為車子就停在餐廳外頭,所以 Claire 離開之後,Castiel 就乾脆先回到自己的車子裡面待著,Dean 打來的時候他人就坐在車子裡面。

Castiel 在電話裡面把他找到 Claire 的來龍去脈跟 Dean 和 Sam 說明清楚,包括他偷偷溜進去青少年輔導中心把 Claire 偷偷帶出來這件事情。一開始 Dean 還皺著眉頭認真的聽,不過在 Castiel 說到 Claire 偷了他錢包跑掉之後,Dean 就忍不住打斷 Castiel:

“Cas, 你打電話給我就是因為 Claire 丟下你跑掉嗎?”

“Dean, Claire 就這樣晚上坐上陌生人的車子跑掉,如果發生什麼事情該怎麼辦?” 老實說 Castiel 對這一切感到自責,如果自己沒有偷偷把 Claire 帶出來也許 Claire 現在還能夠平平安安地待在輔導中心,雖然不快樂但至少不至於陷入危險之中。“我不應該把她帶出來的。”

“別擔心, Cas。我們會找到她的。” Sam 用眼神阻止 Dean 繼續抱怨下去,直接透過手機要 Castiel 先不要擔心,有什麼事等他們過去再說。

“Thanks, 我會在這邊等。” 腦子一團亂的 Castiel 很感謝他們願意這樣趕過來幫忙,因為他實在是沒什麼方法可想了。

掛了電話之後 Dean 忍不住開始對 Sam 抱怨。

“所以現在是 Cas 被小女生甩了以後才來打電話求救嗎?” Dean 的口氣帶著些許的不滿,不知道是因為不高興 Castiel 用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驚動他們還是有別的原因。

“Come on, Dean. 你知道 Cas 不是這個意思,” 坐在駕駛座的 Sam 忍不住看了一下 Dean,這傢伙幹嘛對這件事情氣成這樣啊?這是 Cas 他又不是不知道。“而且他本來就不擅長處理這種事情”

“他根本就是管太多,都過了那麼多年,現在才要回去找 Novak 一家,遇到這種事情也是剛好而已!” Dean 依然不是很高興地撇著嘴說著。他也知道 Claire Novak 不是別人,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有點不高興 Castiel 是為了這種理由才打電話跟他求救。這擺明了 Claire 就是不想接受 Castiel 的幫忙,為什麼 Castiel 還堅持要熱臉貼人家冷屁股啊?自己貼就算了,還把他跟 Sam 都給拖下水是什麼意思?

心裡雖抱怨個不停,但是 Impala 的速度可沒有因為 Dean 的抱怨而慢下來,Sam 也很清楚 Dean 就是愛唸而已。他當然不認為 Dean 真的會去吃一個十幾歲小女孩的醋,Dean 應該只是聽到 Castiel 被一個十幾歲小女孩耍著玩心裡很不高興而已。

開了將近十個小時的車之後總算來到 Castiel 講的餐廳,一個晚上沒睡的 Castiel 聽到 Impala 的引擎聲馬上從車子裡面出來走到他們停車的地方等他們下車。

spn_0575
大老遠開著車一路過來幫 Castiel 找 Claire 的 Winchesters

Dean 車子才停好一走到 Castiel 面前就忍不住又開始抱怨,Sam 知道 Dean 就是那種刀子嘴豆腐心不抱怨會死的個性,所以也懶得阻止他,反正他要是惹 Castiel 生氣也是自己麻煩而已。

Dean: This is why you called us? This is your emergency?
Castiel: Yes.
Dean: No, Cas. An emergency is a dead body, okay? Or — or — or a wigged out angel or the apocalypse, take 3. Some chick bolting on you is not an emergency. That’s… That’s every Friday night for Sam.
Sam: Dude.

spn_0581
一下車就忍不住抱怨唸個不停的 Dean

Sam 只是稍微制止 Dean 那不正經的玩笑,不過他也不覺得 Dean 說的話有哪裡不對;但是 Castiel 對 Dean 居然說 Claire 是 some chick 十分感冒,一下子變了臉很生氣的跟 Dean 抗議 Claire 才不是什麼 chick。

Castiel: This isn’t just some chick. I’m responsible for her.
Dean: Since when? You met her once — how many years ago?

spn_0594
被 Dean 的態度搞到氣到不行的 Castiel
spn_0595
不過 Dean 覺得這根本就是莫名其妙,Castiel 跟 Claire 壓根兒就沒有關係,他不懂 Castiel 為什麼要在那邊自尋煩惱

在這裡 Dean 最受不了 Castiel 那種自認為自己對 Claire 有責任的態度,明明對方就不領情他還硬要來這套,拜託都多久了,他對 Claire 是能有什麼屁責任啊?可是 Dean 表達的方式實在是不太好,老是用那種會讓 Castiel 生氣的方式說話,所以一旁的 Sam 忍不住開口,心平氣和地反問 Castiel 如果今天讓他找回 Claire 之後,他打算怎麼做?畢竟就現在的狀況看來,Claire 壓根兒就不想待在 Castiel 身邊更不打算讓他照顧,Castiel 這樣子做也只是熱臉貼人家冷屁股而已。

Sam: Look, Cas, even if we do find Claire, then what?
Dean: She rolled you and then she ran, okay? It’s pretty clear that she doesn’t wanna play house.

Sam 在反問 Castiel 其實很委婉,沒有直接把問題點開來,他相信只要他問了,聰明如 Castiel 一定可以很清楚他在問什麼。他不想要說得那麼白是因為不想讓 Castiel 這麼赤裸裸地被拖出來面對 Claire 不甩他的事實,偏偏這個 Dean 就是沒辦法不去戳破這張委婉的薄薄白紙。

實際上,在 Sam 問出那個問題的時候,Castiel 的心裡就很明白 Sam 的考量在哪裡了,可是 Dean 後來那段有點刺激的話又讓 Castiel 的脾氣拗了起來。就算知道 Claire 不需要也不想要他的關心,可是現在不顧一切把她帶出輔導機構的人是他,至少他現在得確認她是安全的。

Castiel: I understand, but I need to know that Claire is safe, and I need your help.
Dean: …

spn_0608
Dean:你奶奶的…你這固執的死個性到底是跟誰學的啊啊啊啊?

Dean 的表情真的是徹底無言,這小子真的是從來沒有一次願意乖乖聽他的話,苦口婆心的要他不要去碰壁偏偏就是不聽,哪一次不是撞得滿頭包又讓自己心情不開心,我說 Castiel 這個性到底是跟誰學的啊???

spn_0609
好煩,我最討厭青少年了….

既然 Castiel 都這麼說了,Dean 也拿他沒辦法,他早就料到 Castiel 會是這種反應。反正人都已經在這裡了,乾脆幫他把事情處理完之後讓 Castiel 徹底死了這條心給我乖乖回家。

看到 Dean 的表情跟眼神 Sam 就知道他已經徹底投降了,所以也不用繼續花費唇舌說服 Castiel。

Sam: All right. Uh… Why don’t we go ask around at the group home?
Dean: Uh, you know what? We’re gonna stick here in case she circles back. You go ahead.
Castiel: Thank you.

Dean 想也沒想就把 Sam 給支開叫他一個人去 group home 那邊調查,反正也不會有什麼了不得的大事,沒必要兩個人都出動。不如給他點時間跟 Castiel 好好聊聊,而且他剛好也餓了。

到了餐廳之後 Dean 也沒問過 Castiel 的意思二話不說就點了兩份漢堡餐,Castiel 雖然不想吃但是也沒有阻止,反正他要是沒吃 Dean 都會幫他吃掉。

服務生走掉之後,Dean 就拿起番茄醬擠一些在盤子上好用來沾薯條,順便等 Castiel 自己開口說話,不過 Castiel 好像也沒有開口的意思,只是一直避著不看他。

“又在鬧彆扭了。” Dean 在心裡默默地想著,這個天使真的是不管想什麼都明明白白地寫在臉上藏不住。

在漢堡送來之前,Dean 也沒有開口問,只是一直靜靜的打量著 Castiel 的表情,看他的模樣也不像是在生氣的樣子。雖然剛剛才在那邊抱怨 Castiel 不該拿這種理由叫他大老遠開車過來,可是 Dean 自己也知道,就算他早就知道是這個樣子,還是會不顧一切的過來找 Castiel。

“好不容易見了面結果又不說話,剛剛還一直為了 Claire 的事情對他大小聲,靠這個見沒幾次面又偷他錢包甩掉他的 Claire 對他來講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Dean 看著 Castiel 心不在焉若有所思的表情忍不住在心裡想著。

漢堡送來之後,Dean 很開心的拿起漢堡吃了起來,不管有什麼事情,先填飽事情最重要。Dean 吃得很開心的同時,一旁的 Castiel 卻完全沒有興趣的發著呆,發了一陣子呆之後還突然拿起番茄醬認真的看了起來。Dean 知道 Castiel 心裡有話想講,可是等了半天偏偏就是不開口,光顧著在那邊看番茄醬不知道是在想什麼。

Castiel: Is ketchup a vegetable?
Dean: Hell, yes.

大口的咬下美味的漢堡,小小的漢堡,沒有兩口就被 Dean 掃進肚子裡。最後 Dean 實在是受不了 Castiel 這種拐彎抹角悶不吭聲的個性,等到 Castiel 放下手上的番茄醬之後索性開口直接問。

Dean: All right, so spill. What’s with the family reunion?

在講 family reunion 的時候,Dean 其實是有點點諷刺的心情,說老實話,他跟 Sam 才是 Castiel 的家人,不是 Claire Novak。Claire 跟 Castiel 之間的關係也不過就是他的 vessel Jimmy Novak 的女兒而已,如今 Jimmy 也早就不存在在 Castiel 的體內,他跟 Claire 之間根本就跟陌生人沒有兩樣。

硬要說有什麼牽扯的話,不過就是 Castiel 的形體長得跟 Jimmy Novak 一模一樣,Dean 不太懂 Castiel 今天到底在為了 Claire 煩惱什麼,絕對不是只有 Claire 安不安全這種關係。

Castiel: Just been… thinking about people. No problem. I’ve helped some, but I’ve — I’ve hurt some.
Dean: So you’re having a midlife crisis.
Castiel: Well, I’m extremely old. I think I’m entitled.

看到 Castiel 這副魂不守舍、眼神空洞模樣,Dean 大概也猜得到 Castiel 放不下 Claire 的原因。可是事情都已經發生了,虧欠的也虧欠了,傷害也已經造成了,就算他再怎麼歉疚也於事無補。對這種事情一直放不下,除了讓自己難過過不去之外,一點幫助也沒有。

Dean: Cas, listen to me. There’s some stuff you just gotta let go. Okay? The people you let down, the ones you can’t save… You gotta forget about ’em, for your own good.

Dean 是真的為了 Castiel 好說出這番話,以過來人的經驗好好地勸 Castiel 不要這樣鑽牛角尖。他自己反正已經做不到了也沒辦法勉強,但是他不希望看到 Castiel 跟自己同個毛病在那邊不好過。可偏偏 Castiel 這個鑽牛角尖個性不是學別人就是學 Dean,所以當他聽到 Dean 要他做這些連他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就忍不住反問 Dean 難道他會這麼做嗎?

Castiel: Is that what you do?
Dean: That’s the opposite of what I do. But… I ain’t exactly a role model.
Castiel: That’s not true.

Dean 也很可愛,很直接坦率地說自己做的事情完全就是相反的,不過他橫豎覺得也不是什麼好榜樣就算了,講的時候還沒忘記俏皮的跟 Castiel 眨個眼睛。沒想到 Castiel 聽完之後居然定定的望著 Dean 說 That’s not true

spn_0664
嘿嘿~我當然不會這麼做啦!不過我本來就不是好榜樣,沒差!

語氣雖然平淡無奇,不過卻讓 Dean 感到有點害羞很不好意思的別開 Castiel 望著他的眼睛。

spn_0668
超級不好意思…

“啊那是你情人眼裡出西施啦!” Dean 雖然心裡這樣想,嘴巴卻沒有說出口。

雖然 Castiel 從來都不會甜言蜜語,但是他總是讓 Dean 覺得自己是特別的,至少對 Castiel 這個天使而言永遠都是特別的。或許 Castiel 一直都覺得 Dean 帶給他很多,但 Dean 卻不這麼想。

因為 Castiel,Dean 開始覺得自己值得被愛,不再覺得自己是個無所謂的存在,不再像以前那樣容易陷入自我厭惡的情緒當中。

Castiel 從來沒有要求他改變或是變成別的樣子,Castiel 愛的人就是全部的他,包括他脆弱、醜陋、自我厭惡傷痕累累的樣子。不管他變成什麼樣子,Castiel 從來沒有放棄過他。只要跟 Castiel 在一起,Dean 就可以跟著他一起接納自己的全部而不是無止盡的厭惡自己,因為 Castiel 的關係,Dean 也開始學會稍微珍惜自己。

雖然 Dean 從來沒有說出口,但是他對 Castiel 的感情早就已經深到難以自拔,他還沒有勇氣開口,因為擔心自己許下無法做到的承諾;但是如果要他選擇,他寧願面對死亡也不願意活著面對沒有 Castiel 的世界。

對 Dean 來講,死亡對他來講還比較輕鬆一點。

Castiel: How are you, Dean?
Dean: Fine. I’m great.
Castiel: No, you’re not.

spn_0680
你才不好,不要騙我了
spn_0681
…討厭,在這小子面前真的是瞞都瞞不過,這傢伙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敏感啊?

Castiel 沒有說錯,Dean 不覺得他沒事,相反的,他現在對於 Mark of Cain 感到更加的擔心,有不好的預感在他的心裡悄悄的蔓延著,可是他不想用這些虛無縹緲的預感讓 Castiel 為他擔心。

Dean: Yeah, well, I’ve lost the black eyes, so that’s a plus. But I still have this.
Castiel: The Mark of Cain still affecting you?

幾天沒見,Castiel 很想知道這幾天他不在身邊的時候 Dean 過得好不好,當 Dean 一派輕鬆的說自己很好的時候,Castiel 只是用個很溫柔的眼神看著他,讓他知道他才沒有他講得那麼沒事。不知怎麼,Castiel 總隱約的覺得 Dean 好像有什麼心事沒有講,Dean 也發現自己的開朗樂觀其實瞞不過 Castiel 的眼睛。

當 Castiel 問起 Mark of Cain 的時候,Dean 突然想起今天凌晨那場惡夢,夢中橫陳的屍體跟血的觸感還歷歷在目揮之不去。

Castiel: Dean?

看到 Dean 有點失神,Castiel 忍不住叫了聲 Dean 把他的思緒給喚回來。

Dean: Cas, I need you to promise me something.
Castiel: Of course.
Dean: If I do go dark side, you gotta take me out.
Castiel: What do you mean?
Dean: Knife me, smite me, throw me into the freakin’ sun. Whatever. And don’t let Sam get in the way, because he’ll try. I can’t go down that road again, man. I can’t be that thing again.

聽到 Dean 拜託他答應的事情,Castiel 的心一下子涼了半截,他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承諾?他怎麼有辦法親手手刃 Dean?

spn_0732
聽到 Dean 的請託,Castiel 緊緊的抿著不想答應
spn_0733
Dean 給了 Castiel 一個讓他十分為難的任務,並且要他承諾

“Dean,到底發生什麼事?I can’t–” Castiel 眉頭深鎖的看著 Dean,他實在沒辦法就這樣答應他。

“答應我。” Dean 用著堅定的眼神看著 Castiel,強迫他做出強人所難的承諾。

“Dean,” Castiel 深吸了一口氣,但是眼神難掩內心的焦急。“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我們會找到除掉 Mark 的方法。”

“Cas,我不是說我要放棄,我只是說萬一真的沒辦法,你要答應我這件事。” Dean 認真的看著 Castiel 的雙眼,用著有點苦澀的笑容試圖讓 Castiel 不要那麼擔心,但是顯然一點用也沒有。“萬一事情真的走到最壞的結果,我希望你能夠解決掉我,不要讓我繼續下去。”

聽著 Dean 的話,Castiel 的雙唇抿得緊緊的,眼睛裡面隱約可以見到一點點閃爍的淚光,Dean 看了也有點不捨,不過他得硬著心腸讓 Castiel 答應他這件事。

“答應我,Cas。” Dean 再一次懇求 Castiel 答應他的要求,他知道 Castiel 不可能拒絕他的要求。“我不想要有任何人再因為我受傷害。”

“我可以答應你,” 咬緊了牙關,Castiel 深吸了一口氣,定定的看了 Dean 好一陣子總算說出這句話。“但是前提是我們所有方法都用盡,而且你不能放棄。”

聽到 Castiel 這麼說,Dean 總算露出放心的笑容。他知道他們一定會盡全力找出所有能夠救他的方法不讓事情再度重演,Dean 當然希望能夠找出方法繼續活下去,他只是希望 Castiel 能夠答應他,如果最後的結果不是他們想要的,至少不要讓他再一次變成惡魔去害更多無辜的人。

我不想再傷害任何無辜的人了。

“我不會放棄。” Dean 微笑著答應 Castiel,順便拍拍他的手臂要他不要太擔心。如果現在不是在外頭,他很想直接給 Castiel 一個擁抱讓他不要想太多,可是因為他們是在餐廳,所以只能像這樣輕輕地拍拍手臂安撫 Castiel 的心情。

他們沒有坐太久就走出餐廳回到 Castiel 的車上等 Sam 的消息,其實 Dean 心裡很清楚,這個時間點 Claire 再度出現在這裡的機率幾乎趨近於零,他只是想要找個藉口把 Sam 支開跟 Castiel 獨處而已。

Dean 坐在副駕駛座跟 Castiel 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聊到前天在 Hibbing 的案子,也聊到 Jody 和 Donna,不管是什麼事情,Castiel 都很有興趣的聽著。除了 Dean 和 Sam 之外,Castiel 認識的人類還活著的並沒有幾個,也很少有機會接觸到 Dean 的朋友,所以 Castiel 很喜歡聽 Dean 講這些事情。

“Jody 跟 Donna 感覺都是很好的人。” Castiel 有點羨慕的說著,Dean 的朋友感覺都是很有趣的人。

“之後有機會會把你介紹給他們認識。” Dean 整個人很放鬆的靠在副駕駛座,歪過頭看著 Castiel 笑笑的說著,左手在駕駛座中間輕輕地握著 Castiel 的右手。

Castiel 靜靜的看著 Dean 漂亮的眼睛,心裡還在為 Dean 剛剛要他做的那個承諾感到擔心,雖然他什麼都沒有說。Dean 也帶著笑靜靜的看著 Castiel 輪廓分明的臉,他知道 Castiel 還在想剛才的事情。

Dean 突然坐起身,確定四周沒人之後就冷不防地抓住 Castiel 風衣的衣領把他拉向自己給了他一個溫柔的吻。

“相信我,我比誰都想要好好活下去。” Dean 在 Castiel 耳邊很溫柔的說著。他沒有想要放棄任何活下去的機會,現在的他比任何時候的他都想要好好的活下去,他只想要讓 Castiel 知道這一點。

“We will figure it out.” Castiel 認真的看著 Dean。“Together.”

上一篇:Castiel & Dean – They are my responsibility
下一篇:Castiel & Dean – (待續)

2 thoughts on “Castiel & Dean – I am not your father

    • 好讚的文,兩個人都朝好爸爸的路前進。雖然你寫得很辛苦,可是我們看得好感動喔。謝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