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el & Dean – The Next Step

(前面缺的我日後會再補,剛好從這邊開始有些事情讓我突然有點靈感想要寫下來)

其實處理完話劇社的案子後,Dean 是有很認真的想過 Sex 這件事情,因為 Marie 的那句 You can’t spell subtext without… S-E-X

說老實話,在經歷過好長一段時間的休養放空,加上這幾個小案子的暖身,過去那段熟悉的日子似乎又再度回到 Dean 的生命裡頭。從惡魔變回人之後,Dean 有好一段時間就像是被徹底掏空般毫無元氣,因此當時 Castiel 有特別在 bunker 多待了幾天和 Sam 一塊兒輪流顧著 Dean,不過等到 Dean 的情況穩定後,Castiel 又和 Hannah 一起出去為了天堂的爛攤子而奔走。

一切好不容易上軌道之後,Dean 卻變得很難得才能見上 Castiel 一面,難得見上面又來匆匆去匆匆的說不到幾句話,唯一不變的,就是每天那透過電話遙遠又觸摸不到的關心跟問候。

躺在床上,一隻手枕著自己的枕頭,Dean 呆呆地仰望著手機螢幕通話紀錄上 Cas 的名字,猶豫著是否要打通電話給他。他們三個多小時前才通過電話,可現在獨自一人待在房間又不由自主地開始想念起 Castiel 傻乎乎的模樣,這樣想起來,上次見到 Castiel 好像是好幾個禮拜前的事情。

“Jeez… I’m freaking miss him now." Dean 放棄的放下手機,閉上眼深深的嘆了口氣在心裡默默地想著,沒辦法,這種發情高中生才會說的肉麻蠢話無論如何也沒有勇氣說出口。

這幾天,日子就跟過去一樣平淡無奇。都是一些不大不小的案子,他的身體感覺十分正常健康沒什麼異狀,整天吃好睡好;Castiel 暫時得到新的 grace 不至於令人擔心;地獄天堂跟人間都像是沒事般好好的各自運作著;唯一停滯不前的,就是他跟 Castiel 的關係。

他們在一起雖然已經有一段時間,擁抱過也接過吻,也睡在同一張床上過,但 Dean 卻連 Castiel 的鎖骨以下都沒親眼看過,了不起只有在視訊畫面裡面看過他若隱若現掩蓋在浴巾底下的上半身。並不是 Dean 沒有想過要更進一步,而是當時 Castiel 的狀況不允許他更進一步。

現在不一樣,Castiel 拿到嶄新的天使電池狀況好到不需要他擔心,眼下自己也生龍活虎健康無比,世界好好地運轉著沒有什麼天大的災難需要他去抓頭煩惱,Dean 真是搞不懂,為什麼都已經看不到任何阻礙他們在一起的理由後,到現在他跟 Castiel 的關係卻依舊還是僅止於此毫無進展?

“難道是我不夠主動?" Dean 皺著眉認真的反省著,不過到底要從哪裡開始主動?

如果 Castiel 是個普通的女人,對 Dean 而言,要把上床根本就是一片小蛋糕,他的腦袋都已經有一套 SOP 了!可偏偏他面對的是個又傻又呆的笨蛋天使,那套調情的把戲對 Castiel 而言根本就起不了作用。而且說老實話,他也沒有辦法看著一個長相帥氣滿臉鬍渣的男人說出那套肉麻煽情的噁心話。

靠,連起個頭都辦不到,後面是要搞屁啊?

“唉…" 不知不覺中,Dean 又默默地嘆了口大氣。

“What’s wrong with you?" 房門口冷不防傳來 Sam 的聲音,Dean 一下子被嚇到跳起來坐在床上,只見 Sam 手裡拿著咖啡,半靠在門口瞇著眼看著 Dean。

“Wha…What?” Dean 有點尷尬地清了清喉嚨。

Sam 沒有走進房間的意思,只是靜靜地瞥了一眼被 Dean 扔在床上的手機,雖然距離太遠看不出 Dean 打算打給誰,但是他臉上還是立刻露出一副什麼都懂的表情。Dean 一看到 Sam 的眼神,馬上就把手機欲蓋彌彰的給抓到手裡。

“Nothing." 說完這句話,Sam 就拿著咖啡轉身離開。他早就看穿 Dean 的腦袋在想什麼,一通電話要打不打在那邊嘆氣老半天,用咖啡渣想都知道是想打給誰,Sam 才沒興趣夾在他們中間當電燈泡。

確定 Sam 離開之後,Dean 一下子鬆了口氣,不過低頭一看卻發現剛剛那一抓,一不留神已經撥了電話給 Castiel。

“Hello?" 電話裡傳來的不是 Castiel 的聲音,而是一個好像聽過卻不太有印象的女人聲音。

難道是…

“…Hannah?" Dean 不是很確定的反問著,他知道 Castiel 這陣子都是跟 Hannah 在一起。

“Dean Winchester," 也不知道是否是自己多心,敏感的 Dean 總覺得電話那一頭的聲音好像突然冷淡了起來。"你找 Castiel 有事嗎?"

“妳拿 Cas 手機做什麼?" 雖然壓抑著不滿,但是 Dean 的口氣明顯透露著不爽,為什麼這個女人可以碰 Castiel 的手機啊?

“Castiel 不在房間,我想說你打來應該是有什麼重要事情,所以就幫他接起來了。" Hannah 有點故意的說著,"要我找 Castiel 來聽嗎?"

奇怪,這女人講話的方式聽起來很有禮貌,但口氣怎麼就是這麼討人厭啊!?還有,Castiel 不在房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這段時間這女人都跟 Castiel 住同一間房間嗎?

“妳跟… Cas 一間房間?"

“是啊,” 聽到 Dean 一副很介意的問,讓 Hannah 也忍不住帶點故意的笑笑回答。雖然她不至於討厭人類,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會忍不住想做些事情說些話讓 Dean 這傢伙不好過。

Castiel 為了你吃了不少苦頭,一兩句話讓你心情不痛快也是剛好而已吧?

果不其然,電話那頭的 Dean 沈默了幾秒鐘後就很唐突的掛了電話,Hannah 聳聳肩後就像個沒事人般的把手機放回 Castiel 的風衣口袋裡面。真可惜,她原本還以為可以再酸個 Dean 幾句的說。

掛上電話後,Dean 坐在自己的床上好一陣子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對於 Castiel,他相信自己絕對可以百分之百的放心,但是對於 Hannah,他卻沒有辦法這麼放心。

Dean 知道,Hannah 喜歡過 Castiel。

雖然 Castiel 說他已經婉轉但明確的當面拒絕了 Hannah,可閱人無數經驗老道的 Dean 還是沒辦法完全不去介意。不過怎麼說他都已經是個心智成熟的大人,吃這種無聊的飛醋實在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加上 Hannah 也曾經在 Castiel 最脆弱無助的時候幫過他,若非 Hannah 這樣無怨無悔地一路跟著 Castiel,他跟 Castiel 也沒有辦法再度重逢。

當 Castiel 說要跟 Hannah 一起去找尋留在人間的天使時,其實 Dean 的心裡並不是很樂意,可是他還是表現得一派輕鬆毫不介意的沒有表示任何反對的意見,最多只有叮嚀 Castiel 要記得每天聯絡。現在想起來,Dean 就忍不住咬牙後悔當初支持 Castiel 跟那女人一起離開的蠢決定。

“馬的!現在是什麼狀況啊!!??” Dean 一整個無名火起的在房間咆哮著。

被 Dean 掛電話的 Hannah 一個人待在旅館房間沒事找事做的四處看看,走進明亮乾淨的浴室裡後她忍不住開始好奇,淋浴這件事情對人類來講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之前她曾經問過 Castiel 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可是她始終找不到機會親自體驗一下淋浴的感覺,一來是找不到適當的機會,二來也是覺得一個天使做這種事情好像有點愚蠢。

“反正現在也沒事,不如來試試看。” Hannah 脫了衣服,帶著好奇的心情關上浴室門,親自體驗了一下淋浴的感覺。

站在蓮蓬頭底下,Hannah 花了點時間找到她感覺最舒服的水溫,認真的享受著熱水包圍自己皮膚的奇妙感受,漸漸地,她好像開始能夠理解,為什麼淋浴對很多人類來講都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不只是她的身體因為熱水的溫度而感到徹底的放鬆,淋浴的同時,她似乎也能感受到另一個靈魂在她的體內逐漸變得稍稍地放鬆不再那麼緊繃抗拒。

她花了好一段時間沖澡後才穿著整齊全身乾爽地走出蒸氣蒸騰的浴室,才出來沒多久,Castiel 就表情認真的拿著電腦和一疊資料推開房門走了進來,人才走進來也沒時間喘口氣就逕自把蒐集到的資料認真的貼在牆壁。

“我不懂,” Hannah 看著牆上密密麻麻的資料跟照片,歪著頭無法理解的問著。”這種調查方法有用嗎?我可以很快地找出這些人的資訊。"

“事實上,我發現這種調查方法比你所想的還要有效。” Castiel 一面專注的整理資料,一面帶著微笑的說著。”而且除了知道他們在哪裡,我更想知道他們現在在過什麼樣的日子,我不希望上次的事情再次發生。"

Hannah 知道 Castiel 指得是什麼事,所以也沒有再繼續說什麼。她不像 Castiel 那樣對這些細瑣的事情有這麼多感覺,但是她願意去試著理解這一切,也許當有一天她能夠明白 Castiel 的感受的時候,她跟 Castiel 的距離可以更近一點。

他們花了很多時間整理資料,一點一滴地把手邊的資訊有系統的串接出來,Castiel 好像也漸漸可以從中理出一些頭緒。

連著幾天,他們不是窩在旅館房間不眠不休的討論,就是外出東奔西跑的找那些流落在外的天使們。遇到短暫空閒的時候,Castiel 也沒忘記要打電話給 Dean,不過奇怪的是,Dean 一直沒有接他的電話。

“奇怪,是在忙什麼案子嗎?“ Castiel 看著手機在心裡默默的納悶著,Hannah 則是坐在車子裡頭一語不發的偷覷著不遠處的 Castiel。

事實上,此時此刻人在 bunker 的 Dean 不但沒有在忙,還一派悠閒的一面吃東西,一面沒完沒了的玩著手機,不時還會露出令人不舒服的暗爽表情。雖然有看到 Castiel 的來電顯示,但因為心裡還在為了 Hannah 那件事情嘔氣犯疙瘩,Dean 才會選擇不接 Castiel 的電話,打算暫時冷落他一陣子。

憑什麼他在外頭跟女人開房間,自己卻在家裡像白癡一樣傻傻的等他電話?這個臭天使難道真覺得自己沒行情到這種程度非他不可嗎?

“Dean,” 正在看書的 Sam 忍不住開口問。“你幹嘛不接電話?”

“有嗎?” Dean 嘴巴塞滿食物,口齒不清的搪塞著,頭也不抬的繼續滑著手機。

Sam 放下手中的書,盯著 Dean 的眼睛,眉毛高高的挑起無聲地反問著。他一早就覺得 Dean 哪裡不對勁,成天抱著手機滑來滑去的,走到哪滑到哪,整個人一副亢奮無比費洛蒙過度分泌的發情模樣,偶爾還會出現一兩聲輕挑的笑聲。本來還以為應該是他跟 Cas 在那邊情話綿綿捨不得放手,但現在看起來好像又不太是這麼一回事。

“What?” 看到 Sam 的表情,Dean 不顧嘴巴裡面還塞著食物就雙手一攤口齒不清的抗議著。

Sam 沒有說話,雙手抱胸歪著頭認真的盯著 Dean,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可是稍微想一下之後,他好像隱約可以猜得到 Dean 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勁。

“Cas 最近還好嗎?” Sam 冷不防迸出這句話,害 Dean 差點被自己來不及吞下去的三明治給噎到。看到 Dean 的反應,Sam 就知道自己猜對了,Dean 的陰陽怪氣果然是跟 Cas 有關,看來那通刻意被 Dean 忽略的電話應該是 Castiel 打來的。奇怪,Castiel 最近也沒回來,昨天以前 Dean 也沒有那麼陰陽怪氣,他們應該沒什麼機會吵架啊!沒頭沒腦的 Dean 到底是在生什麼氣?

“果然是跟 Cas 有關,你們又怎麼了?” Sam 嘆了口氣重新拿起書本。

如果事情跟 Castiel 有關,Sam 一般來講都不會太過問什麼,畢竟他不想要從 Dean 口中聽到什麼會讓自己耳朵爛掉或是不舒服的事情,可是 Dean 這副陰陽怪氣的模樣讓他更加感到迫切的不舒服。

“他很好,不需要擔心。” Dean 把頭撇到一邊,有點酸酸的說著。

“隨便你們。” Sam 拿起書本跟咖啡,默默地走回自己的房間懶得理 Dean。這兩個都幾歲人了,怎麼一有事情還是像笨蛋高中生一樣鬧脾氣啊?

隔天一早天還沒亮,Sam 就被 Dean 以案子為理由從溫暖舒適的床上給挖了起來,睡眼惺忪地陪著 Dean 沒什麼休息的連開了好幾個小時的車驅車前往康乃狄克州,不過快中午的時候,Dean 突然說自己開車開得有點累,臨時決定到附近的一個小鎮稍微休息一下。

“餐廳?” 車子才一停下,Sam 就滿腹疑問的問著 Dean。

“嘿!辦案子前,當然要先填飽肚子。” Dean 二話不說的熄火下車,一臉期待的說著。“走吧!Sammy!”

Sam 一臉疲憊地下了車,從出發到現在就沒吃什麼東西的 Sam 的確是感到飢腸轆轆,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整件事情好像哪裡有點不對勁。都已經開車開到這裡,離目的地也沒剩多少距離,幹什麼要中途停在這裡休息不繼續開下去?更何況,這家餐廳看起來也就是很普通的一家餐廳,還是一家賣牛排的餐廳,什麼時候開始,Dean 會特別選在牛排餐廳吃午餐?

牛排跟啤酒送上來之後,Sam 把握時間讀著關於案子的資料,Dean 則是一面吃著牛排,一面緊盯著從坐下到現在都沒有離手的手機。

Sam: What? This? Um, cattle deaths a few towns over? A demon possibility or something?
Dean: No, it says right there. It’s probably just ’cause of the drought.
Sam: So, what are we doing here?
Dean: Uh, reason’s right on your plate. Lizardo’s porterhouse — U.S.D.A. prime. It’s the only place between Connecticut and the bunker you can get a decent steak under 10 bucks.

你就為了牛排拉著我開了八個小時的車來到這邊?還有,你的手機是有什麼毛病?從坐下開始到現在一直沒完沒了地響個不行。

Sam: Dude, you are blowing up. Who is that?
Dean: Ah, it’s just, uh, you know, these alert thingies.
Sam: For what?
Dean: You know, monster…stuff.

“你個狗屁啦!騙人沒當過 hunter 嗎?” Sam 心裡暗罵著,冷不防伸手搶走 Dean 像花痴一樣叮叮噹噹響個沒完的手機。拿過來一看,Sam 驚訝到下巴差點掉下來。

Sam: You’re on a dating app?
Dean: Yeah, and you know what? Don’t knock it until you try it.

看到 Dean 一副春風得意掩不住暗爽心情的模樣,Sam 打心裡覺得這傢伙真的是幼稚到要人命,跟 Castiel 鬧脾氣不接電話就算了,還上去交友網站泡妞!?眼前這個三十好幾的男人到底是不是我哥哥啊??

而且 Sam 才看了幾則訊息後就覺得這女人一定有問題,我說這個 Dean 到底懂不懂網路世界到底是怎麼運作的啊?哪個正常的女人會對一個素昧平生剛認識沒多久的網友說出 Oh, baby, whatever you want. I’m burning up just thinking about you. 這種活像是閣樓雜誌和三流 A 片裡面才會出現的台詞啊?

顯然 Dean 到現在還是改不掉他那種搞不清楚現實世界和色情網站差別的毛病。

Sam: It’s like a, uh — like a Penthouse letter.
Dean: Yeah. Is that bad?
Sam: No, it’s not bad, Dean. It’s too good to be true.
Dean: I’m sorry, is it — is it so hard to believe that an attractive, red-blooded, American female could be interested in someone like me?

“現在是怎樣,我有這麼沒魅力嗎?也不看看當年有多少女人願意上來倒貼我!” Dean 內心不服輸的抗議著。Cas 有辦法在外頭招蜂引蝶,我就只是個沒魅力的中年大叔嗎?我今天就要讓你瞧瞧,我還是有辦法讓這個 “Shaylene” 為我神魂顛倒的!

不過當 Sam 正打算對 Dean 婉轉解釋網路世界的殘酷時,抬頭卻見到 “Shaylene” 一身低胸深 V 緊身洋裝搖曳生姿的走進餐廳找人,高高擠出來的性感乳溝讓然感覺好像可以讓她夾著冰淇淋吃冰看電視不用手。Sam 一副下巴就要掉下來般傻眼的看著這位長髮妞,見到她一進餐廳就對著 Dean 露出燦爛笑容的打招呼,才赫然驚覺原來 Dean 拖著他繞遠路繞上八個小時的車壓根兒就不是為了什麼狗屁案子或是好吃的牛排,純粹只是打算跟眼前這個性感大胸部美女上床而已。

Sam: We — we detoured eight hours so you could get laid?

Dean 臉上露出得意的笑臉,很帥氣的掏出錢放在桌上,還順便交代 Sam 不用等他後就拍拍手起身朝著美女走去。順手摟住美女的腰後,還特地轉頭過來對著 Sam 一臉小人得志的模樣招搖地走了出去,留下 Sam 一個人傻眼的呆坐著。他真不敢相信,Dean 居然為了和一個女人上床特地把他大老遠載過來之後就這樣丟包在這鳥不拉屎烏龜不靠岸的小鎮餐廳裡!?

這世界真是太殘酷了,Sam 忍不住一臉陰暗的想著。

送走 Issac 後的 Hannah 和 Castiel 再度回到旅館房間,因為 Castiel 花了很多時間去了解這些天使墮天後在人間生活的狀況,所以這幾次親自去說服天使回到天堂的時候都沒有遇到太多的阻礙和反抗。

才剛坐到床上屁股還沒坐熱,Castiel 立刻打開電腦上網搜尋下一個天使的訊息,他想快點讓這整件事情告一段落回去 bunker,所以只是皺著眉一刻也不停歇地忙著。

雖然找回天使的目前為止都還算進行得相當順利,但 Castiel 心裡一直掛念著 Dean,這幾天打電話他都沒接,留言也沒回,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當 Castiel 專心認真地看著牆上的資訊,一個人自顧自的和 Hannah 討論時,回旅館沒多久就想要沖澡的 Hannah 早就在一旁旁若無人地脫起了衣服。Castiel 話還沒講完,回頭就看到上半身脫個精光的 Hannah,頓時語塞差點說不出話。

Castiel: Hannah?
Hannah: Yes?
Castiel: What are you doing?
Hannah: I’m taking a shower.
Castiel: Um…We don’t need to shower.
Hannah: I know.

Castiel 完全搞不懂 Hannah 為什麼要在這個節骨眼洗澡,他也搞不懂為什麼洗個澡要在他面前把衣服脫光光。雖然 Hannah 是個天使,但是肉體畢竟是個活生生的女性,Castiel 實在沒有辦法坦然自若的面對沒穿衣服光溜溜的女人,和 April 那場徹夜激情纏綿的記憶還鮮明地留在 Castiel 腦海裡,肉體的觸感,肌膚的柔軟度,以及相擁時的溫度,這些身為人類時才擁有的特殊感覺,就像是烙在他的腦幹上般令人無法忘記。

確定 Hannah 進去浴室之後,Castiel 回到床上繼續看著電腦,但是眼睛看著螢幕,腦袋卻完全無法專心思考。

Castiel 放棄般的放下手中的電腦,從大衣口袋中掏出手機,不意外地,手機上依然看不到 Dean 的回電,不知道 Dean 最近究竟在忙些什麼。他再度撥了電話給 Dean,可是電話的那一頭卻依舊無人接聽,Castiel 只能再度對著永遠不會有回應的語音信箱講話:

“Dean,最近還好嗎?有空打個電話給我,我很擔心你。”

除此之外,Castiel 也想不出還能說些什麼,他慢慢地收起電話,發呆般地坐在床邊眼神呆滯的看著沒有人的虛空。

他一直在避免去想 SEX 這件事情,身為人類的那段期間所經歷過的各種情感,只有性慾所帶來的反應是他無法用理智控制的。那是最接近人類原始的本能,就像是存在在每個細胞基因當中般無法抹滅。Castiel 在作為人類的那段時間,初次經歷那段令他意亂情迷到無法思考的性愛後,他的體內某個開關就像是被打開般很難再度關上。即便他已經變回天使,可以不需要吃東西、不需要洗澡、不需要睡覺,但是他心裡很清楚,不需要不代表不想要。

在 Dean 變成惡魔離開他們消失不見的那段時間裡,獨自一人閉上眼虛弱的躺在床上時的他,曾經不只一次想要被 Dean 擁抱,想要被他溫柔的親吻觸摸,想要回到他熟悉的味道,甚至想要更多。可是每一次只要出現這種慾望,Castiel 就會突然皺起眉頭用力地把這種念頭趕出自己腦袋裡,因為他實在沒有辦法想像,他跟 Dean 會像他跟 April 那樣出現那種激情纏綿的關係。

可是他跟 Dean 難道可以這樣一輩子走下去卻永遠不想這件事嗎?

他認識 Dean 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當然也很清楚他過去是什麼樣的一個人。不過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Castiel 已經看不到過去那個動不動就可以跟看對眼的女人上床的 Dean。就算是被他抱在懷裡躺在床上溫柔的吻著,兩人也就是這樣斯斯文文毫不踰矩的直到 Dean 出現小小的熟睡鼾聲。雖然 Castiel 打心底喜歡被 Dean 那樣溫柔擁抱疼愛的感覺,但他偶爾也會不經意的想,究竟是 Dean 沒有性慾還是只是單純地對「他」沒有這樣的慾望?

Castiel 不敢去想這個問題,因為他害怕 Dean 的答案是他最害怕聽到的那個。雖然 Dean 曾經對他說他並不介意自己這副男人的 vessel,可是他也承認自己還是喜歡女人。

“如果真的要發生性關係,Dean 應該還是會比較喜歡跟女人吧?” Castiel 在心裡認真的想著。

人被 Dean 獨自丟在餐廳的 Sam,因為沒事做只好先繞到小鎮上的一家咖啡館裡面看書消磨時間等 Dean 出現,反正這傢伙爽完之後就會打電話給他才對。

“搞什麼鬼,要找女人自己過來就好,幹嘛把我騙過來。” Sam 一臉不爽的對著書本自言自語。

想到這裡,Sam 就突然認真的開始納悶了起來。他從剛剛就一直覺得哪裡不對勁,現在想想這種感覺更加強烈,對啊,Dean 找女人幹嘛還特地把他帶到這裡來?

他仔細的回想剛剛 Dean 的一舉一動,特地繞了大半天的路開八個小時的車找他來他們約好的餐廳,還沒坐下手機就開始叮叮噹噹的響個沒完,接著又在他面前一臉春風得意的摟著美女去開房間,不管 Sam 怎麼想,都覺得 Dean 是有意無意地在高調給他看。

問題是,高調給他看幹嘛?

這傢伙難道以為這把年紀上交友網站證明自己比他還有魅力或女人緣他就會心生嫉妒嗎?又不是高中生,這種無聊的行為也未免太幼稚了吧!誰會在乎他跟幾個大奶妹上床啊!?

Oh, crap.” Sam 突然咒罵了一聲。

是啊!他根本就不是那種會在乎 Dean 跟幾個女人上床的人,只要不要讓他看到髒東西讓他眼睛長針眼,Sam 才不會管 Dean 的性生活美不美滿,所以 Dean 打一開始做這些事情的目的本來就不是讓他在乎用的;他真正盤算的,是要讓 Sam 把他知道的這些事情告訴 Castiel。

靠!你也他馬的心機太重了吧!?這樣設計你的弟弟?

“我就偏不講,看你要撐到什麼時候” 知道 Dean 在玩什麼把戲之後,Sam 的臉上出現一抹賊賊的笑容。他才不要介入他們兩個之間,更不可能被 Dean 拿來當作跟 Castiel 鬧脾氣的工具,反正他是不會管這件事情,有本事就自己想辦法解決。

打定主意之後,Sam 就繼續認真的看他的書,不過很意外地,才沒看幾頁書,就接到 Dean 打來的電話,Sam 十分意外的挑了挑眉毛把手機給接了起來。

“大情聖,你不覺得你結束得太快了嗎?” 電話一接起來,Sam 就忍不住酸了 Dean 一下。

“閉嘴,我們有 case 了。” Dean 沒好氣的說著,接著馬上就把 Motel 的地址告訴 Sam 讓他立刻趕過來。

掛了電話後,Dean 咬了咬牙,忍不住覺得自己是不是受到了什麼奇怪的詛咒還是怎樣,不過就是想找個女人快活一下也可以遇到案子,這豈不是跟金田一走到哪裡都會遇到死人是一樣的衰小嗎?

Sam 花了點時間趕到 Dean 說的 Motel,才走進去就看到那個大胸部的美女坐在床邊,床單整整齊齊的沒有被睡過的感覺。

“幹嘛?” Sam 一頭霧水的問著。

Dean 看著床邊的美女,簡單扼要地把事情的始末解釋給 Sam 聽,聽完 Sam 也不免覺得太過巧合,他有想過這女人可能本來就不是什麼正經女人,要不要前,要不就是要性,但是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個女人要的東西居然這麼不單純:

靈魂?

Castiel 跟 Hannah 在確認下一個目的地之後,就迅速地整理好一切準備離開旅館出發。到了大廳,Hannah 要 Castiel 先到外頭開車,自己退房結完帳之後就會出去外頭跟他碰面,沒想到,正打算結帳的時候卻遇到 Caroline 的丈夫 Joe 千里迢迢的追到她面前。

Joe: Caroline. Uh… I — I put an alert on your credit card. Saw a charge here. I drove all night.

Hannah 看到眼前這個男人期待又心慌的神情,她可以感受到體內的靈魂激動求救的情緒,看來 Joe 不可能立刻離開,她一時之間也很難想出什麼像樣的理由對 Joe 解釋她為什麼要不告而別,為了不要影響到其他客人退房,Hannah 只得跟櫃台人員解釋,然後帶著 Joe 先回到房間談。

本來 Hannah 是希望 Joe 可以聽她的話離開讓她走,這樣兩邊都不會太難過,但沒想到 Joe 一直不肯放棄的苦苦勸她回家,用盡各種方式懇求 Caroline 跟他一起回家。Hannah 不可能對他據實以告,但是也想不出讓他對自己死心的藉口。

她看得出 Joe 因為 Caroline 的不告而別傷心欲絕四處奔走,不肯放棄的想盡辦法要找回他心愛的妻子 Caroline,這一年來所有的擔憂和憔悴都寫在他的臉上,沒有刮乾淨的鬍子,深陷的眼窩,沒空修剪的頭髮。這個男人是打從心裡的深愛 Caroline,自己卻這樣剝奪他的幸福。

Caroline 犧牲的並不是自己的人生,而是她和她所深愛的家人的人生,Hannah 實在沒有辦法跟他說出自己並不是 Caroline 而是某個附身在她身體上的天使這種話,可是她還有任務必須完成,她需要繼續找到其他四散各地的天使。

Joe: Caroline, you’ve been gone a year. Disappeared. I don’t know what’s happened to you, I don’t know who’s gotten into your head, but something’s going on, and I’m not walking away till I know what.
Hannah: Well, there is a reason, an answer for all of this.
Joe: Th-then tell me.
Hannah: I can’t. You wouldn’t understand.
Joe: Then I’m not going anywhere.

Caroline 那個被困在黑暗深處的靈魂,像是感受到 Joe 的急切一般,在她的體內不住的吶喊著,加上 Joe 又不肯就此放手,Hannah 的心就像是被揪緊般難以呼吸,正當她不知道該怎麼打破這樣的窘況時,在車上等得不耐煩的 Castiel 冷不防推了房門進來。

Castiel: I waited at the car, but the desk man said —
Hannah: Castiel. This is Joe… my husband.
Castiel: Oh? Oh.

聽到 Hannah 說這位是她的丈夫時,Castiel 一時之間還很納悶的想說妳是哪時候多了個丈夫,直到 Hannah 一直不住地對他使眼色,Castiel 這才明白眼前這個男人是 Caroline 的丈夫。

Castiel 本來是想要盡量冷靜地讓 Joe 明白,不過這麼突如其來的狀況,就算已經是經驗老到的他,也不知道這會子該怎麼辦比較好,只能在 Hannah 的身邊呆站著。

Joe: Who is this guy?
Hannah: He…Uh…
Joe: You saying you’re…together?
Hannah: What?

本來 Hannah 還想不出該怎麼解釋她跟 Castiel 之間的工作(以及手足)關係,沒想到她還沒開口,Joe 卻已經給了她一個很好的理由。雖然當下聽到 Joe 說他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讓 Hannah 感到十分錯愕,不過她還是很機靈的打蛇隨棍上的故意牽起 Castiel 的手假裝她跟 Castiel 在一起。Castiel 雖然一臉僵硬出現三條線,但是還是選擇乖乖閉上嘴不敢亂說話,沒辦法,這種事情他實在是很不擅長啊!

Hannah: Yes. I left you. For him. He’s the reason.
Joe: No. No, I don’t believe it. This guy? You? No, there’s something… You’re not that kind of person, okay? You wouldn’t do that. You couldn’t do that.

看到 Hannah 牽起 Castiel 的手說出那番話,Joe 的內心雖然有點難以置信,但是基於他對 Caroline 的了解以及眼前這男人的蠢樣,男人的直覺告訴他,這兩個之間應該什麼都沒有發生才對。

因為發現 Joe 壓根兒就不買單,Hannah 只好豁出去的把 Castiel 抓過來強吻。

Castiel 的唇就跟想像中的一樣柔軟,也跟想像中的一樣讓她依戀不捨,可是也同時讓 Caroline 的靈魂發出無聲的尖叫跟絕望的哀求,這些過去不曾感受過的情感,徹底撼動了 Hannah 一直相信的理智和信念。

放開 Castiel 之後,Hannah 漂亮的藍眼睛怔怔地望著他,好一陣子無法移開自己的視線。這是第一次她和 Castiel 如此接近,這個吻又是這麼的美好,可是她的心,卻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心痛。那份心痛,明明是屬於 Caroline 的,卻是如此強烈地傳達到 Hannah 的心裡,就連 Castiel 也可以清楚感受到 Hannah 內心的動搖。

Hannah: I’m sorry. Let’s go.

雖然對 Joe 和 Caroline 感到抱歉,但是 Hannah 還是決定帶著 Castiel 離開。

這一次,Joe 果然沒有跟上來,Hannah 知道,她的舉動已經徹底地傷害了眼前這個傷痕累累的男人。離開 Motel 之後,他們開了很長的一段路,但是一路上 Hannah 都沒有開口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窗外吹著風。Castiel 看了 Hannah 很多次,但是他始終沒有打破沈默,雖然他心裡很清楚,在經歷過剛剛那件事情之後,他們得找個機會聊聊。

Castiel: At some point, we have to talk about what happened. The, uh…

到了加油站加油的時候,Castiel 總算開口打破沈默。

Hannah: He wouldn’t listen, Castiel. He wouldn’t let me go. I didn’t want to hurt him. I could’ve erased his memories, but… It didn’t feel right. I thought if he truly believed we were together, he’d give up. And it worked. So, why does it feel so bad?
Castiel: You did the right thing. You hurt him, but you gave him a reason, something he could use to move forward and make sense of his loss. I had to take my vessel from his family — twice, actually. Jimmy Novak. He was a good man. He was married, had a daughter…Claire.
Hannah: And?
Castiel: And it was difficult, but necessary. The mission comes first — always.

Hannah 的內疚 Castiel 也曾經有過,但是他一直不想去想這件事情,因為早在他第一次被 Raphael 打成肉醬的同時,Jimmy 就已經徹底死掉了,即便他現在還是以 Jimmy 的外型出現,可他的體內早已沒有 Jimmy 的靈魂。

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聽到 Jimmy 的聲音,這是他這麼長時間以來第一次想到 Jimmy 還有他的家人。

說老實話,他那番安撫 Hannah 的台詞連他自個兒都不會相信,什麼 the mission comes first,他比誰都清楚,他做的這一切,跟 mission 一點關係也沒有。但是除了這些天使的陳腔濫調,他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新穎說詞可以讓 Hannah 釋懷。

可就在 Castiel 以為自己已經成功安撫 Hannah 後,加完油一抬頭卻發現 Hannah 已然不見蹤影,他只得先把車停在加油站的角落,四處去尋找 Hannah 的下落。找了很久,最後總算在一個小小的木橋上找到 Hannah 望著潺潺溪流的孤獨身影。

Castiel: What’s going on?
Hannah: I’m sorry, Castiel. I’m not going with you. I’m done.

一開始聽到 Hannah 這樣說的時候 Castiel 還十分不解,但當他看到 Hannah 堅定的眼神,Castiel 就知道分別的時候要到了。

這段時間,他跟著 Hannah 不斷奔走尋找四散的天使,讓他找回了過去還是天使的那份熟悉感覺。單純為了任務,為了使命,為了天堂,跟著兄弟姊妹一起朝著目標努力著。還記得剛認識 Dean 的時候,他也是這樣和 Uriel 毫不遲疑精準的執行了一個又一個的任務。

能夠在 Dean 的身邊固然很棒,但有時候會讓他忘記了自己是為什麼而逗留在人間。

沒有任務,沒有非完成不可的使命,更找不到任何為自己而前進的理由。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裡,Dean Winchester 是那個唯一足以讓 Castiel 一直堅持走下去的理由。對於已經不屬於天堂的他而言,Dean 就像是他的全部,當 Dean 有需要的時候,他可以不要命的付出一切去努力,只因為 Dean 需要他;但像現在這樣天下太平 Dean 也平安順利的時候,Castiel 就會沒來由的覺得自己一無是處顯得十分多餘。

世界不需要他也能轉動,天堂沒有他也順利運作,Dean 不需要他也能吃好睡好,Winchesters 不需要他也能夠 hunting 解決任務,突然之間,Castiel 對一切好像徹底的茫然沒有目標,沒有人真的非他不可,他也沒有被需要的感覺。

就算已經跟 Dean 在一起,他也不想要黏著 Dean 成天繞著他打轉,他更不想成天無所事事地坐在家中等他回來。他是天使,是上帝的軍人,不是家庭主婦;家庭主婦至少還有個家有個小孩可以照顧,在 bunker 他除了當圖書管理員之外根本就沒有別的事情好做,更不用說幫助世界幫助別人了。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Castiel 發現只要自己一直待在 Dean 的身邊,就會不由自主的胡思亂想,再不然就是鑽牛角尖的開始想些負面的事情,多多少少也是因為他對自己和 Dean 的關係還是有點不安。再繼續這樣待下去,一定會逼得兩人面對 SEX 這件事情,Castiel 沒有勇氣去想 Dean 的反應和答案,所以乾脆像鴕鳥一樣把頭埋起來盡量不要去想。

因此他才會在 Dean 身體狀況稍稍好轉後就毅然決然地決定繼續和 Hannah 一同外出尋找那些因為墮天而逗留在人間的天使們,即便不管從什麼角度來看,這都是個可有可無的任務,可至少透過這個小小的任務,Castiel 可以讓自己的生活有一點不一樣的目標。

不過現在看來,這個目標又要消失了。

Hannah: It’s hard letting go… of a story, a mission. But what of the humans whose lives we sacrifice in the name of that mission? What of them? We always said the humans were our original mission. Maybe it’s time, Castiel — time to put them first.
Castiel: Where is all this coming from?
Hannah: Being on earth, working with you, I’ve felt things. Human things — passions, hungers. To shower, feel water on my skin… to get closer to you. But all of that was nothing compared to what I felt when I saw him. Her husband — his anger and his grief. And Caroline was inside of me, screaming out for him, for her life back. These f-feelings, they aren’t for me, for us. They belong to her. I know it’s time to step aside. Goodbye, Castiel.

Castiel 很捨不得 Hannah 就此離開。這段時間,他感覺到他在做對的事情,他在幫助別人、幫助天使、甚至幫助天堂。雖然他離開天堂很久了,但是那裡始終都是他的家,也有他永遠都無法割捨的感情。他的心情很矛盾,他想要繼續和 Hannah 完成這項任務,但是 Hannah 所說的這些話,一再的挑起他對 Jimmy 的歉疚。

他無法阻止 Hannah 的離開,他也必須再度離開熟悉的兄弟姐妹,他還不知道自己的下一個目標在哪裡,但此時此刻的他,只能選擇放手讓 Hannah 走,然後送 Caroline 回到她的家人身邊。

Castiel 先帶 Caroline 去吃點東西後就開車送她回家,一路上他和 Caroline 一句話也沒有多說,畢竟現在說什麼都顯得十分多餘。他只是靜靜的看著 Caroline 吃東西,讓他在路上好好的安靜休息。看著她和自己的家人擁抱重逢,Castiel 也想起了 Jimmy 的家人以及他對死去的 Jimmy 的承諾。

雖然有點晚,但也許現在是他履行承諾的時候。

上一篇:Castiel & Dean – (還沒寫)
下一篇:Castiel & Dean – Sex, for the very first tim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