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el & Dean – He felt misunderstood

這篇文章讓我寫得有點痛苦,因為我從頭到尾就一直在反省跟質問自己真的認為這樣嗎?真的認為有發生這些事嗎?可是我想來想去,還是覺得只剩下這條路可以讓後面的事情變得有合理的解釋。

結果一寫下去就更痛苦,啊…因為我有很多字眼不喜歡拿出來用啊!一用了就會有下流的 fu,所以還得想辦法斟酌字句搞半天。

唉,這也是我為什麼一直拖拖拉拉不肯把這篇 PO 出來的原因,其實現在還是有點遲疑,但總覺得醜媳婦還是得見公婆,總不能整篇空白直接跳到下一篇。(還好,就目前來看,後面應該是暫時還不會有類似的事情要寫,只剩下那通令 Dean 亢奮到精神奕奕不用睡覺的神秘電話而已。)

看的人要有心理準備,這篇也許會讓人臉紅紅。

***

問到自己想要的事情之後,Castiel 也跟著 Dean 和 Sam 四處走動著,想看看是不是有什麼可疑的人混在其中。不過因為看了很久也沒有任何蛛絲馬跡,於是三人又不知不覺地走回到當初那個拷問室。

屍體已經被處理乾淨,整個拷問室空空蕩蕩的只剩一張椅子孤零零的放在中間。Dean 蹲在椅子前面仔細的看了看,但是卻完全看不到有什麼遺留下來的線索,整個現場乾淨得跟沒發生事情一樣。他嘆了口氣再度站起身,回頭看了看 Sam 是不是發現什麼,不過 Sam 也只是搖搖頭。

Dean 不死心的又再度看了看四周,接著視線就停留在人站在門附近,卻盯著椅子發呆很久的 Castiel。

“Cas?" Dean 忍不住喊了他一聲想說他看那麼出神是在看什麼。"你在看什麼?"

“Dean,我想要跟 Gadreel 單獨談談。" Castiel 抬頭看著 Dean,靜靜地說出了這句話。話才一說出口,Dean 就瞪大眼睛看著他,連原本站在門口附近東查西看的 Sam 也忍不住驚愕的看著 Castiel。

“你瘋了嗎?" Dean 忍不住提高了音量,朝著 Castiel 前進了幾步。"你是打算跟 Gadreel 談什麼?談外交選項嗎?"

“Dean,這是一個機會,也許我可以說服 Gadreel —" Castiel 話還沒說完,就被 Dean 給打斷不准他再繼續說下去。

“我說不准!" Dean 很突然的吼了 Castiel。這小子怎麼就是學不乖,內奸還沒找出來就急著要往外送死,他到底是以為自己可以跟 Gadreel 那種人談什麼啊?

見到 Dean 發脾氣,Sam 很識相的覺得自己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在場比較好:"Dean,我到外面等你。" 說完頭就微微往 Castiel 的方向偏了偏,給了 Dean 一個表情要他好好講不要在那邊跟 Castiel 吼來吼去的。

等到 Sam 出去之後,Dean 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右手插著腰,左手捏著眉頭很受不了的對 Castiel 說:"Cas,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那麼輕易相信任何人了?"

“Dean,聽我說。" Castiel 走上前一步很認真地看著 Dean 的眼睛,希望他能夠心平氣和的好好聽他說。"Gadreel 也許並沒有我們所想的那麼糟,他治療過 Sam,救過你,救過 Charlie。如果沒有他,我今天不會站在你眼前。"

“但是他在我面前親手殺了 Kevin!" Dean 再度提高自己的音量,一想到 Kevin 的死,Dean 的憤怒情緒一下子又升高了起來。Kevin 是多麼的無辜,為了幫他們,他的人生都被毀了,最後還落得這樣的下場!

“Dean,如果這是 Metatron 給他的命令呢?如果這全是因為 Metatron 要殺掉先知的計謀呢?" Castiel 很認真的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他知道 Dean 聽了之後可以判斷這一切到底合不合理。

“就算是 Metatron 的命令,也不代表 Kevin 的死不關他的事。" Castiel 說得是很有理,Dean 也知道這背後大有可能都是 Metatron 搞的鬼,可是要他相信 Gadreel 完全沒有傷害 Kevin 的意思,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的。

他親眼看到 Gadreel 是多麼冷酷的動手殺害 Kevin,臨離開時還在他身上放了一張黃色的字條,是什麼樣的人會做到這種程度?

如果 Gadreel 真的像 Castiel 講得那樣,他大可以選擇不要濫殺無辜,可是他在動手的時候連一點掙扎都沒有。

“Dean,我也曾經誤信 Metatron,看看我最後所犯下的錯。" Castiel 用著無奈又悔恨的表情靜靜的看著 Dean。

他是過來人,他知道 Metatron 所擅長的那一套,基本上,這個老頭根本就是個利用人的天才。當時的他,也在他的蠱惑之下,一直堅信自己是在做對的事情,堅信自己是在幫助天堂,結果他卻成了毀滅天堂的元凶。

“也許 Gadreel 也只是在重複我所犯過的錯。" Castiel 看著 Dean 靜靜地說著,他可以明白 Gadreel 的心情,就剛他當時急切的想要彌補一切為天堂做些什麼是一樣的。只不過他們這份急著贖罪的心,卻成了被別人利用的最大弱點。

“你不一樣,你不會濫殺無辜。" Dean 不同意 Castiel 把自己跟 Gadreel 放在一起討論,基本上 Castiel 跟那個傢伙是完全不一樣的好不好!

“Dean,當我試圖扮演上帝的時候," Castiel 很平靜地說出這些話,但是 Dean 聽得出來,他的心裡還是有著難以彌補的悔恨跟自責。"我所害死的無辜性命,並不比 Gadreel 少,更不要提我現在所帶來的混亂。"

“我所做過的事情比 Gadreel 還要糟。" Castiel 最後並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他知道 Dean 會幫他講話,幫他辯解,幫他解釋,但是再多的解釋都沒有辦法改變這樣的事實。

He felt misunderstood.

他也曾經這麼想過,他也曾經這麼認為過,他彷彿可以看到 Gadreel 重覆著走著他一路走來的足跡,踏著他的腳印,犯著他曾經犯過的錯。

看著 Castiel 帶著自責的雙眼,那雙美麗的眼睛,已經很久都掙脫不開悔恨的枷鎖。雖然 Castiel 現在已經不再尋死,雖然因為 Dean 和 Sam 對他的包容讓他願意暫且把贖罪的心情放下,但是他一直都隱隱約約的感覺到,在他的心裡,還是沒有真的完全放下這件事情,否則也不會一直認為自己有責任要扛起這些重擔。

God、Leviathans、一直到 Metatron,即便 Castiel 犯過很多的錯誤,但是 Dean 一直都看得到 Castiel 那顆單純到近乎天真的心;他總是想要做對的事情、總是想要幫助人幫助天使幫助他們。也許常常因為太相信別人而犯錯,但是不管 Castiel 怎麼說,他都不可能把 Castiel 跟 Gadreel 看成同樣的人。

“Cas,你不是 Gadreel。" Dean 上前一步,抓著 Castiel 的肩膀,很認真地看著 Castiel 的眼睛,再度強調一次。"你跟他沒有半點相似的地方。"

“Dean,我跟 Gadreel 唯一不同的地方只有你。" Castiel 看著 Dean 好一陣子之後,用著極為平靜的語氣說著。從那雙森綠的眼睛裡面,Castiel 看到 Dean 對他的不捨,他很清楚,這世界上唯一讓他跟 Gadreel 不同的地方,只在於他有 Dean Winchester,而 Gadreel 什麼都沒有。

明明說不過 Castiel 也說服不了他改變主意,但 Dean 還是不肯答應,他不想讓 Castiel 自己一個人單獨去找 Gadreel,他不想要讓 Castiel 一個人冒這麼大的風險。

“你那麼想去是嗎?Okay!那我跟你去。" 因為實在是拗不過 Castiel,Dean 勉強有前提的答應 Castiel 的要求,但是他要跟著過去以免 Castiel 受到傷害。"我可以不要出現。"

“Dean,讓我單獨跟 Gadreel 談談。" Castiel 想也沒想就拒絕了 Dean 的提議。他不能讓 Dean 陪他一起過去,雖然他知道 Dean 是因為擔心他才希望這麼做,但這樣一來事情只會變得更加複雜。他之所以會決定單獨跟 Gadreel 會面,也是因為至少他跟 Gadreel 之間目前還沒有任何私人恩怨存在,比較能夠心平氣和地談事情。

“Cas,你知道我辦不到。" Dean 很掙扎的搖著頭,為難地看著 Castiel。"我不能讓你一個人過去,這太危險了。"

“相信我,Dean。" Castiel 的眼神中帶著懇求,認真的看著 Dean 的雙眼,希望他能夠多相信他一點。

Dean 閉上眼,在心裡絕望的掙扎著。他沒有辦法放心地讓 Castiel 自己一個人過去,但是他又阻止不了。他並非不相信 Castiel,他是不相信 Gadreel 和 Metatron 不會傷害 Castiel!

最後 Dean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很勉為其難地接受 Castiel 的要求。認識這麼多年,他太了解 Castiel 的脾氣,也很明白的知道 Castiel 絕不會因為自己的幾句話就輕易改變主意,只能伸手把 Castiel 拉到自己的懷裡,緊緊的抱著。感受著懷中的溫暖體溫,聞著 Castiel 身上那淡得幾乎察覺不到的舒服味道,只有這一刻,他才能能感到稍稍的放心。

就算 Gadreel 不是壞人,沒有傷害 Castiel 的打算好了,躲在他背後的 Metatron 也難保不會利用 Gadreel 來藉機傷害 Castiel,難道他們現在真的只能指望 Gadreel 那看不見的良心嗎?

在知道自己不可能阻止 Castiel 獨自過去後,Dean 至少希望他能夠平平安安的全身而退,他放開 Castiel 低著頭定定的看著他的眼睛,很認真的叮嚀著:"Cas,只要有任何危險,就立刻用 angel mojo 離開,你聽到了嗎?"

不用 Dean 特別叮嚀提醒 Castiel 也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他現在唯一擔心的反而是自己身上的這個 grace。這幾天下來,Castiel 很明顯地感覺到 grace 的力量很明顯的正在減弱消逝當中,坦白講,他自己也不能保證這個 grace 還能夠撐多久。

Castiel 點點頭答應著,試圖給 Dean 一個安心的微笑,接著又有點依戀的靠回去 Dean 的身上,兩手環在他的背上輕輕的抱著,低聲地對 Dean 說:"謝謝。"

他很感謝 Dean 對這整件事情的諒解,angel army 還有 Gadreel,畢竟這是他一直以來最在乎的事情。Castiel 這幾天早已被沈重的壓力壓到喘不過氣快要窒息,甚至一度認為自己沒有辦法繼續前進下去,即便看到盼望許久的 Dean 出現在眼前,Castiel 除了情緒激動的抱緊他之外,也依然在壓抑自己的情緒繃緊自己的神經想辦法不要讓自己失控。

可是此時此刻像現在這樣靜靜的靠在 Dean 的懷裡,Castiel 感受到的是久違的放鬆與平靜,他突然發現那份獨自擔在肩頭上的沈重壓力無形當中好像減輕不少。從見面到現在一直都有著忙不完的事情,直到現在,他們才有獨處的時間,這讓 Castiel 更捨不得離開 Dean。

Castiel 抱著 Dean,靜靜的靠在 Dean 身上 ,手裡觸摸著熟悉的衣服布料,聽著他的心跳聲,耳際感受著他真實的氣息,Castiel 這一刻才有時間想起自己有多麼渴望想要看到 Dean。

“Dean,我很想你。" Castiel 閉上了眼,很安心的低聲說著,說完他把臉埋在 Dean 身上,聞著他身上那令人想念的熟悉味道。

親耳聽到 Castiel 在他的耳畔這麼低語著,遠比透過手機還要讓人腦袋充血,只見 Dean 那已經抬起一半準備溫柔回抱 Castiel 的雙手瞬間停在半空中不知道該作何表示,理智好像突然不翼而飛一般,腦袋裡除了嗡嗡的血流聲之外就再也聽不見任何外界的聲音,只剩下不受大腦控制的身體憑著感覺在動作。

Castiel 話才說完,就被一股突如其來的力量推向後方,他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就被 Dean 一把抱住硬生生的給壓在拷問室門邊的水泥牆上,鈍重的撞擊聲,讓人在外頭不遠處的 Sam 也不禁緊張了起來。

“Dean?" Castiel 錯愕的看著 Dean 的眼睛,一雙藍色眼睛睜得大大的。他還沒來得及開口問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Dean 火熱又令人思念無比的嘴唇隨即壓了上來,不讓他有任何機會開口。

“Dean!" 外頭的 Sam 一聽到聲音本來想要衝進來阻止他們開打,不過才一走上前,就發現透過拷問室那極為不清楚的玻璃隱約看到兩個幾乎已經分不出界線的人影。

Sam 歪著頭仔細去看,這兩個人影,不管怎麼看,都不可能是在…打架。

“Damnit." Sam 在心裡暗罵了一聲後,隨即讓自己退到看得到門卻看不到門裡面狀況的安全距離,免得撞見什麼不該撞見的東西。

Dean 雙手捧著 Castiel 的臉,摩挲著他的頭髮跟鬍渣,腦袋像是著火般無法收拾。他應該要住手,他應該要等更好的時間,他應該要在一個更適當的地點,他應該要就此打住,可是他們之間根本沒有任何餘裕;太多的事情阻擋在他們之間,太多的意外剝奪他們相處的時間。他們這段時間幾乎都被迫得分隔兩地,Castiel 忙著找 Metatron,他則是忙著處理 Abaddon 和 Mark Of Cain,更不用說眼下這個時刻,Castiel 花在和他的天使軍隊相處的時間根本就遠比和自己相處在一起的時間還要來得長。Dean 很清楚,錯過了這個時間點,下一個吻勢必又是遙遙無期的等待,他不想再讓理智告訴自己該怎麼做、不該怎麼做

那句聽起來不怎麼特別的 “Dean,我很想你" 讓連日來的思念像潰堤的洪水般令人招架不住,Dean 放任自己的情感恣意奔竄,讓自己的唇忠實地反映著自己內心那已經被理智壓抑許久的強烈慾望。

這份感情已經讓他等了太久、失去太多次,現在的他早已沒有足夠的耐心告訴自己要繼續這樣安份守己的等下去。

Castiel 一開始因為這一切來得太倉促,所以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一雙眼睜得大大的全身顯得有點僵硬。不過 Dean 溫熱的唇讓他卸下了緊張的神經,沒一會兒他就毫無防備的閉上眼,微微抬起原本因為緊張而縮著的下巴回應 Dean 的吻,並且不自覺的讓自己往 Dean 的懷裡多靠了一點。小小的動作和回應,就像是在鼓勵 Dean 放火燒房子一樣令人煞不住腳。

人在外頭一直神經緊張頻頻張望等候兩人自己出來的 Sam,不住地在心裡冒著冷汗,說老實話,他真的不覺得這種隨時都會有人出入的拷問室是親熱的好地方,不過他實在沒有興趣很不識相地打斷他們兩個。

果不其然,也才過沒幾分鐘,Sam 就發現走道傳來其他人的腳步聲,他暗叫一聲不好,才回頭就看到一個陌生的女天使遠遠的朝著他走過來。

“Commander 在哪裡?" 女天使走到他眼前,向四周打量了一下,態度不是很客氣地朝著一個人的 Sam 問。Sam 也不敢看門口的狀況,只能吞了口口水,挺直身體很冷靜地對她說 Castiel 正在跟人討論事情,手很隨便地揮了一下,不過心裡卻七上八下的暗罵 Dean 怎麼還不快點出來。

“討論?" 女天使有點奇怪又很懷疑的盯著他看,眼神當中可以看到她毫不顯示的不屑。老實說,這些天使對他們的態度真的是讓人打心裡的不喜歡。"和另外一個人嗎?"

女天使才說完就逕自朝著 Dean 他們所在的拷問室方向走去,Sam 只得想辦法走在她的前面,看能不能幫那兩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擋一擋,拖延一點時間順便打 Pass。

快走到拷問室前面的時候,Sam 突然轉身用自己的身體擋住女天使的視線,用著他確定裡面那兩位也可以清楚聽到的音量對天使說:

“我覺得你最好在這邊等他們自己出來,他們剛剛…呃…吵得蠻兇的。"

說完 Sam 就很勉強地擠出一個尷尬的微笑,意思就是 Castiel 現在心情不會太好,所以我勸你識相一點不要自己跳進去隨便惹毛你們家的 commander。接著動作很自然地往門上靠了一步,就像個守衛一樣站著,很順勢的用自己高大的優勢把玻璃門給擋了起來,這下子女天使不管怎麼看都不可能看到裡面發生什麼事情。

“靠我真是個天才。" Sam 靠上去以後忍不住在心裡 YES 了一聲,現在能做的就是祈禱裡面那兩個快點給我死出來。

被擋在門外的女天使很不滿地看著 Sam,但是除了雙手抱胸橫眉豎目的看著他之外也拿他沒辦法,兩個人就這樣站在門外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著。

幸好這樣的尷尬只大概維持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Sam 就如同皇恩大赦般的聽見門裡面傳出開門的聲音,連忙閃開站到一邊,隨即就看到 Dean 兩手插在口袋裡像是沒事人一樣的走出來。

Dean 抬頭看了看 Sam,臉上的表情沒什麼特別,很專業的擺出平常那副 FBI 探員問案的死臉;除了嘴唇粉紅到有點令人討厭到想要上前賞他兩巴掌以外,倒是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不過什麼都了然於心的 Sam 還是等不及的馬上抿緊了嘴,狠狠的給了 Dean 一個很有殺氣的眼神外加"我真他馬的想扁你“的表情。

不過隨後走出走出拷問室的 Castiel 就沒有 Dean 那麼會演,他出現的時候,三個人都不約而同的看了過去。就算不用太認真看,也看得出他很明顯就是神色不太對,眼神飄飄的焦距沒有很集中,泛紅的嘴唇稍稍打開感覺有點犯傻,整個人看上去就只有"恍神"兩個字可以形容,只要不是瞎子都可以看到 Castiel 的不對勁。

看到 Castiel 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Sam 馬上轉頭過去再次狠狠的瞪著 Dean 用眼神無聲地罵他。

“靠你剛剛到底是在幹嘛啊!!?" Sam 無聲地罵著。

“馬的你以為我是誰啊?幾分鐘的時間我是能幹嘛!!!??" Dean 也無聲的抗議著。

“Sir?" 女天使皺著眉頭就要走上前關心,不過 Castiel 只是反射性的退了一下,不讓她有任何機會靠近他。不只是女天使感到有點錯愕,就連人站在一旁的 Dean 跟 Sam 都忍不住有點小小的驚訝。

“呃…你也犯不著做得這麼明顯吧?" Dean 跟 Sam 不約而同地在心裡嘀咕著,還好他們是強壯耐打的天使,換成普通的小女生應該早就哭了吧?雖然有點不太應該,但是 Dean 的心裡還是不免覺得 Castiel 的反應有點好笑。

大概是覺得自己有必要解釋自己會什麼會有這種反應,Castiel 看了看 Dean,又看了看 Sam,接著才神色有點不定的告訴她:"我沒事,只是有點累。"

說完又下意識的看了一下 Dean,眼神一直在刻意的迴避不想跟女天使眼神相會。

Castiel 的感覺還沒能完全平復下來,他也不像 Dean 那麼懂得掩飾自己的感覺,為了不讓其他的天使察覺到自己的異樣,只能用這種方式盡量和他們保持距離。坦白講,他不認為這裡面有哪個天使可以接受他跟 Dean 之間的關係。Castiel 深吸了一口氣,吞了吞口水,儘量讓自己冷著一張臉,一語不發的從 Winchesters 身邊經過。兩兄弟見到 Castiel 一聲不吭的離開,也就很自然地跟了上去,丟下那個女天使,和 Castiel 一起走回辦公室。一路上除了 Sam 和 Dean 躲在後頭拼命交換眼神互相數落對方之外,三個人都沒有開口說半句話。

上一篇:Castiel & Dean – See, you don’t think anybody’s lying
下一篇:Castiel & Dean – I Know Him Too Well!

8 thoughts on “Castiel & Dean – He felt misunderstood

    • 唉,那個該死的吻讓我天人交戰一整週…我心裡一直在想,啊是有必要要寫到這樣嗎?然後腦袋裡面就會有個小小的聲音說:有必要,給我寫!

      但是後續效應要等到 Dean 打完 Abaddon 之後才會看得到,好煩。

      話說好消息是,經過好幾天的滾動,我居然在昨天晚上幫行李袋想出一段合理的情節,我本來已經要放棄,直接註解說劇組拿錯行李袋給 Jensen,可是我怎麼想都不覺得劇組會犯這種錯誤。他們拍完戲,誰用什麼東西一向標示得清清楚楚的,怎麼可能特別把給 Castiel 用的行李袋錯拿給 Dean?

      怎麼想都覺得不合理,一定是有發生什麼事情才會這樣,結果昨天第 N 次寫的時候居然很意外地接上去,一整個讓我好驚訝。

      寫這種東西也會驚喜連連的啊?

  1. 不須要忐忑,兩情相悅就会自然發生;
    其實我想破頭都想不通旅行袋的時候,我也想過:就當是劇組弄錯,不過,怎可能有這樣低智商的錯誤呀?!XP

    • 真的,那個錯誤真的是不管我怎麼想,都覺得低能到不管怎麼想都不可能會發生啊~~~XDDDDDD

  2. 其實你寫的很美啊,一點也沒有下流的感覺,,不用怕啦,用力的給她寫下去,,,,要是Dean再不主動一點,笨天使會一直在原地踏步不敢前進,那這段感情那天才會開花結果啊

    ^_^

    • 感謝 Sam 在外頭插花,這樣我寫著寫著快要寫過火的時候就把鏡頭轉到外面那個等到像熱鍋上螞蟻的 Sam,但用多了偶爾我自己也會有一種“幹嘛轉鏡頭啊!!!”的感覺~XD

      Sam 真難為…:D

      其實這整件事裡面很恐怖的就是,每一次只要發生一次這種事情,Castiel 就會學,Dean 只要做過一次、說過一次,Castiel 就會學起來。所以要是多來個幾次,就會爆衝了,這就是為啥我真的覺得 Misha 前幾天特別問 fans 說:What do you think if Dean and Cas have sex? 這句話並不是沒有道理的(不要懷疑,他老兄真的問了,不是影迷問他)。

      關於這件事情,我自己也有 tweet。說真的,9×18 以前我壓根兒不認為這種事情會發生,但是現在,我打心裡相信他遲早會發生,而且以現在這種速度來看,只要 Castiel 的 vessel 沒問題(所謂的沒問題就是沒有大損傷、沒有昏迷、沒有昏睡、沒有一碰就痛痛、沒有一上床就有死掉之虞的狀況),應該會很快發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拔鍵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