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el & Dean – I Wanna See You

接下來幾天,又陸陸續續地抓到幾個疑似 Metatron 手下的可疑分子,可是因為他們的位階都不高,所以不管 Castiel 怎麼拷問都沒有辦法問出更多的訊息,這讓總是親自負責拷問的 Castiel 感到異常的焦躁。

“Sir?" 紅衣服天使不解的看著走出拷問室的 Castiel,這場拷問開始還不過十分鐘,為什麼 Castiel 現在就走出來?

Castiel 神情疲倦,聲音不帶任何感情地說:"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說完就丟下一切離開。

他把自己鎖在辦公室裡面,拉上百葉窗一個人什麼也不想看,只是靜靜的悶在辦公室裏頭。

窗明几淨,照明充足的辦公室裡堆著四散的書跟資料,Castiel 環顧四周看著滿滿的資訊跟地圖,心裡一陣厭煩。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照這種進度來看的話,再給他兩個月的時間也不可能找得到 Metatron 的下落,而他現在連多待兩天都覺得想要發瘋。

他突然像是想到什麼般,從口袋拿出手機查看,發現有三通 Dean 的未接來電,Castiel 想了一下,卻發現自己完全記不起來上次打電話給 Dean 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於是他也沒多想就按下回撥按鈕,撥了通電話給 Dean。

“嘿!Cas!" 電話響了四五聲之後 Dean 那邊才接了起來,聲音壓得低低,聽起來有一點異樣,隱約之間還聽得到 Dean 那邊出現輕輕關門的聲音。Castiel 看了看時間,才驚覺現在已經快要凌晨一點。整個辦公室一直都不分晝夜燈火通明,不需要睡覺外加好幾天沒外出的 Castiel 早就失去了正常人該有的時間感。

“抱歉,Dean。我沒注意到時間," Castiel 帶著歉意說著,自己這麼晚還打電話過去。"你在外面嗎?我可以明天再打電話給你 —"

“嘿!嘿!不要掛我電話," Dean 趕忙阻止 Castiel 那自以為體貼他的舉動,照他這種忙法,明天他一定又會忘記打電話。"我跟 Sam 現在剛到芝加哥,這裡有個案子。你那邊還好嗎?我打了幾通電話你都沒接。"

“抱歉,Dean,因為有點忙。" Castiel 無力的說著,Dean 很明顯地感覺到 Castiel 的心情不是很好。

“怎麼了?你聽起來糟斃了。" 因為實在是有點冷,Dean 縮在外套裡,決定溜到 Impala 裡面跟 Castiel 講電話。"最近都在忙什麼?"

“Torture。" Castiel 心情惡劣的吐出了這個字,這就是他最近的寫照。

“Torture 誰?天使嗎?" Dean 皺了皺眉頭,在 Impala 不算大的座位上轉側了一下身子,想要找個舒服點的姿勢慢慢的跟 Castiel 聊聊。

Castiel 嘆了口氣,把最近發生的事情一古腦兒的全告訴 Dean,大概是因為心情真的超煩,Castiel 講話的速度比平常快了不少,言語中也伴隨著焦躁的情緒。Dean 也沒有打斷他,就讓他盡情宣泄,結果 Castiel 居然可以一口氣講二十幾分鐘,就連 Dean 也很難得見到 Castiel 這麼多話的時候。

“我真的很不想這樣做,但是我別無選擇。" Castiel 最後嘆了口長長的氣,用這句話做了個結語。雖然還是不太快樂,不過此時此刻的他,口氣已經比剛開始的時候還要來得好一點,沒有那麼沮喪鬱悶。

“Cas,有時候,我們得需要做一些不想做的事,甚至得變成另外一個人。" Dean 靜靜地說著,這句話不只是對 Castiel 說,也是在對自己說。

兩人霎那間都沈默了下來,接著 Dean 突然換了個輕鬆的口氣反問 Castiel:"你知道我們心情很不好的時候都會做什麼嗎?"

“不知道。" Castiel 一面說一面搖了搖頭。

“我們會說出來。" Dean 的口氣裝得一副像是小老師一樣,不過這句話完全是放屁,因為他心情不好的時候明明就是喝酒,才不是找人聊聊把話說出來。但總不能教 Castiel 一天到晚買醉,只好說這種違心之論。"你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打電話給我,說一說就會好一點。"

“我心情不好也會找你。" Dean 補上這一句,雖然沒有多講什麼,但是他自己卻不自覺的想起之前第一次和 Castiel 接吻的事情,又開始心跳加速了起來。

Castiel 在電話的這端無聲的微笑著,雖然沒有說話,可是心情已經變得完全不一樣。

“我很想你,Dean。" 兩人在電話裡面沈默了很久都沒有人開口,後來 Castiel 才這樣淡淡的說著。

雖然曾經當過短暫的人類,不過本質上是天使資質又天生駑鈍的 Castiel 其實不知道什麼叫做撒嬌,可最奇怪的是,這傢伙明明也說不出什麼漂亮動人的句子,卻又會三不五時像這樣用簡單的語句,平鋪直述的對 Dean 表達出自己的情感。這種連當事人都毫無自覺又不著痕跡的撒嬌方式,比起一般的撒嬌還要來得要人命。

Castiel 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放得很輕,沒有什麼特別的起伏,嗓音明明既不甜美也不夢幻,卻還是聽得 Dean 口乾舌燥臉紅心跳的產生一種 Impala 裡面氧氣不足的錯覺。

可是實際上的情形是,對 Castiel 來講,除了這短短的一句話,他還真不知道有什麼話可以表達他對 Dean 的想念。

“我知道," Dean 挪動了一下身子,清了清喉嚨說著。他雖然有試著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自然鎮定,不過隔著衣服他還是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心在突突的跳。

電話的那頭,Castiel 沒有再繼續說下去,只是像往常一樣輕輕的笑著。大概是因為笑得時候很靠近手機,Dean 這端聽起來的感覺就像是 Castiel 的唇靠在他耳朵邊輕聲淺笑一般,讓他耳朵不自覺的開始發熱,一路熱到脖子跟臉頰去。

自從上一回和 Castiel 視訊之後,不知怎的,明明也沒分開多久,可是這兩天只要一想到 Castiel,他就會滿腦子有股衝動好想把這個小傢伙一把拉過來緊緊地抱在懷裡,無時無刻都想要聽到他的聲音;偏偏這個大忙人天使又不知道在忙什麼鬼來著的,電話沒空打就算了,打電話給他也沒空接,害 Dean 一個人悶到快要爆炸。 Crowley 和 Abaddon 又沒消沒息的,為了不讓自己的腦袋閒下來有空在那邊東想西想的把自己逼瘋,才隨手找個案子來辦,免得把自己搞瘋。

這段時間,Mark of Cain 偶爾會佔據他的思緒,讓他突然變得異常渴望 The first blade,遇到這個時候,Dean 多半是咬著牙想辦法撐過那段時間,強迫自己把這種感覺趕出腦袋。後來他發現,只要可以不要一天到晚想 The First Blade 這件事情,日子其實跟平常沒什麼太大的不同。

所以 Dean 都會儘量不要讓自己有機會去想 Mark of Cain 的事情,可是總有沒案子辦的時候,閒著的時候 Dean 也不是那種會看百科全書拼命思考讓自己腦袋忙著的人;結果就變成,腦袋一空下來沒事的時候,幾乎都是在想 Castiel 事情,越想就變得越想。

當你去回想一個甜蜜的回憶時,它只會變得更加甜蜜,甜蜜到讓你無法自拔。

這回好不容易聯絡上 Castiel,本來想說講講電話聽聽 Castiel 的聲音,自己渴望見到 Castiel 的心情會稍稍緩和一點,但是這句 “我很想你,Dean" 加上後面那貼著電話的輕笑聲後座力實在是有點大,害 Dean 的腦神經一下子迴路中止完全沒辦法思考,只能無聲的深深吸了好幾口氣,想辦法控制自己的大腦不要想一些有的沒有的蠢事。

Hum…感覺 Dean 還蠻忙的,一下子渴望 The first blade,一下子渴望 Castiel。

“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Dean 試圖轉移話題,讓自己的注意力回到正經事上面。"需不需要我跟 Sam 過去幫忙?"

“幫忙 torture?不。" Castiel 想也沒想就拒絕了,他打電話來不是為了拜託 Dean 做這種事情的。"我想我目前還可以處理。"

“你確定?" Dean 又問了一次,如果 Castiel 真的做不來這種事情,大可以找他幫忙。Dean 自己也知道,Castiel 的個性實在是不太適合做這種事情。

“就像你說的,有時候我們需要變成另外一個人," Castiel 咬咬牙認真的說著,決定選擇面對這件事情,他知道自己別無選擇必須要變成另外一個人,戴上一張冷酷的面具。"如果真的需要你我會再跟你說,但是目前我還可以處理。"

聽見 Castiel 這樣說,Dean 其實有點不捨,可現實是,他們的世界總是有太多的事情逼得他們不得不用殘酷的方法去面對。要是可以有選擇,他也寧願選擇不管,但是現在的他,也已經被逼到別無選擇的地步。雖然他很希望能夠多少幫上 Castiel 一點忙,不過既然 Castiel 堅持暫時不需要他的幫忙,他也只能暫時不去插手,在一旁默默的支持著他。

至少 Castiel 不是獨自一人面對這件事,這讓 Dean 還不至於太過擔心,雖然他的心裡其實很懷疑那些混蛋天使到底能夠幫上多少忙。

Dean 其實有考慮是不是有必要提前結束這個案子去找 Castiel,可仔細想想,他居然到現在都還不知道 Castiel 人在哪裡,就算想要過去至少也得先問清楚他的地址吧?

“Cas,給我你的地址,案子如果辦完有空,我會看看能不能和 Sam 一起過去找你。"

Castiel 很快的把地址告訴 Dean,Dean 記下來之後有特別說明他不確定現在這個案子會拖多久,但是他會盡快處理掉。"有什麼事情,隨時打個電話跟我,ok?"

“嗯,有什麼發現我會跟你聯絡。" Castiel 靜靜地說著,停了幾秒鐘後,又低低的補上一句。"Dean,我想見你。"

一句話又把 Dean 好不容易回過神的理智炸飛了天。

靠!不要專挑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講這種話好不好!!!!???

Dean 可以明顯地感到自己整個臉紅到都快冒蒸汽了,幸好他是一個人躲在 Impala 講電話,要是 Sammy 這個時候在旁邊看到他的樣子,一定會很不留情的從床上笑到床下。

馬的,這小子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啊!!!??

他不禁開始懷疑,Castiel 到底是故意在他電話裡面講這些話刺激他,好讓他一個人在這裡想他想到發瘋,還是真的就是單純到破表而已?不過從 Castiel 沒什麼起伏的聲音聽起來,這小子是真的壓根兒不知道這些話會讓他反應這麼大,純粹就是有樣學樣而已。

“Dammit!我該怎麼解釋叫他不要亂講話啊!!!" Dean 在心裡無聲的吶喊著,再這樣下去,他哪天一定因為衝動而會幹出什麼蠢事。

“咳," Dean 乾咳了一下,清了清喉嚨,用著有點異樣的聲音很勉強的笑著說:"沒關係,Cas,你很快就會見到我了。"

不然他還能說什麼?

“嗯,早點休息,Dean。" Castiel 甜甜的微笑著,心情顯然已經輕鬆不少。"我先去忙了。"

“晚點聊。" Dean 說完依依不捨地掛了電話,看著亮亮的螢幕,忍不住對自己剛才的反應感到可笑。明明自己也不是沒見過大風大浪,身邊的女人也曾經一個換過一個,什麼樣的風騷漂亮女人沒見過,可偏偏就是拿這個笨天使一點辦法也沒有。

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明明已經過凌晨兩點半了,可是他一點想睡的感覺都沒有。Dean 把講到發燙的手機拿在手上,輕手輕腳地回到旅館房間,雖然已經很小心不要弄出聲音,但還是吵醒了警覺性很高的 Sam。

“Dean?你去哪了?" Sam 馬上緊張的撐起身子,用著帶點睡意的聲音問著。他有點擔心 Dean 會不會像當初嗜喝惡魔血的自己一樣,趁他不注意跑出去幹些失控的事情。

“沒事,我剛跟 Cas 講電話。" 黑暗中,Dean 的聲音聽起來很安穩,讓 Sam 又放心的躺回自己的床上。從外頭回來後的 Dean 也沒怎麼樣,脫了外套鞋子後就滾進床單裡面沒有再繼續說話。不知怎的,即便是已經閉著眼睛朦朧睡去的 Sam,也可以感受到 Dean 身上那極其放鬆慵懶的好心情。

Sam 一直睡到早上才被浴室的水聲吵醒。

“嗯?居然比我還早起來?" Sam 睡眼惺忪的看著浴室門納悶地想著,不過 Dean 既然已經在裡面洗澡,他也沒辦法用浴室,乾脆再多躺個十分鐘等 Dean 洗完再起來好了。

結果等 Sam 多睡二十分鐘醒來之後,浴室的水聲居然還在響。

“Dean?" Sam 皺著眉頭朝著浴室門問了一聲,不過 Dean 沒有回應,所以 Sam 又提高音量喊了一次,他開始有點擔心 Dean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Dean!"

他站起身走到浴室門口聽了聽裡面的動靜,除了水聲之外聽不太出來有什麼別的聲音,到底是洗什麼洗這麼久啊?他敲了敲門再次確認一次:"Dean!你在裡面嗎?Dean!"

“幹嘛?" 浴室裡總算傳來 Dean 的吼聲。

“沒事,只是確定你沒事。" Sam 皺了皺眉頭,大聲的喊回去之後,一面抓著頭髮一面又走回自己的床上坐著。他足足又坐了十分鐘才等到 Dean 從浴室裡面出來,臉色跟裸著的上半身看得出來因為熱水的關係變得紅通通的,下半身只在腰際圍著一條大浴巾,髮稍還濕濕的在那邊淌著水。

“幹嘛?" 剛洗完舒服熱水澡的 Dean 一走出來就看到 Sam 瞇著眼皺著眉,用著狐疑的眼神一直盯著自己看,忍不住奇怪的一面擦著頭髮一面問著。

“沒事," 隔了幾秒鐘,Sam 總算撇開頭不再看他,一臉不感興趣的樣子抓抓頭髮站起身就往浴室走去。"我不想知道你在裡面幹嘛。" 說完就反手帶上浴室的門,留下一臉莫名其妙的 Dean 站在外頭繼續擦頭髮。

等到 Sam 整理好走出浴室的時候,Dean 已經在那邊對著鏡子打領帶,看起來雖然跟平日沒什麼兩樣,但光從他穿襯衫打領帶的背影也看得出他的心情相當得不錯。

Sam 嘴巴開開的一面看著 Dean 一面慢條斯理的扣著襯衫釦子。這傢伙半夜跑出去外面 Cas 講電話回來之後心情就一整個很不錯,他開始認真地想像起他們講電話的畫面,因為他實在很好奇想知道 Castiel 跟 Dean 講電話到底是都在講什麼,居然可以講到讓 Dean 整個人變成戀愛般的粉紅色。

可是一想到 Castiel 那張臉,Sam 的眉毛一整個歪掉,因為他完全無法把這張面無表情的木頭臉跟任何甜言蜜語聯想在一起。

靠!這根本就超違和的好不好!!!

最後他還是徹底放棄這種要命的想像,而且他覺得,沒事還是不要過問 Dean 的感情生活比較好,不然可能會聽到一些他並不想要聽到的細節。

Dean 穿上西裝外套後,認真的檢查了隨身配備的手槍跟假證件,確定什麼東西都帶了以後,就抬頭看了看動作很慢還在那邊對著鏡子打領帶的 Sam。因為覺得 Sam 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索性從口袋裡拿出手機認真地開始輸入些什麼,輸入到一半還會忍不住偷偷的微笑。

Sam 瞇著眼從鏡子裡偷覷著專心玩手機的 Dean,忍不住拼命的憋著笑。

“不要問…不要問…" Sam 一面加快動作一面在內心不斷地告誡著自己不要多問,但是這個畫面實在是他馬的好笑到極點啊啊啊啊!!

原來看 Dean 談戀愛真的是一件這麼有樂趣的事情。

打一開始,Sam 就知道他們在一起的事情,但是 Dean 始終沒有跟 Sam 正面開口說過這件事情,雖然他從來就沒有打算要隱瞞他跟 Castiel 的關係。基於尊重彼此的私人空間外加避免不必要的麻煩,Sam 一直都不會過問任何他們之間的事情,也儘量避免過於介入他們的生活空間。

因此即便三個人同住在一個屋簷下,Sam 也從沒看過 Dean 跟 Castiel 有什麼親密的互動,真要說有什麼改變的話,也不過就是之前的那說不出的尷尬感已經被極其自然的交談互動所取代,自然到就像普通的家人一樣。

對 Sam 來講,Castiel 就是個如同家人般自然的存在。

因為 Dean 除了偶爾講話會很自然的提到 Cas 之外,他們倆一直都很有默契的不曾把 Castiel 當成主要的聊天話題,所以一直到現在 Sam 還是猜不透這兩個到底進展到什麼程度。

他曾經有幾次經過 Dean 房間的附近,大部份的時間都很安靜,偶爾會聽到他們小小聲的對話聲,不過從來沒有一次聽過任何會讓他感到尷尬的聲音。一開始他也會納悶這兩個人到底在房間都在幹嘛,不過久了以後他也就習慣,經過他們房間附近的時候也不會想太多的擔心自己會不會一不小心聽到不該聽的東西。

以前 Dean 跟哪個女人搞上床,一定會很興奮得意的跟 Sam 講;結果換成 Castiel,整個人卻變得低調內斂了起來。要不是他天天看著 Dean 沒什麼感覺,一定會懷疑他是被哪個天使附身才會變了個人。

“唉,如果 Charlie 還在就有人可以陪他八卦了。" Sam 在心中遺憾的想著。

接下來幾天,Dean 跟 Sam 忙著追蹤這個奇怪的案子,他們沒有想到在芝加哥這樣的城市居然藏著像是電視劇才會出現的五大怪物家族。而且更麻煩的是,這幾個家族開始彼此較勁,甚至傷及無辜的人。

當兩兄弟東奔西跑的時候,人在天使反抗軍總部的 Castiel 也沒有閒著。他在沒有新的犯人進來之前,幾乎都是把時間花在整理那堆由各個天使四處調查搜集而來的片段資訊,想辦法拼湊出 Metatron 的足跡。一旦有新的犯人進來,他就親自到拷問裡面盤查拷問,想要從他們口中獲得更多的消息。

這段時間,不管是他還是 Dean 都沒有時間聯絡彼此,只能靠短短的簡訊得知對方的狀況。

為了要能夠得到更多有用的消息,Castiel 命令天使想辦法去找到 Metatron 下面位階比較高的天使,不要一天到晚抓些小嘍囉進來浪費他的力氣。

專注在拷問犯人的 Castiel 就像是徹底變成另外一個人一般,冷血無情的折磨著眼前的天使,無動於衷地聽著他們的哀嚎,強迫自己無視雙手沾染的粘稠鮮血。雖說 Castiel 在他的天使軍隊前面,還是如同過去般一樣的沈穩安靜不苟言笑,時時刻刻帶著難以親近的撲克臉,但是他那刑求犯人不眨眼的冷血殘酷,早已不知不覺地傳了出去。

又過了幾天,Castiel 的手下很偶然的在外頭發現了一個可疑的傢伙,大言不慚的吹噓著他跟 Metatron 的關係以及 Metatron 的計劃,自從 Castiel 下令要他們想辦法逮到 Metatron 那邊的高階成員後,每個天使都在煩惱該怎麼找到所謂的高階成員。沒想到正當他們為了找不到目標發愁的時候,居然有條大魚就這樣自動跳到他們的眼前。於是他們就在一旁冷著眼觀看,打算伺機把這個口若懸河的傢伙給抓回總部。

一聽到天使們抓到了一個疑似 Metatron 核心成員的人,Castiel 當下並沒有被這消息沖昏頭,而是很仔細地問了紅衣服天使關於這個人犯的事情。

據紅衣天使的說法是,這個人不但盛讚 Metatron 的偉大計劃,還在酒吧裡面跟其他的天使解釋著 Metatron 的計劃跟遠見,當然也有提到他自己跟 Metatron 之間的緊密關係。聽到這裡,Castiel 第一時間就在想,這個人不會如同 Gadreel 一樣,正在四處幫 Metatron 找尋願意追隨他們的天使返回天堂,然後殺掉所有不願意追隨的反抗者吧?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代表這個人應該也是 Metatron 的打手之一。

想到這點之後,他立刻迫不及待的撥了通電話給 Dean,打算第一時間告訴 Dean 他們可能找到了另外一個 Metatron 的打手。

剛處理完 Ennis 的案子,Dean 有點無聊的站在旁邊看 Sam 跟 Ennis 在講話。電話響起的時候他一見到是 Castiel 打電話來,馬上就接了起來想知道是不是發生什麼事。"Yeah."

“Dean,他們抓到了一個天使,據說他聲稱自己是 Metatron 親自挑選的人," Castiel 的口氣有點急促,他深吸了一口氣後繼續說著。"他還對其他的天使說 Metatron 的目的是要重整天堂,好讓被選上的天使回到天堂。我不確定他的目的是不是跟 Gadreel 一樣,四處幫 Metatron 挑選天使,所以我等下會先過去看看能不能從他身上問到什麼。"

“Ok." Dean 認真的聽著 Castiel 的話,

“如果這個人是被 Metatron 選中的人,我想他應該會知道天堂的入口到底在哪裡,幸運的話,甚至可能還可以告訴我們 Metatron 的消息。" 電話裡面 Castiel 的聲音雖然聽起來很冷靜,但還是難掩期待跟興奮,顯然他是認定這個被抓到的天使應該可以提供一些重要的訊息。

Dean 心想,如果真的可以知道天堂的入口,他們就有機會幹掉 Metatron 這個死老頭了。

“We’re on our way." Dean 在電話裡面這樣告訴 Castiel,他覺得很有必要親自過去一趟。

“你要過來嗎?" Castiel 問。

“Yeah." Dean 簡短的應著,隨即拿著手機的手朝 Sam 的方向揮了一下示意他過來一下,接著又把手機放回耳朵聽 Castiel 講話。

“那我先過去處理他,待會見。" Castiel 在電話裡面丟下這句話之後,也沒等 Dean 回應就匆匆的掛斷電話。

看到 Dean 的暗示後,Sam 就走過去看他想要幹什麼。

Sam: Yeah?
Dean: We’ve got a gig.
Sam: You want to leave? Dean, this city is crawling with monsters.
Dean: Cas has a line on Metatron. This is what we’ve been waiting for. This is our shot, Sam.

雖然感到很錯愕,但既然這跟 Metatron 有關,兩兄弟就沒有辦法置之不理,於是 Sam 只好回過頭去承諾 Ennis 雖然他們有事情不得不離開,但是他一定會派其他的 hunters 過來處理這件事情。一旁的 Dean 則是迫不及待地走到車門旁邊,用帶著殺氣的眼神要 Sam 快點上車,因為他一刻也不想等。

等到他都翻白眼嫌煩之後 Sam 才用著大手拍了拍 Ennis 的肩膀,Dean 這才露出一副 “Thank God" 的表情開門坐上車,Sam 的車門才剛關上,Impala 就發出熟悉的引擎聲揚長而去。

上一篇:Castiel & Dean – I Miss You
下一篇:Castiel & Dean – And That Someone Is You?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