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el & Dean – It’s Crowley! He’s not exactly a team player.

聽了 Crowley 醉話連篇的留言後,讓 Dean 差點沒氣到吐血,這個王八蛋說要去找 The first blade 的下落,結果現在到底是怎樣?他忍不住連撥了好幾通電話給這個天殺的惡魔,但是卻完全沒有接聽,一直轉到語音留言。Dean 火冒三丈的邊罵邊打電話一路走進大廳,因為實在罵得太火大,人未到聲先到的 Dean 才一踏進來,Sam 就忍不住挑了挑眉看了 Dean 一眼。

“原來是 Crowley…” Sam 聽懂了之後忍不住在心裡嘀咕著。

其實 Sam 從一開始就對 Dean 留下 Crowley 這個麻煩鬼的活口感到十分有意見,就算是因為他還有點用處,也犯不著把他當成自己人。所以 Dean 在那邊罵半天要 Crowley 接電話的時候,Sam 的心裡壓根兒也不覺得意外。

這個傢伙不但是惡魔,還是史上最滑頭的惡魔,我們被他玩那麼多次還學不乖嗎?

Dean 這樣拼命打電話給 Crowley 才真是讓 Sam 感到無比驚訝,現在是怎樣?你擔心 Castiel 不夠還擔心起 Crowley?

 

Dean: Guy’s got one job — find the First Blade, bring it back. How hard is that?
Sam: It’s Crowley. He’s not exactly a team player.
Dean: Yeah, but his ass is on the line, too. He goes missing for weeks on end without a peep? Well, not one that makes sense, anyway. Listen to this.

一面放著 Crowley 醉言醉語的留言,Dean 的表情真是又機車又好笑,他聽了兩百次還是聽不懂這個混蛋惡魔那聲 Dean 之後到底是在嘟噥著什麼鬼。

因為一直聯絡不上 Crowley,Sam 跟 Dean 開始用自己的方法想辦法找出 Crowley 的下落,但是還是沒有什麼頭緒,直到 Crowley 自己主動打電話給他們。

Dean: Did you find the First Blade?
Crowley: Not exactly.
Dean: Well, then, what, exactly?
Crowley: I’m in… a jam of sorts. Thought you might help.

真的去 Crowley 的飯店裡面堵他的時候,Dean 跟 Sam 才真是感到無言,完全不知道這個混蛋現在到底是在演哪齣,所以兩個人就臉很臭的在飯店房間內等 Crowley 回來。等他一出現,兩兄弟索性就直接把他這個人血上癮症患者綁回去 bunker 的拷問室裡面。

一開始 Sam 跟 Dean 還一塊兒想要從 Crowley 身上問出什麼,但 Crowley 一下子感性的拼命流淚,一下子嚶嚶哭泣,一下子又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搞到他們神經衰弱,所以兩兄弟就決定丟著他一個人在拷問室過一個晚上,至少先等到他身上的人血癮退掉再說。

“真是個沒用的廢物。” 走出拷問室,Dean 火氣未消的咒罵著。

“這就是 Crowley,” Sam 也忍不住回嘴。”永遠都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只會找麻煩的傢伙。” 言下之意是你找這傢伙合作是想期待些什麼?

“找到 The first blade 之後一定要徹底解決這個該死的惡魔!” 丟下這句話,Dean 就帶著一罐啤酒回到房間去,Sam 則是繼續坐在他的電腦前面找資料。

不管怎麼想,Sam 都覺得整件事情有哪裡不對勁。如果 Crowley 設計這一切,就為了讓 Dean 得到 Mark of Cain 以及 The first blade 藉此除掉 Abaddon,難道他沒有想到他們除掉最後一個地獄騎士之後,下一個就是他嗎?

以 Crowley 的精明程度,絕對不可能沒有算到這一點。

還有這個 Mark of Cain,Dean 說 Crowley 當初帶他去找該隱得到這個印記,但是當年那個可以殺掉地獄騎士的武器已經被該隱丟到了地球上最深的海裡面,所以如果要殺掉 Abaddon,必須要找回那個 blade。為什麼這個印記會有這麼大的力量?Sam 是擁有過強大力量的人,但是他學到的是,力量的背後往往伴隨著沈重的代價,那麼,Mark of Cain 背後的代價又是什麼?

回到房間的 Dean,馬上拿起手機看有沒有 Castiel 的消息,果然有兩通未接來電。

“嘿!Cas,” 電話一接通,Dean 的不爽瞬間煙消雲散,馬上笑得燦爛的問 Castiel 是不是一切順利。”你現在到哪裡了?今天一切都好嗎?”

“我很好,” Castiel 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在電話的另一端微笑,讓 Dean 放心不少,他慢條斯理的一個個回答 Dean 的問題。"我現在在 Elk City,你今天好嗎?”

Dean 本來想跟他抱怨 Crowley 的事情,但是因為這扯到 Mark of Cain,所以他決定先擱著不提。”我很好,你那邊有什麼進展嗎?”

“我已經有先去 Tulsa 看過了,可是原本應該住在那邊的先知人選好像已經在不久前因為一場意外過世,所以我現在打算去 New Mexico 看看有沒有什麼新的線索”

看來 Castiel 那邊暫時也還沒有什麼消息,自己這邊也還沒有 The first blade 的消息,真不知道 Abaddon 跟 Metatron 的事情還得拖上多久。Dean 拿著手機躺在床上,呆呆的看著天花板暗自煩惱著。

電話的那頭突然傳來斷斷續續的奇怪摩擦聲,Dean 忍不住好奇的問 Castiel 現在在幹嘛。

“我在擦頭髮,” Castiel 停下動作跟 Dean 解釋奇怪的摩擦聲是他一面用毛巾擦頭髮一面講手機的聲音。”過來的時候遇到一場大雨,全身都濕透了,剛剛才洗完澡出來而已。”

對了,因為 Castiel 被禁止使用天使魔法做任何事情,包括弄乾身體。

Dean 聽了以後忍不住想用視訊看看現在的 Castiel 是什麼模樣,認識他那麼久,還沒見過他頭髮濕濕的模樣,除了他全身沾滿黑色黏液那一次。

“Cas,我先掛掉然後我們用視訊。” 也不等 Castiel 回答,Dean 馬上就掛了電話改用視訊軟體撥給 Castiel。

響了四五聲之後 Castiel 那邊才接起來,Castiel 的螢幕還動來動去喬個不停,等到弄好之後,Dean 總算看見 Castiel 清楚的大特寫模樣。

其實他的樣子跟平常沒什麼很大的不同,只不過因為頭髮還沒乾的關係,瀏海顯得有點凌亂,整個髮型看起來也變得十分隨性自然,跟他平常規規矩矩的模樣大相徑庭。

“這樣看得清楚嗎?” Castiel 又伸手去動了一下手機,Dean 這才發現他的上半身好像只披著一條大毛巾。Castiel 也發現自己沒穿上衣的模樣出現在視訊裡面,有點尷尬的解釋。”因為衣服都被雨淋濕了,所以我先把它們洗好晾起來。"

“你…” Dean 才開口就覺得自己嘴巴乾乾的,舔了一下嘴脣才跟 Castiel 提醒,”你記得晚上開個空調,這樣衣服比較容易乾。” 停頓了一下以後又繼續說:”trench coat 或是外套如果沒乾的話,就吊掛在車子裡面繼續用空調吹到乾。”

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囉唆什麼,又不是家庭主婦在分享家事心得,為什麼他要在視訊的時候講這種廢話啊!?

Castiel 把手機立在桌子上,帶著微笑,斜斜地靠在椅子上靜靜的聽著 Dean 的叮嚀,這個距離,剛好讓鏡頭拍得到他的肩膀。因為第一次看到這麼沒有防備的 Castiel,連 Dean 也看得有點愣愣的。

雖然重要的事情都已經講完了,但因為 Dean 還是捨不得掛掉,所以就繼續跟 Castiel 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不重要的瑣事,一直到 Dean 自己哈欠連連,Castiel 才要 Dean 掛掉電話趕快去休息。

隔天上午因為 Dean 睡得比較晚,Sam 就乾脆自己一個人帶著電腦去質問 Crowley。

他也不想跟 Crowley 講話,但是如果能夠早一天找到 The first blade 的下落,他們就可以早一天除掉這個心頭之患。另外一個理由是,Sam 一直覺得 Dean 對 Crowley 沒有那麼冷酷無情,好像還留了點可以合作的空間。

Dean 的理由總是說 Crowley 還有點用處,但是他一直隱隱認為這只是 Dean 的一個藉口。

Crowley: Back in this fetid pit. Could at least have added some throw pillows.
Sam: Focus! Okay. You swept the Mariana Trench. And…?
Crowley: And the First Blade was not, as hoped, in the Trench. It had, in fact, been scooped up by an unmanned sub, from whom it was stolen by a research assistant, who reportedly sold it to Portuguese smugglers who, in turn, lost it to Moroccan pirates in a poker game.
Sam: What?
Crowley: Poor moose. It’s always a little tricky keeping up, isn’t it?

Crowley 講這麼一大串,實在讓 Sam 很難跟上,這傢伙到底是哪來那麼多拐彎抹角的屁話啊?

看到 Sam 完全跟不上自己的敘事節奏後,Crowley 忍不住調侃了一下 Sam,Sam 沒辦法只能先低頭做一下筆記免得等下不知道從哪裡跟 Dean 講起。看著 Sam 低頭認真打電腦的模樣,Crowley 莫名其妙的開始深情款款地凝視著 Sam。

呃…這個發展實在是讓我心驚驚的,Crowley 你這是在看什麼啊?

Sam:你這是在看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內心出現拿電腦痛毆 Crowley 貌)

最後總算勉強從 Crowley 身上問出一條線索,落到海盜手裡的 blade 後來被 André Develin 的傢伙買走,然後據說他現在四處想要兜售這個 blade,後面的事情 Crowley 就不是很清楚了。得到這個資訊之後,Sam 馬上迫不及待地收工帶著他的電腦出去,打算等 Dean 起來就跟他講。

在 Dean 出現在大廳以前,Sam 也沒浪費時間,馬上上網查詢有關於 André Develin 的消息。沒有花多少力氣,的確在網路上找到他打算幫 The first blade 找高價買家的訊息。於是 Sam 就打電話和 André Develin 聯絡,表示他這邊有個對海盜相當狂熱的蒐藏家,對 The first blade 很感興趣,希望能夠更進一步的跟他談交易的細節。

André Develin 當下也沒有給他一個明確的答案,只是跟他說他會再跟他聯絡。

掛了電話沒多久,Dean 就走進大廳,聽到 Sam 那邊的消息後,他皺了皺眉忍不住確認一件事情:“那如果這個 Develin 不講怎麼辦?”

“所以我們帶著 Crowley 以防萬一,” Sam 把他的備案計劃給講出來。”如果這個 Develin 不配合,我們就讓 Crowley 附身在他身上直接取得我們需要的情報。"

Dean 挑了挑眉毛表示還蠻可行的,”還蠻不錯的點子,什麼時候出發?”

“Develin 說會主動聯絡我們約定地點。”

快傍晚的時候 Sam 總算接到 Develin 的電話,沒有一點多餘的廢話,直接講明時間跟地點。確定約定地點之後,Sam 跟 Dean 就去拷問室裡面把 Crowley 給拖出來關到後車廂。

多虧了這個 Crowley,他們從 Develin 那邊得到了一個線索:National Institute of Antiquities。不過顯然 Abaddon 動作更快,已經先一步到 National Institute of Antiquities 裡面企圖拿到 The first blade;只可惜,就算已經快了一步,也還是沒有找到 The first blade 的下落,因為根據 Dr. McElroy 所提供的訊息,那個保險櫃早在好幾個星期前就已經空空如也了。

這就讓 Dean 跟 Sam 感到十分奇怪了,所以決定再找 Dr. McElroy 出來問個清楚。

Dr. McElroy 是個頗具魅力的知性女人,Sam 跟 Dean 看到他就擺出一副 FBI 探員的架子,要從她身上問到 The first blade 的下落。一開始 Dr. McElroy 並沒有很爽快的說出 The first blade 到底落在哪裡,她只是他們沒有展出過任何未經驗證又叫做 The first blade 的物品。

Dean 聽了馬上就抓到了她的小語病,立刻一臉嚴肅的拿出一套說帖來恐嚇他:

“"Authenticated." Dr. McElroy, this Blade was stolen and smuggled into the U.S. in violation of treaties with several governments. We can compel you to speak."

沒想到 Dr. McElroy 聽到 Dean 這種口氣,反倒開始對這種態度強硬的男人產生興趣,用著十分誘惑人的笑容反問 Dean 是打算用什麼來強迫她,是打算在床上強迫她開口嗎?

被她用言語這麼一挑逗,Dean 當下的態度反而縮了回去變得有點不知所措,一句話也接不上口。Dr. McElroy 就帶著這樣的笑容看著 Dean 好一會,才放棄的告訴他們關於 The first blade 的事情。

Dr. McElroy 一直很明顯的對 Dean 表示興趣,也不放棄每個調情的機會。Dean 也不是什麼情竇初開的年輕小男生,當然很清楚 Dr. McElroy 對他的特殊意圖。對 Dean 來講,能夠被女人青睞當然會讓他暗爽在心裡,可是 Dean 卻會一下子從放電的微笑,很突然轉成相當自制又正經八百的嚴肅表情,接著被挑逗兩句後又忍不住開始放電。Sam 在旁邊都看得清清楚楚,雖然從頭到尾沒有說話也沒有幹嘛,只是看著 Dean 跟 Dr. McElroy 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可 Dean 自己最後就徹底心虛完全是一副不做他想的表情。

Sam 的 OS:別太超過啊,Dean…
Dean 的 OS:好啦好啦不要講出去…

上一篇:Castiel & Dean – I love your smell
下一篇:Castiel & Dean – He has other things on his mi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