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el & Dean – I am serious. (1)

這篇文章以及接下來的幾篇 Castiel & Dean 的系列文基本上都是通篇 fanfiction,而且是 base on 上回床的後續猜想以及大家討論內容後整理撰寫出來的。理論上我應該要先認命地把 9×18 地觀後感寫完,不過 9×18 中間有些小地方我還需要琢磨一樣,既然橫竪都在想了,我就決定先順手把這些故事補起來,這樣我的 review 寫出來自己會比較有一個想法的依據。

因為很多東西我要先轉化文字才能夠繼續推敲,所以才會不管先後順序的先寫上來。

這篇文章基本上就是消失很久的 Castiel & Dean 系列文,不過因為我太懶,中間都沒寫,所以我沒辦法提供上一篇在哪裡(超混)。如果你一直有跟著我一路跌跌撞撞地想過來,其實應該也不會落掉太多訊息啦!(自我安慰的笑)

這裡開始會一直寫到 Castiel 9×18 出遠門之前的事情,然後我就會乖乖地回頭寫完 9×18 的 review。請大家容忍我這樣跳來跳去的亂寫一通。

先提醒還沒看的人一下,先前我在床的後續猜想裡面已經有提到他們應該有接吻的假想,接下來幾篇就會提到這些事情。我可以先說,沒有上床,因為我的猜想裡面是他們還沒有走到這一步,但是有接吻。

我沒寫過這類的內容,也不擅長天馬行空的幻想,所以我在填補這些劇情的時候,原則上是盡量以最角色性格的方式平鋪直敘的描寫,不會特別描述也不會很露骨。我很努力的不要偏離角色性格,但是中文很難描述得很貼切,例如 Dean 那不屑的時候會出現無聲的 “哈”,或是 Castiel 世界末日要 Dean 喝酒等死前像是扁嘴又像是嘟嘴的表情;所以如果可以,我建議你把某些對話換成英文句子去想,你可能會比較清楚我在想像的時候角色當下的情緒。

Anyway,如果你不能接受這類的內容,或者是對這種話題的接受度比較低,我建議你不要進來看。我能夠理解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欣然接受這樣的內容,所以我得先在這裡提醒大家一下。

***

辦完 Garth 的案子回到 bunker 之後,Dean 一直都選擇躲在小餐廳裡面喝酒看電腦,雖然 Sam 說他很願意 Dean 能夠回到 bunker 繼續像過去一樣合作無間的一起辦案子,但是他們兩個都很清楚這不代表他們之間已經冰釋和好。事實上,Sam 的態度很明顯就是:要一起工作當然好,但是要繼續以前那種兄弟關係就免了。

說不受傷是騙人的,但是 Dean 也知道要 Sam 毫無芥蒂的接受他所做過的事情也不可能。他自己都沒辦法原諒自己了,又怎麼可能奢求 Sam 可以原諒他?

一想到 Kevin 的死,Dean 連閉上眼睛睡覺都沒辦法。

對 Sam 來講,他找 Dean 回來的理由並不是因為他已經原諒 Dean,事實上,他打一開始就沒有真的恨過 Dean。Kevin 的死不是 Dean 一個人的責任,是他們兩個共同的責任。可是當 Dean 說他要隻身離開的時候 Sam 並不想留住他,因為他真的認為也該是時候給彼此的人生多點空間,Winchesters 過去那過度羈絆又畸形的家庭關係早就讓 Sam 感到無比窒息喘不過氣。

Sam 當然知道為什麼 Dean 就是放不下手讓他這樣死掉,就算死了也要想辦法讓他活過來,因為這就是 Winchesters 的要命傳統。但是說真的,他們所經歷的一切痛苦還不夠嗎?他們難道還是沒辦法從中學到教訓嗎?

夠了!Sam 在心裡默默的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一定要想辦法終止這種沒完沒了的家族詛咒。

Dean 離開 bunker 之後,Sam 在 Castiel 的悉心照顧之後身體逐漸好轉,但是在他的心裡,他始終沒有辦法放下 Gadreel 以及 Metatron 的事情。Castiel 講得沒錯,如果真的想要徹底解決 Metatron 的事情,分開行動絕對不是一個好方法。另外一件事情就是,雖然 Castiel 表面看起來沒什麼情緒,一如往常般靜靜的,可是 Sam 其實很明顯地感覺到他其實十分需要 Dean 在身邊。

Castiel 先前對他說的那番話,其實讓 Sam 有種鬆了一口氣卻鼻子酸酸的感覺。即便他已經學會不要去在意有沒有人可以理解自己過去所犯的錯,但是當有人坦誠地說出能夠打心裡完全能夠理解他的時候,還是讓 Sam 的心裡湧出酸楚的感覺。

Sam 一直都很清楚 Castiel 是他們的盟友,也是 Dean 口中的家人,但是因為知道 Castiel 一直都無法諒解他過去和惡魔的那段瓜葛,Sam 也很有自知之明的一直和 Castiel 維持安全距離不要太靠近。Sam 明白自己的所作所為讓自己汙穢不潔,他也知道他可能永遠也無法彌補自己所犯過的錯誤,所以一旦察覺他人對他的嫌棄和厭惡,Sam 總是默默地承受並且選擇離得遠遠的,免得弄髒了別人。但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一開始高高在上聖潔光明,看似永遠都不可能理解他的天使今天卻比 Dean 還要懂得他內心那積壓許久始終說不出口的感受。

一瞬間,Sam 的心被 Castiel 的諒解溫暖了,長久以來壓在內心解不開的死結跟內疚也淡了許多,所以即便知道 Castiel 最終還是找不到 Gadreel,Sam 也還是給了他一個真心的擁抱。

這雖然是個遲來的擁抱,裡面卻滿是 Sam 說不出口的衷心感謝。

一直以來,Sam 就是個你對他好一分,他會回報你十分的人,所以在 Castiel 最後開口暗示他要去找 Dean 回來的時候,他就真的認真考慮起這件事情。於理,三人合作絕對比單打獨鬥還要有勝算;於情,他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害 Dean 跟 Castiel 就這樣分隔兩地。所以在他收到 Garth 的消息之後,就打定主意要藉由這個案子讓 Dean 回來 bunker。

不過他並不打算和 Dean 走回過去的關係,所以就算把 Dean 帶回 bunker,也必須要想辦法讓 Dean 知道,他們當然是血濃於水的兄弟,也是可以並肩作戰的戰友,但是真正能攜手過一輩子的絕對不是血緣兄弟。

你今天如果死了我一定會非常難過甚至傷心欲絕,但很抱歉,我會去找另一個人跟我過一輩子,絕不會發瘋似的硬把你從死神的手中搶下來。

Dean 剛回來 bunker 的那兩天,氣氛其實不怎麼好,他沒辦法適應 Sam 那公事公辦不講兄弟情的態度,只能悶在餐廳一直喝酒找資料。Castiel 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靜靜的在一旁看這兩兄弟尷尬的互動。他中間也有過去跟喝酒喝不停的 Dean 說幾句安慰的話,可是他講二十句也比不上 Sam 那副只談公事的態度造成的精神破壞。所以後來也只能搖搖頭隨他們去,反正他們早晚還是會想出辦法解決的。

大部份的時間,如果沒有特別的事情,Castiel 多半都是靜靜的看書找資料,偶爾經過餐廳會稍微關心一下 Dean 的狀況。

除了 Castiel 主動來關心的時候 Dean 會講上兩句心裡話外,其他的時間,Dean 都是寧願用酒把自己灌醉也不願意向任何人訴苦。但在 Sam 當著他的面,面無表情地告訴他今天如果是換成他快要死,他不會用這種方式救他之後,Dean 當下真的覺得自己如果再不找人講講話一定會崩潰。

因此就算時間已經很晚了,他還是放下酒瓶去 Castiel 的房間找他說說話。

“嘿…Cas。" Dean 輕輕推開 Castiel 的房門,用著很疲倦但是卻強裝輕鬆的聲音若無其事的說著。"我可以進來跟你聊聊嗎?"
“Dean?" 一個人坐在床上看書的 Castiel 沒有料到 Dean 會在這個時間來找他,不過他還是馬上闔上書本微微地笑了一下表示沒有關係。

Dean 掩上房門,帶著七分醉意的走到 Castiel 的床邊疲倦地坐下,可是坐下之後,Dean 卻像是完全無法開口般,雙眼直勾勾的望著昏暗卻空無一物的牆。就算不用多加解釋也看得出 Dean 是在強忍著崩潰的情緒,想辦法讓自己可以心平氣和地說話;Castiel 知道,他跟 Sam 之間應該又發生什麼事情了。

“發生什麼事?" Castiel 讓 Dean 自己一個人安靜幾分鐘後才開口問他到底怎麼了。

Dean 揉著雙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後,才轉過頭,臉上帶著勉強做出來的輕鬆微笑,把 Sam 剛剛對他說的話對 Castiel 複述了一遍。Castiel 越聽眉頭皺得越深,Sam 的話很傷人,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這樣說會給 Dean 帶來多深的傷害。

“Dean…" Castiel 右手輕輕地放在 Dean 的左肩膀上,"你應該很清楚的知道 Sam 會願意不計代價的救你–"

“我不知道,Cas。我真的不知道…" Dean 苦笑的看著 Castiel。以前他會堅定不移的相信 Sam 會救他,但是現在他真的很懷疑。

“他會的。" Castiel 用著堅定的聲音再次說著。"我知道 Sam 的心裡依然十分關心你。"

“但是這一次,他再也不可能原諒我," Dean 木然地說著,他明白 Sam 的心情,因為 Dean 自己比誰都憎恨自己。"因為我也沒辦法原諒我自己。"

“Dean…" 聽到 Dean 自我厭惡的言論,Castiel 也不是不能理解。他曾經沒有辦法原諒自己,他也曾經失去一切。不管你多麼想要彌補贖罪,有些錯誤一旦犯了,就再也沒有被原諒被彌補的機會。"我也曾經犯了無法被原諒的錯誤,但是你跟 Sam 都選擇原諒我。Sam 都能夠原諒一個犯下滔天大錯的天使,又怎麼會不原諒自己的親兄弟?"

Dean 沒有回話,只是靜靜的看著 Castiel 的雙眼,不過 Castiel 卻帶著無奈的微笑低下頭別過去不看 Dean 的眼睛,平靜的對 Dean 說:

“我懂你內心的那份內疚,因為我也從來沒有原諒過自己。"

一只寂寞的檯燈,兩顆被內疚折磨到不成形的心,靜靜地讓沈默佔據這個房間。聽到 Castiel 從沒原諒過自己,Dean 的心就像是被人用手捏住般的悶痛。他還沒忘記 Castiel 是如何想要拋下他一輩子留在煉獄裡面贖罪,他也沒有忘記自己看見 Castiel 走進湖裡就此消失時的心痛。

“Cas…" Dean 不知道能講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這個帶著無奈淺笑的 Castiel。那雙原本應該是如大海般湛藍的雙眼,在昏暗的燈光下變成了疲憊的黑色,即便被原諒,也無法從無盡的自責當中被救贖,不管是自己還是 Castiel 都一樣。

Dean 靜靜地凝視著 Castiel 的眼睛,兩人就這樣一動不動地看著彼此,沒有人先開口打破這樣的沈默。

也許是因為有點醉,也許是因為太疲憊,Dean 像是被那雙眼睛吸引般慢慢的靠近像雕像般靜止不動的 Castiel,殘留酒味的雙唇就這樣輕輕地碰觸到 Castiel 閉著的雙唇。

這大概是 Dean 有生以來最拙劣的吻,在他的定義裡面,這充其量也只能叫做嘴唇碰嘴唇,不過卻讓他緊張到手心都微微冒汗。這一瞬間,時間彷彿靜止一般,他無法思考,甚至忘了該怎麼呼吸。是因為他酒喝太多?還是因為他親的人是天使的關係?

不知道隔了多久,也許只有一兩秒鐘,Dean 總算拿回理智拉回這個突如其來的吻,神色有點慌張不安的別開 Castiel 的眼神。

“Cas,我–" Dean 好一陣子才開口,可是開了口卻發現自己一下子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沒關係," 見到 Dean 語塞,Castiel 只是平靜的微笑著,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的平靜無波。"我想你的酒應該醒了。"

Castiel 說完之後輕輕地笑了一下,Dean 抓了抓自己的後頸,也忍不住笑了出來。他沒有想到自己會這麼突然的幹出這種事情,也沒料到他們會在這種情形之下接吻(ㄟ…勉強算是啦);雖然他早就是情場老手,區區一個吻對他來講根本就比吃飯喝水還要容易,但是這是 Castiel,不是別人。

笑過之後,原本令人有點侷促的尷尬氣氛好像都煙消雲散,兩人又開始輕鬆地講起話。

看看時間,也已經快接近凌晨四點了,Dean 索性直接躺在另外半張床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跟 Castiel 閒聊著,順便讓 Castiel 說說他這幾天到底從 bunker 的書裡面看到了什麼線索。不知怎麼,Sam 的那番話好像已經變成很遙遠的事情,幾個小時前那種令人窒息的心痛好像也不知不覺地消失了!Dean 就這樣帶著放鬆的心情,懶懶地閉上雙眼靜靜的躺著,耳邊聽著 Castiel 低沈的聲音斷斷續續地講著聽不清楚的故事,然後就漸漸地發出規律安穩的鼻息聲。

發現 Dean 睡著之後,Castiel 輕手輕腳的起身打算把床讓給 Dean 睡,不過就在他準備起身的時候,Dean 冷不防的伸手抓住了他 trench coat 的一角。

“留下來。" Dean 的眼睛依然閉著,可是聲音卻很清醒,Castiel 沒辦法只能關上燈跟著乖乖躺下。

原本 Castiel 還打算伸手碰 Dean 的額頭讓他熟睡,可是 Dean 卻精明的抓住 Castiel 的手不讓他這樣做。無計可施又無事可做的情況之下,Castiel 只好無奈的閉上眼想辦法讓自己睡著。

上一篇:Castiel & Dean – (中間都還沒寫)
下一篇:Castiel & Dean- I am serious. (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