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el & Dean – Because I want you to remember

好久沒編故事了,這篇又可以來編點故事了!想聽故事的人可以先去泡杯茶邊喝邊看,然後順便聽聽 Timothy Bloom 的 Til the End of Time,這是一首跟 Castiel 和 Dean 或是本文一點關係都沒有的歌,純粹是希望這篇文章不要太無聊而已。不過因為歌詞呃…有點露骨,跟天使的純潔完全是相反的東西,所以我就不放歌詞上來了,咱們還是含蓄的一點好(敲頭)。

在發現 Balthazar 的核武沒辦法打倒 Raphael 之後,Castiel 只能徹底死了心,認命的配合 Crowley 的計劃,別無選擇的和這個狡猾的大魔王合作;不過這個煉獄計劃聽起來好歸好,但講到這個找煉獄的進度,還真是肉眼難以察覺的進展,而這種看起來比烏龜散步還要遲緩的進展速度,讓天天被 Raphael 變新法子追殺的 Castiel 整個人變得越來越焦躁。

馬的你拷問 Alpha 是拷問出個進度了沒啊!?合者你是用繡花針拷問他們嗎?

當然,這個天生就溫和秀氣的 Castiel 當然不可能像我這樣開口講這種粗魯的髒話,但我想這位天使會用更煩人的方式,就是一天到晚頂著一張臭臉出現在 Crowley 身邊盯進度,成天皺著眉卻永遠不厭煩地問著同樣的問題。

“還沒問到找出煉獄的方法嗎?”

想也知道,這個本來就沒有 EQ 的 Crowley 一定會三天兩頭被 Castiel 的煩人個性逼到抓狂。他老兄費盡心思抓了一堆 Alpha,沒日沒夜的拷問,躲在陰暗的實驗室累得半死問不到自己要的答案已經夠讓他心煩了,Castiel 居然還這樣沒完沒了的煩他!?為了要把 Castiel 打發到一旁,Crowley 只好三番兩次地從地獄拿靈魂先讓 Castiel 去擋一擋,再怎麼說,他們兩個現在都在同一條船上,Castiel 要是真的一不小心被 Raphael 宰掉,對 Crowley 來講還真是一點好處也沒有。

可是,地獄的靈魂又不是無止無盡的,哪禁得起這樣三天兩頭五萬五萬的靈魂支出,就算是地獄之王,這樣明目張膽地掏空靈魂,遲早會引起其他人的懷疑,一旦他還活得好好的這件事情傳到了了出去,勢必會影響他現在拷問 Alpha 找尋煉獄的計劃,至少他知道那兩兄弟絕對不可能放他好過。

Castiel 雖然很需要靈魂的力量,可正如 Crowley 提醒他的,再這樣掏空下去,他們倆那見不得人的合作關係就很有可能會曝光,但是有什麼好方法可以解決這樣入不敷出的問題呢?有什麼好方法可以得到更多的靈魂呢?Castiel 畢竟還是天使,沒有辦法為了這種事情去殺人;可是他也沒有辦法掐著 Crowley 的脖子要他立刻把煉獄給變出來。而且事情到了這個地步,Castiel 也沒有後悔的權利,因為除了賭上煉獄裡的靈魂,再也找不到任何其他方法可以徹底打敗大天使 Raphael。

因為 Castiel 實在無法可想,所以只能一個人四處閑晃。他不想回到天堂,因為他知道那邊有什麼等著他;他沒有辦法去找 Dean Winchester,因為只有這件事情他沒有辦法拜託 Dean 的幫忙;他沒有辦法問任何人的意見,因為他跟 Crowley 之間的計劃不能夠有第三個人知道。

該怎麼辦呢?

Castiel 突然想去看看好友 Balthazar,也許還可以跟他喝一杯,Castiel 知道 Balthazar 那邊有很多不錯的紅酒,也許這個時候他應該要把自己灌醉,雖然喝醉並不能夠解決事情,但是他有點想念那種可以暫時忘記一切煩惱的奇妙感覺。

翩然來到 Balthazar 秘密豪華住宅之後,眼前的老朋友果然張開雙手歡迎他的來訪,紅酒總是不離手,永遠一派優雅面帶微笑地看著 Castiel。不管發生什麼事、不管他們之間有再多的不愉快,Balthazar 看著 Castiel 的笑容從來沒有改變過。

Balthazar: Cassy…真高興見到你,今天沒有事情要忙嗎?怎麼有空來我這邊?
Castiel: 我…只是想找你喝一杯。
Balthazar:(驚訝地看著 Castiel)…喲!我跟你認識這麼久,第一次聽到你說這種話。
Castiel: …是嗎?

Castiel 默然地坐在舒適的沙發上,手肘撐在雙膝之上,一語不發的看著自己的手掌,好一陣子,才抬起空洞的雙眼,望著沒有人的空氣。看到 Castiel 的模樣,不需要多餘的解釋 Balthazar 也可以知道他有很多的心事。

他走去吧台幫 Castiel 倒了一杯的紅酒,遞到 Castiel 的眼前,接過酒杯的 Castiel 道了聲謝,卻依然皺着眉頭,低頭看著手中的酒一句話也沒有說。Balthazar 雙手抱在胸前,瞇著眼微微偏著頭看著這個特地跑來找他喝酒,現在卻只顧著低頭看酒杯不喝酒的天使朋友。

Balthazar: 怎麼,武器不好用嗎?
Castiel: 什麼?(茫然地抬起頭來看著 Balthazar 的雙眼)
Balthazar: 還是跟 Winchesters 鬧不愉快?
Castiel: 跟 Dean 沒有關係。

Balthazar 挑著眉,不置可否地輕輕哼了一聲,他問的明明是 Winchesters,Castiel 的回答卻是 Dean,這傢伙還真的是一點也沒變。他坐到舒適的酒紅色單人沙發上,因為 Castiel 實在是太過安靜,所以 Balthazar 輕輕地彈了一下手指,讓過渡安靜沈悶的房間響起節奏輕快的流行歌曲。完全沒有聽歌也不打算開口的 Castiel 安靜了好一陣子,才小心翼翼地啜飲了一口紅酒。

Balthazar: Cas,有些事情,說出來會比悶在心裡還要好。
Castiel: …我不知道。
Balthazar: 拜託,你以為你不說我就看不出來嗎?不用問也知道你的地球保衛戰打得並不順利。
Castiel: …
Balthazar: Cassy,放棄吧!世界末日是本來就該發生的事情,你我都很清楚,雖然我不喜歡 uncle Raphy,但是他也只是讓該發生的事情發生而已。
Castiel: 世界末日不一定要發生,我們的天父給了人類自由意志,他們可以有選擇自己命運的權利!
Balthazar: 也許你誤解了自由意志的意義。
Castiel: 我不這麼認為。
Balthazar: 好好想想吧!如果上帝站在你這邊,為什麼這個死老頭到現在都不出現?
Castiel: 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祂有理由。
Balthazar: 隨便啦!反正我想也不會有人關心這個死老頭到底有什麼理由。
Caltiel: Balthazar…
Balthazar: 看看這一切,祂的天堂現在已經是一團亂了祂還不聞不問,祂才不在乎我們、或是自由意志、或是世界末日。Castiel,告訴我,如果我們的父親都已經不在乎了,你真的認為這一切值得嗎?

Castiel 抬起眼,靜靜地看著 Balthazar,眼中有說不出的憂鬱,一雙美麗動人的眼睛像是隱隱噙着淚水般水亮清澈。他緩緩地垂下了眼,纖細的長睫毛不著痕跡的眨動著。值得嗎?他不止一次問過自己這個問題,因為這一切總是讓他感到害怕與不確定,他無法確定自己的選擇是對的,他不敢保證相信自由意志就可以解決一切,他甚至沒有辦法毫無懷疑的相信這就是上帝給他的道路。可是不知為何,每次只要他的內心出現動搖,就會想起 Dean 在漂亮小房間裡頭對他所說的每一句話,還有 Dean 眼神當中所流瀉的懇切心情。

Castiel: What is so worth saving? I see nothing but pain here. I see inside you. I see your guilt, your anger, confusion. In paradise, all is forgiven. You’ll be at peace. Even with Sam.
Dean: You can take your peace… and shove it up your lily-white ass. ‘Cause I’ll take the pain and the guilt. I’ll even take Sam as is. It’s a lot better than being some Stepford bitch in paradise. This is simple, Cas! No more crap about being a good soldier. There is a right and there is a wrong here, and you know it. Look at me! You know it!

值得嗎?Castiel 閉上了雙眼,緊緊地皺着眉頭,他的腦海裡,只剩下 Dean 聲嘶力竭的懇切聲音和追著他逃避眼神的綠色雙眸。他記得 Dean 用力抓住他肩膀的感覺、他記得 Dean 的味道跟溫熱鼻息、他更記得自己站在 Chuck 身邊被大天使 Raphael 打成肉醬的無助感覺。

Dean: You know what’s real? People, families — that’s real. And you’re gonna watch them all burn?

這才是他認為這一切都值得的真正理由,不是上帝的教誨、不是聖經的經句、更不是先知的預言。只因為他相信,Dean 是他的家人,而家人才是這世界上唯一值得付出一切保護的東西,不是聖經裡面所記載的世界末日。

家人,他想保護的是家人,他一直深愛的家人…

Castiel: 值得…而且我從來沒有停止相信。

緩緩睜開那雙比大海還要湛藍的眼睛,憂鬱的眼神閃爍著無法撼動的堅定與決心,Castiel 知道他所在乎的東西是什麼、知道他想保護的人是誰、也想起他阻止世界末日的理由,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價,Castiel 都沒有辦法接受失去 Dean Winchester,也許,上帝要教給他的,就是明白什麼叫做愛。

看著 Castiel,Balthazar 知道不管再怎麼勸,Castiel 都不可能會放棄阻止世界末日、阻止 Raphael。

Balthazar: 那就讓我幫你。
Castiel: 什麼?
Balthazar: 你聽到我說的,讓我幫你。
Castiel: 不…
Balthazar: 為什麼不?
Castiel: 因為我不想再失去朋友。
Balthazar:(驚訝地看著 Castiel)Well…我不喜歡你拒絕我,可是我還蠻喜歡你的理由的。

Balthazar 眨著眼露出燦爛的笑容,不過這個笑容並沒有在他臉上停留多久,因為馬上就見他突然抬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後低聲的咒罵著,Castiel 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說錯哪一句話讓他不高興。

Castiel: 怎麼了?
Balthazar: 又是這首該死的歌!
Castiel: 什麼歌?
Balthazar: 就是這首歌!這首該死的歌搞到我都快瘋了!

Castiel 歪著頭聽著,他倒沒注意 Balthazar 放的究竟是什麼歌,因為這對他而言並不重要。Castiel 從沒聽過流行歌,所以他也不認識這首歌,只知道這首聽起來應該很溫柔抒情的歌,卻有著相當渾厚有力的歌聲。他不太懂這首歌描述的是什麼故事,所以他也不不明白為什麼 Balthazar 一聽到這首歌就這麼生氣。

Castiel: 我不懂你為什麼不喜歡。
Balthazar: 你耳朵聾了嗎?我都快被這首歌搞到神經衰弱了!等到你聽五十遍之後,你也會跟我一樣神經衰弱。
Castiel: 既然你不喜歡,為什麼要聽五十遍?
Balthazar: 你以為我願意嗎?好像是因為最近是鐵達尼號幾週年紀念,所以一直不斷的重播這首歌跟那部無聊的電影。
Castiel: 什麼電影?
Balthazar: Exactlly!我說這鐵達尼號好端端的幹嘛沒事沈到海裡!
Castiel: ?
Balthazar: 唉,Cas,你都下來這麼久了,怎麼會不知道鐵達尼號這部電影啊?你該不會連鐵達尼號是什麼都不知道吧?
Castiel: 我當然知道,可是我不知道這首歌跟鐵達尼號沈下去有什麼關係。
Balthazar: 當然有關係!因為鐵達尼號當年沈船死了很多人,所以才會有這部電影,因為這部電影,才會有這首歌。如果鐵達尼號當年沒有沈下去,今天什麼都不會發生。

說到這裡,Balthazar 頓了一下,像是想到什麼一樣嘴角泛起了滿意的微笑,Castiel 越看越不懂他這好朋友腦袋到底在想些什麼。

Balthazar: 我真是太聰明了!只要不沈不就什麼事情都沒了嗎?
Castiel: 什麼?
Balthazar: 我只要回到過去阻止鐵達尼號沈下去,就不會死人,自然也就不會有這部電影和這首討人厭的歌!
Castiel: Balthazar…你打算阻止鐵達尼號下沈!?
Balthazar: 是啊!

說完 Balthazar 就一副打算瞬間移動的模樣,Castiel 趕忙拉住他的手阻止他。

Castiel: 你這是要去幹嘛?鐵達尼號的命運就是要沈下去,那 1502 名乘客也是註定要在那場災難當中死亡,你不能回到過去改變這一切,這是違反規定的!
Balthazar: 拜託,現在哪還有規定這種東西啊!更何況我這是去救那 1502 個無辜生命,剛剛是誰跟我說每個人都有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這些人難道沒有改變命運的權利?
Castiel: 但是…
Balthazar: 但是什麼?你想想,這些人要是沒有死,他們可以談戀愛享受更棒的人生,他們的人生可以有無限可能!

是啊…無限可能,他們可以和某個人戀愛結婚,然後生下小孩,然後他們的小孩也會有同樣幸福的人生、他們的孫子也會繼續延續他們的生命,然後這些人最終都會走向死亡,而他們的靈魂…

想到這裡,Castiel 就不自覺的鬆開了 Balthazar,而他的朋友,在給了他一個捉狹的淺笑後,隨即消失不見去拯救他的鐵達尼號。

獨自一人在 Balthazar 空蕩的房子裡,Castiel 環顧四周,滿腦子不斷的重複問著自己,怎麼會做出放手讓 Balthazar 回到過去阻止鐵達尼號下沈這種荒唐事?他應該要阻止他、他應該要告訴他不能篡改過去,但是他最後卻選擇放手,只因為他知道,如果這 1502 個人沒有死去,這些人所延續出來的是好幾倍的靈魂。

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靈魂的力量。

身為天使,就算不用太聰明也知道篡改過去會有什麼樣的下場,要說 Castiel 心裡不害怕是騙人的。但 Balthazar 說得沒錯,這些人有選擇自己命運的權利、也有活下來的權利。Castiel 不斷地安慰說服自己,沒有人應該受到命運擺佈,Balthazar 只是讓這些人多一個機會而已,他們還是會死,只是不需要死在一次的沈船意外,只不過比原本的命運多活個幾年而已,沒有太大的差別。

也許…不會出現什麼無可饒恕的災難,Castiel 在自己內心當中不斷地反覆低語。

但是那都只是藉口,曾經身為天堂最優秀小隊長的 Castiel 心裡比誰都清楚,回到過去篡改命運是一件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被原諒的嚴重錯誤。他開始感到擔心焦慮,他開始無法控制的想起這件事情的後果,不過就在他差一點改變主意打算立刻回到過去阻止 Balthazar 的瘋狂舉動之前,他的朋友已經帶著滿足的笑容再次出現在他面前。

Castiel: Balthazar!
Balthazar: Cassy? 我以為你先走了。
Castiel: 發生什麼事?
Balthazar: 什麼?
Castiel: 你真的阻止鐵達尼號沈下去了嗎?
Balthazar: 是啊!
Castiel: 然後呢?
Balthazar: 然後?然後我的耳根子就清淨了啊!
Castiel: 我的意思是這個世界。
Balthazar: 哈!少了鐵達尼這個世界還是一樣好端端的啊!Lucifer 還在籠子裡,Winchesters 也成功阻止世界末日,你還是一樣為了 Dean Winchester 在跟 Raphael 打仗打不停,現在天堂還是一團亂。
Castiel: 沒有別的改變嗎?
Balthazar: 當然有啊!我想想噢,Dean Winchester 現在不是開 Impala,然後他們的朋友 Ellen 和 Jo 現在不只活得好好的,Ellen 和老酒鬼 Bobby 還結了婚。
Castiel: Ellen 和 Jo?
Balthazar: 是啊!我記得你還蠻喜歡她們的,你不是還有一張跟她們的合照?
Castiel: 是…

Ellen 和 Jo 沒有死在那場爆炸當中?這個改變可以說是完全超出 Castiel 的意料之外,如果她們可以不用死,也許阻止鐵達尼號下沈本身也不全然是一件壞事。

不過人在其中什麼都不知道的 Winchesters 可沒這麼輕鬆,因為連日來的離奇死亡案件讓他們忙到焦頭爛額卻又一點頭緒也沒有,直到 Sam 無意間在鐵達尼號的史料照片當中發現 Balthazar 的身影,這才讓他們找到事情的癥結所在。畢竟有這個討人厭的天使 Balthazar 在裡面插一腳,就代表這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

Sam: Oh, you got to be kidding me.
Dean: Let’s see. Balthazar.

既然已經知道是 Balthazar 在裡頭搞鬼,兩兄弟只能立馬把 Balthazar 給召喚出來給問個清楚,好好聽聽他老兄這次又惹了什麼大麻煩。才一看到 Balthazar 出現,Dean 的臉色就很難看,劈頭就對 Balthazar 說 we need to talk。

Balthazar 從來沒有 care 過 Dean Winchester 的心情好不好,畢竟他們兩個一直都看彼此不順眼,不過他還是很故意的問 Dean 為什麼看起來心情不太美麗。

你看起來心情有點不好,怎麼啦?死猴子?
你看起來心情有點不好,怎麼啦?死猴子?

Dean: The hell with the boat, Balthazar?
Balthazar: What boat?
Sam: The Titanic.
Balthazar: Oh. Ja. The Titanic. Yes, well, uh, it was meant to sink, and I saved it.
Sam: What?
Balthazar: Well it was meant to bash into this iceberg thing and plunge into the briny deep with all this hoopla, and I saved it. Anything else I can answer for you?
Sam: Why?
Balthazar: Why what?
Dean: Why did you un-sink the ship?
Balthazar: Oh, because I hated the movie.
Dean: What movie?
Balthazar: Exactly.
Sam: Wait, so you saved a cruise liner because –
Balthazar: Because that God-awful Celine Dion song made me want to smite myself.
Sam: Who’s Celine Dion?
Balthazar: Oh, she’s a destitute lounge singer somewhere in Quebec, and let’s keep it that way, please.
Sam: Okay, I didn’t think that was possible. I thought you couldn’t change history.
Balthazar: Oh, haven’t you noticed? There’s no more rules, boys.

Balthazar 得意開心地說著,還很有耐心地跟兩隻死猴子解釋,顯然耳朵再也沒有聽到 My Heart Will Go On 之後,Balthazar 的心情顯得特別的輕鬆愉快。

Sam: But now somebody is killing the descendants of the survivors.
Balthazar: And?
Sam: And that’s maybe like 50,000 people.
Balthazar: And?
Dean: And we need to save as many as we can, but we need to know who’s after ’em.
Balthazar: Oh, uh, sorry, uh. You have me confused with the other angel – you know, the one in the dirty trench coat who’s in love with you. I… don’t care.

話說我一直覺得這邊有個很有趣的畫面,那就是 Dean 聽到 Balthazar 說 the one in the dirty trench coat who’s in love with you 的時候,臉上出現了很微妙的表情。顯然 Balthazar 講那句話的時候是對著 Dean 一個人說,所以導演的鏡頭很特別帶到 Dean 的臉上來個清楚無比的大特寫。

靠...他奶奶的你到底在說什麼(但是 Dean 這小子一瞬間眼神彷彿變得比較柔和)
靠…他奶奶的你到底在說什麼(但是 Dean 這小子一瞬間眼神彷彿變得比較柔和)
你們真的是有夠煩人的,每次都這樣講害我接不下話。
你們真的是有夠煩人的,每次都這樣講害我接不下話。

你可以看到 Dean 的眼神一下子就變得比較柔和,然後有點不自然地撇開眼神往旁邊看,嘴巴也也稍稍的動了一下,感覺很像是想要罵人卻又罵不出口的感覺;等到 Balthazar 要說再見的前一刻,他開開的嘴角已經不自覺的悄悄上揚,可是同樣是站在一旁的 Sam 卻是被這個天使氣到沒力完全笑不出來。

Dean 一整個就是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嘴角不要往上揚
Dean 一整個就是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嘴角不要往上揚

Balthazar 說完就拍拍屁股走人,留下 Winchesters 在那邊火燒眉毛的煩惱該怎麼收這個爛攤子又可以讓 Ellen 和 Jo 繼續地活著。

可是 Balthazar 回去之後,還是有特別找 Castiel 過來,跟他說一下 Winchesters 在追查這個案子的事情,順便讓他知道,他們倆兄弟追查的對象,十有八九是命運女神。說真的,Balthazar 其實是從來不管 Winchesters 的死活的,但是這個 Dean Winchester 要是有個什麼閃失,他那一向溫和好脾氣的天使好朋友也難保不會突然抓狂。

聽到命運女神的名字,Castiel 的眉頭皺得比往常還要深,他當然認識這三個用金絲線主宰人類生死的神祇,而且他還知道這三姐妹的個性比誰都固執,上次阻止世界末日讓該死的人全部沒死這件事情,已經讓命運女神氣到跳腳,現在這兩個蘿蔔頭又要一頭往案子裡面栽,弄不好命運女神說不一定就順手把 Winchesters 給宰了。在擔心 Dean 他們安危的情況之下,Castiel 沒有聽 Balthazar 在那邊多囉唆,就立刻飛奔到兩兄弟身邊。

好不容易找到兩兄弟,卻看到這兩個小傻瓜就這樣悄悄的摸到命運女神所在的房子當中,打算跟女神好好聊聊,Castiel 見狀大驚失色地趕了進去,在兩兄弟就要被瓦斯氣爆所引燃的火舌吞噬之前搶先一步把兩人平安的帶到遙遠的白俄羅斯。

多虧了 Castiel  的看顧,Winchesters 再次福大命大逃過命運女神的毒手。驚魂甫定的 Dean 轉過身看到身後的 Castiel,除了叫那麼一聲 Cas 之外其他都沒說,我想他大概也被剛剛那九死一生的驚險狀況嚇到說不出話,但是等他搞清楚狀況之後,隨即就開始抱怨 Castiel 的那位天使爛朋友。如果之前亂掰的故事是存在的,Castiel 當然清楚的知道他們講的事情是什麼,我只是很訝異兩兄弟怎麼都沒有人好奇 Castiel 到底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

Dean: Are you aware of what your frat bro did?
Castiel: I’m aware. Balthazar can be impetuous.

打第一次和 Balthazar 碰面開始,Dean 對這個天使就一直都很有意見,但是我覺得他老兄好像沒有發現自己獨獨對 Balthazar 這個傢伙“特別”有意見。也說不出來為什麼,就是莫名的討厭 Balthazar,問他理由的話,他可以扯出一長串,但還是解釋不清楚自己心中那種異常厭惡的情緒來自何方。

要我說的話,我覺得真正的理由,只是因為 Castiel 跟 Balthazar 比較親近而已。

Balthazar 跟 Castiel 之間的交情其實很難被撼動,幾千年來的情誼可不是蓋的,雖然 Dean 死也不可能承認,但是他心裡對他們倆的關係就是沒有辦法不去在意,三不五十的希望 Castiel 不要再跟壞朋友在一起。

眼見情況越來越棘手,為了讓 Dean 和 Sam 免於被命運女神幹掉,Castiel 想到的方式就是先下手為強:先幹掉命運女神。但是 Sam 聽到這個提議之後出現傻眼的笑容,然後還被 Castiel 冷冷地反問不然他笑成這樣是有更好的建議嗎?害 Sammy 當場無言趕快收起笑容,正色地問 Cas 說他真的有辦法殺掉 fate 嗎?Castiel 看著他,用相當微妙的神情告訴 Sam,Balthazar 那邊有武器可以對付他,但是一聽到 Balthazar 的名字,Dean 的小宇宙就開始莫名的燃燒起來。

Sam: No, I’m — I just mean, uh…Can you even do that?
Castiel: Balthazar has a weapon that will work against her.
Dean: Of course he does. Yeah. Boy, that guy’s just got it covered, doesn’t he? You need new friends, Cas.
Castiel: I’m trying to save the ones I have, Dean.

Cas, 你那個朋友沒有還比較好,我說你幹嘛沒事要巴著 Balthazar 不放手?
Cas, 你那個朋友沒有還比較好,我說你幹嘛沒事要巴著 Balthazar 不放手?

Dean 當然很不爽,因為這個法國佬天使沒多久前才一副事不關己的閃人不見蛋,現在 Castiel 居然還在那邊提說 Balthazar 那邊有武器可以對付命運女神,靠!這一切不就是這他馬的天使給搞出來的嗎?這種爛朋友,真的是應該立刻丟掉以策安全,Cas 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勁,怎麼會這樣沒完沒了地在那邊跟這種人勾勾纏,天知道久了會不會連 Cas 也被他給帶壞。

Dean,Balthazar 是我最好的朋友,這段時間也都是他在幫我,你可不可以不要老是針對他?
Dean,Balthazar 是我最好的朋友,這段時間也都是他在幫我,你可不可以不要老是針對他?

不過一向對 Dean 包容有加的 Castiel 聽到 Dean 這樣講,居然反常的出現不爽的表情,冷冷地看著 Dean,語帶不悅的對他說 I’m trying to save the ones I have

看到 Castiel 的反應,Dean 根本就是當場皺起眉頭愣在那邊看著 Castiel,連 Sam 都傻在一旁不知道該怎麼打圓場,三個人就這樣陷入有點小尷尬的沈默當中。因為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所以 Castiel 心裡多少認為 Balthazar 搞出這種紕漏自己也很有責任,畢竟他並沒有無良到會忘記自己當初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放開 Balthazar 的手放任他去篡改歷史,所以 Dean 對 Balthazar 的責備,聽在 Castiel 的耳裡,其實也相當刺耳。

不知情的 Dean 莫名其妙地被 Castiel 冰冷不悅的口氣回了那麼一句,一顆心當場啪嘰一聲的裂了開來沒來由地感到超受傷,他當然不可能知道 Castiel 那段放手沒有阻止 Balthazar 的經過,所以在他眼裡,看到的就是一向把他擺第一的 Castiel,居然為了維護 Balthazar 那個死人,如此破天荒的用這麼冷的口氣對他說話。說不受傷是騙人的,光看 Dean 整個人傻在那裡接不下話的神情都知道他那脆弱的男人心已經被戳到小小的痛了一下。

靠...為什麼我他馬的感到那麼受傷啊?你現在是為了 Balthazar 在跟我生氣嗎?
靠…為什麼我他馬的感到那麼受傷啊?你現在是為了 Balthazar 在跟我生氣嗎?

話說這裡我有點不懂的是,不久前 Balthazar 不是早就把所有的武器都拱手送給 Castiel 讓他去對付 Raphael 了嗎?怎麼這個時候他又跟 Sam 說 Balthazar 那邊有武器可以對付命運女神?我說你手上那堆核武都找不出一個可以對付命運女神的嗎?我還在奇怪怎麼你打了半天還打不掉 Raphael,原來你那批武器根本就是次級軍火來著的啊!

人家的武器是真正的武器,我們的武器是人家的不要的我們把他拿回來,喔咿呀喔咿呀!

因為大家就這樣突然沈默不說話,所以 Castiel 也發現自己口氣不是很客氣,連忙轉移話題撇開頭自顧自的叨叨念著該怎麼先下手為強把命運女神引出來殺掉的話。

發現自己口氣太差,Castiel 連忙換個話題
發現自己口氣太差,Castiel 連忙換個話題

然後 Castiel 想半天的結論就是:讓兩兄弟去當肥美的誘餌,把對他們積怨已久的命運女神給引出來。這在 Winchesters 看來,還真不是一件好差事,但沒想到這個 Castiel 居然還很認真地幫這兩個肥滋滋美味的誘餌想了一個很美的名詞:Tempting fate。你這是在用自己很爛的幽默感掩飾你的不安跟心虛嗎?

我決定讓你們兩個去當誘餌,就叫做“命運的誘惑”吧!
我決定讓你們兩個去當誘餌,就叫做“命運的誘惑”吧!
很...很難笑ㄟ!
很…很難笑ㄟ!

話說雖然我自己覺得這個場景的 Castiel 看起來實在是美到有點異樣,畢竟這個 Supernatural 總是有辦法把這個天使越拍越美,但他在這裡的美卻不是那種透明到可以令人一眼就看透的美,也沒有所謂的無辜感,反倒增添了點說不出的神秘感。我覺得這多少是因為他有事情瞞著 Winchesters,所以即便表情依然維持著一貫木然地的表情,卻讓人覺得全身上下的每根神經都感到不對勁。

他還是放不下 Winchesters,尤其放不下 Dean,但是他老兄又礙於現實,有太多事情非瞞著他們不可。在這也不能講,那也不能讓他們知道的情況之下,Castiel 不斷的努力的壓抑著自己的不安情緒,長時間下來,就搞到他像是更年期婦女一般情緒變得十分不穩定,很像是顆大型未爆彈。

唉,Castiel 真的不是那種可以說了謊還完全沒事的料。

仔細看的話,在白俄羅斯的 Castiel 感覺跟過去的 Castiel 很不一樣,尤其是他跟兩兄弟講話時的反應。在 Sam 開口問 Castiel 說他們到底做了什麼讓命運女神想要殺他們的時候,Castiel 那一整段雖然看起來很淡然,但我一直強烈的感覺到他淡漠表情下面火大的情緒。口氣聽起來如往常般溫和,但是用字遣詞卻是少見的機車。

Dean: Well, riddle me this — if fate’s going after the boat people, why’d she try to waste me and Sam?
Castiel: Well, I imagine she harbors a certain degree of rage toward you.
Sam: What did we do?
Castiel: Nothing of import — just the tiny matter of averting the Apocalypse and rendering her obsolete. I think maybe she’s a little irritated about that. And then you go and dangle yourselves in front of her.

他最後的那一句話,在我聽起來,翻成白話文就是:然後他馬的你們這兩個白癡居然大搖大擺地晃到命運女神面前找死!!?

不過也許是因為人在其中的緣故,不管是 Dean 還是 Sam 好像都沒有真的察覺到 Castiel 的異樣,因此他們的內心雖然納悶又惶惑不安,但是眼下就是得想辦法解決命運女神的追殺,即便兩人心裡對 Castiel 要他們兩個當美味可口的命運誘惑這個計劃感到超級害怕,但在無法可想又不願意接受命運安排死於非命的現實下,還是乖乖配合 Castiel 的計劃想辦法看能不能讓命運女神真的現身。

就這樣,倆個人只能乖乖的在街上閑晃著,看看命運女神會不會找機會宰掉他們。

Sam: 呀~~救命!好可怕!!!(超可愛的 Sammy)
Sam: 呀~~救命!好可怕!!!(超可愛的 Sammy)

雖然一路上遇到很多令他們冒冷汗的事情,不過兩人都是有驚無險地度過,Sam 那張怕得要死小跑步逃開的表情真的是超級可愛,可是這兩兄弟一直到最後,才遇到命運女神出手打算用從天而降的大型傢俱很乾脆的把兩人壓成肉泥了事。可既然這個命運的誘惑 A 計劃當初是 Castiel 提出來的,他就不可能眼睜睜地看到兩兄弟有任何閃失,所以他跟 Balthazar 商量要動手殺掉命運女神後,就一直在兩兄弟閑晃的同時躲在他們身邊默默地守護著。因此就在 Sam 跟 Dean 差一點被砸成肉醬的時候,Castiel 出手暫停了一切,靜靜地走出來面對面的和命運女神談談。

生死一瞬間被 Castiel 靜止一切的兩人
生死一瞬間被 Castiel 靜止一切的兩人

翩然現身在停格世界裡的 Castiel,走到兩兄弟面前,抬起頭來靜靜地打量著被凍結的一切,然後圖書館命運女神,就抱著她那本厚厚的生死簿,出現在 Castiel 的身後語氣略帶不悅的打了聲招呼,Castiel 轉過身看著 Atropos,神情看不出有半點驚訝。

這裡的命運女神 Atropos 其實是希臘神話命運三女神當中最小的妹妹,他上頭還有兩位姐姐。這三個傳說中的希臘女神,透過金絲線來決定人的一生。絲線的長短代表著人的壽命,而最小的女神 Atropos 所負責的工作是冷酷無情的拿大剪刀剪斷絲線決定人的死亡。

在這裡面,女神並沒有真的拿大剪刀,但是她還是有使用金絲線來代表人的生命,這就是 Supernatural 詮釋古老神祇的方式。

我很喜歡 Supernatural 對神祇、惡魔、天使等超自然事物的解讀方式,他們所談到的神祇,同樣會隨著人類社會的演進跟發展作出適當的調整跟改變,很可惜的是,他們大部分講的都是西方世界的傳說,鮮少提到亞洲的傳說,偶爾有提到也是很奇怪的那種提到法。像上回我就還蠻不懂,為什麼灶神會跟其他西方世界的 Odin 以及印度的 Kali 平起平坐?

灶神ㄟ!有沒有搞錯!?我對灶神的印象除了他每年都會上天庭打一次人類的小報告之外,完全沒有別的。喔對!有的人在祭拜灶神的時候為了不讓灶神上去講壞話,會用一些甜食祭拜,理論上應該是要讓灶神嘴能夠甜一點不要講壞話,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從小就一直以為是要用甜食把灶神的嘴巴黏起來讓他開不了口(我的童年都是在聽些什麼故事啊)。

靜靜聽著 Atropos 的抱怨,Castiel 一直下意識地在回避視線不要跟她太過四目相對
靜靜聽著 Atropos 的抱怨,Castiel 一直下意識地在回避視線不要跟她太過四目相對

命運女神見到 Castiel,不免心生不滿的抱怨起這一切,應該死的人都沒死,該發生的世界末日也沒發生,上帝不知道死哪裡去,天堂人間都亂成一團,連命運女神都不知道人類接下來的命運是什麼,然後現在還有王八蛋跑到過去去篡改歷史。這就是 Castiel 所說的自由意志嗎?真是鬼話連篇。而且最令 Atropos 無法忍受的是,怎麼會有人有那個膽回到過去篡改歷史啊?搞出這種結果現在還好意思躲起來不見人影,害她得在這邊東奔西跑的想辦法收拾爛攤子。

Castiel 很心虛的別開眼睛,企圖辯解說這一切都是 Balthazar 的魯莽所造成的,但這一切顯然瞞不過命運女神的眼睛。Atropos 早就知道 Castiel 從這次篡改歷史的事件當中所得到的好處,憑空出現的五萬個靈魂,如果不是做主管的 Castiel 在背後指使搞鬼,身為下屬的 Balthazar 去哪裡借那麼大的膽來篡改過去?

想把一切都推到 Balthazar 的 Castiel,不過眼神卻很心虛的飄到了旁邊不敢正面看人
想把一切都推到 Balthazar 的 Castiel,不過眼神卻很心虛的飄到了旁邊不敢正面看人

被命運女神一語道中心事讓 Castiel 轉過身去不敢和命運女神面對面的講話,深怕自己的表情會透露一切。可是不管他怎麼掩飾,他那爛到無可比擬的說謊技巧還是藏不住自己寫在臉上的不安與心虛。

Atropos: You know what? I’ve kept my mouth shut. I could have complained, I could have raised a fuss, but I didn’t. But you know what the last straw is? Un-sinking the Titanic. You changed the future. You cannot change the past. That is going too far!
Castiel: It’s Balthazar. He’s erratic –
Atropos: Bull crap! This isn’t about some stupid movie. He’s under your orders. You sent him back to save that ship.
Castiel: No, I didn’t. Why would I?
Atropos: Oh, maybe because you’re in the middle of a war and you’re desperate? Come on. This is about the souls.
Castiel: You don’t know what you’re talking about.
Atropos: That angel went and created 50,000 new souls for your war machine.
Castiel: You’re confused.
Atropos: No. You can’t just mint money, Castiel. It’s wrong…It’s dangerous… And I won’t let you.

對於這一切,Atropos 當然很不高興,可是這個命運女神並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而且她所講的話也不算講錯。也就是說,Castiel 跟地獄之王借靈魂來對抗 Raphael 這件事情,看起來早就已經是一件公開的秘密,再看看這位命運女神的態度,我實在是感覺不到這件事情有任何需要拼命隱瞞的地方在。

Well,命運女神的確很不開心,但是她也沒有把 Castiel 的所作所為當成十惡不赦的滔天大罪來看,她只是很鄭重其事地告訴 Castiel 說 You can’t just mint money,可是她並沒有對 Castiel 拿那些意料之內的靈魂拿去打 Raphael 有任何意見。

這就讓我忍不住開始納悶起 Castiel 跟 Crowley 合作這件事情,如果其他人對於這件事情的看法根本沒有那麼大的反彈,這個天生就不會說謊的笨天使從頭到尾到底是為了要瞞住誰來著的?

胡扯,明明就是你自己也想要那些靈魂才讓 Balthazar 回到過去阻止鐵達尼號下沈,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胡扯,明明就是你自己也想要那些靈魂才讓 Balthazar 回到過去阻止鐵達尼號下沈,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回頭再看看 Crowley 裝死這件事情,在我看來顯然只成功的瞞住了幾個人:Winchesters,Bobby,和 Balthazar,Balthazar 算是最後知道的人,因為他還是從 Dean 他們嘴裡才得知 Crowley 沒死,Castiel 在跟 Crowley 合作這件事情。不管我怎麼看,這件事情怎麼看都沒有瞞到滴水不漏的程度,你看連 Rachel 都聽到傳聞了,怎麼可能會是多保密的事情啊?

以大天使 Raphael 的情報網來看,如果今天 Atropos 都已經知道 Castiel 跟 Crowley 借靈魂的事情,要說他這位大天使沒有耳聞我實在很難相信,可如果 Raphael 都已經知道這件事情,怎麼還會放任 Castiel 這樣三天兩頭跟 Crowley 借靈魂來打他?他是白癡還是被虐待狂嗎?

Raphael: 其實是人家還想再跟 Castiel 玩久一點啦~(你有病啊)

或者 Crowley 其實是腳踏兩條船玩兩手策略,一邊跟 Castiel 合作,另外一邊卻也沒忘了和 Raphael 談條件。畢竟地獄之王要的就只有煉獄的靈魂,所以不管合作對象是誰,只要能夠讓他拿到一半的煉獄靈魂,都無所謂。但因為 Castiel 感覺比較單純好騙,又有 Dean Winchester 這個東西可以掐著 Castiel 要脅,如果有選擇,Crowley 當然是不會優先選擇跟 Raphael 這個討厭鬼合作。

但是最讓我不能理解的地方是,橫看豎看,這位地獄之王當初裝死的目的不管我怎麼看,好像都只是為了要瞞住 Winchesters 那票人而已。你看看,上頭那群天使,除了活在自己世界的 Balthazar 之外,感覺許多人很早就已經對這件事情有所耳聞了;至於地獄那邊,照這樣三天兩頭五萬五萬的支出靈魂,也應該早就是從上到下都心知肚明了吧?壓根兒就沒有需要費力氣撒謊的必要。

所以,大費周章的用一個謊圓另外一個謊的目的就只是為了躲煩人的 Winchesters 嗎?這說得過去嗎?

Winchesters 也許很麻煩,可是我覺得 Crowley 也沒有怕他們怕到這種程度,他的腦袋太過精明,Winchesters 再煩也不至於讓他完全無法進行自己的計劃,大不了再放兩隻地獄犬去咬人。更何況,這個 Castiel 除了幫他把 Eve 的屍體給帶來之外,感覺上就只會成天在那邊讓他心煩也幫不上什麼大忙。

只有一個人真的需要從頭到尾死命的瞞著 Winchesters,那就是 Castiel 自己。

唯有他,會真的在意 Winchesters 是不是知道這件事情,倒不是擔心 Winchesters 阻撓他,而是擔心 Dean Winchester 會永遠無法原諒他所做的一切,他更擔心 Dean Winchester 永遠也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Atropos 也明白 Castiel 的心情,她知道 Castiel 最在乎的事情是什麼,既然 Castiel 不肯這麼乾脆地回去修正自己所捅出來的簍子,那她只能拿 Winchesters 的生命安全來要脅。聽到命運女神的條件,Castiel 轉過頭去靜靜地看著 Winchesters,反覆地思索著這一切的得失,只是不管怎麼算計,他都沒有辦法冒著失去 Dean Winchester 的風險就這樣一意孤行地繼續蠻幹下去。

Atropos: Okay. Fine. But think about this — I’ve got two sisters out there. They’re bigger, in every sense of the word. Kill me — Sam and Dean are target one. For simple vengeance. You’re not fighting a war or anything, right? You can watch them every millisecond of every day. Because maybe you’ve heard — fate strikes when you least expect it.

眼睛盯著 Winchesters,腦中卻不斷權衡一切的 Castiel
眼睛盯著 Winchesters,腦中卻不斷權衡一切的 Castiel

考慮到 Winchesters,尤其是 Dean Winchester 的安全,Castiel 再怎麼樣都沒有辦法不把命運女神的要脅不當一回事看待。他知道這三位女神都不是好惹的,而且自己也不可能每分每秒都待在 Dean 身旁守護著他,為了確保兩兄弟安全無虞,Castiel 只得放棄那期待已久的五萬個靈魂,乖乖的讓 Balthazar 回去修正這一切。

為了 Dean 他們的安全,Castiel 無論如何都不敢冒這個險。

因為這個緣故,原本說好要拜託 Balthazar 伺機動手宰掉命運女神的計劃就這樣臨時喊卡,Castiel 靜靜地看著 Winchesters,頭也不回地開了口讓 Balthazar 住手,完全沒有察覺 Balthazar 靠近的 Atropos 猛然回頭又驚又怒的看著身後刀都舉到一半的尷尬天使。Castiel 突如其來的改變計劃就只是為了 Winchesters,畢竟要是真的殺了命運女神,只怕往後是更多解決不了的麻煩,不如接受 Atropos 的提議,回去修正 Balthazar 一時興起篡改的歷史,讓這一切回到原點。

Balthazar 不要亂來,你會害到 Dean 他們的!
Balthazar 不要亂來,你會害到 Dean 他們的!

Balthazar 在答應回去修正這一切之前,有特別用眼神無聲的徵求 Castiel 的同意,而且他是在看到到 Castiel 靜靜地點了點頭後,Balthazar 才答應回去重新讓鐵達尼號沈下去。

老實說,這個小小的動作很 bother 我。

我知道,Balthazar 從來不介意破壞規矩,而且他也一直很熱心的想要幫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可是他始終不知道 Castiel 跟 Crowley 之間的事情,當然也不會知道 Castiel 一直到現在還不斷地在跟 Crowley 支出靈魂,甚至已經到了需要額外更多靈魂的程度,所以我個人認為,跑回去阻止鐵達尼下沈這件事情,的的確確就是 Balthazar 自己的意思,並不是 Castiel 下的命令。

但是 Castiel 從這件事情當中有得到好處是不爭的事實,Castiel 從頭到尾都很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也是無法否認的事實,所以他打一開始就沒有阻止 Balthazar 做這件事情,從某個角度來看,也可以算是幫兇一枚,蓄意讓這件事情發生。

不過如果是這樣,Balthazar 為什麼還要 Castiel 點頭同意才願意回去讓鐵達尼號重新沈下去呢?如果一開始就不是 Castiel 下的命令,為什麼還要 Castiel 的首肯?難道 Castiel 才是那個做決定的人嗎?老實說,這個部分我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基本上,第六季本身根本就是個超級大謎團吧?

去把鐵達尼號還原吧!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該改變歷史,再這樣下去只會越鬧越大而已
去把鐵達尼號還原吧!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該改變歷史,再這樣下去只會越鬧越大而已

讓 Balthazar 回去把鐵達尼號沈下去之後,一切彷彿回到原點,Dean 和 Sam 睡在 Impala 裡面,Bobby 還是一樣在他的廢車場,Ellen 和 Jo 當然還是死於那場爆炸當中。理論上來講,Dean 和 Sam 不應該記得任何關於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畢竟那是一段在他們生命當中完全不存在的一段經歷,不過 Castiel 卻很刻意地留下他們兩兄弟的記憶,要他們永遠記得這一切。

我希望你們能夠記得這一切
我希望你們能夠記得這一切

Castiel 對 Dean 他們所說的理由是,他要他們記得命運女神的真面貌,記得她的殘忍和反覆無常。

Dean: Hold on. Uh…So, if you guys went a-and changed everything back, then that whole timeline or whatever, it just got erased?
Castiel: Yeah. More or less.
Dean: Well, then, how come he and I remember it?
Castiel: Because I wanted you to remember it.
Sam: Why?
Castiel: I wanted you to know who Fate really is. She’s cruel and capricious.

不過,真的是如此嗎?

反覆看過很多遍之後,其實你可能會發現 Dean 和 Sam 記得的部分並不包括命運女神出來跟 Castiel 講話的那一段,也就是說,他們從頭到尾所記得的事情就是 Balthazar 為了那首 My Heart Will Go On 而回到過去阻止鐵達尼號下沈,然後命運女神拼了命地把那些不該活下來的人的後代一個個宰掉,而且還不分青紅皂白地順便找 Winchesters 打算清算一下阻止世界末日發生的賬。

可從命運女神跟 Castiel 講的那番話看來,命運女神似乎不是上面所形容的那樣冷酷無情,她最無法忍受的始終只有鐵達尼不下沈這件事情,而她也毫不懷疑的相信 Castiel 才是那個唆使 Balthazar 回到過去篡改歷史的幕後推手。或者她在處理這件事情的方式上面相當的冷酷殘忍,但是我完全感覺不到她有 Castiel 所說的那樣 capricious,她只是希望一切能夠回到正軌,該沈的要沈,改死的也要死。

就算 Castiel 不願意開口承認,但他的內心也很清楚的知道他們篡改歷史有錯在先,只是那五萬個靈魂,讓 Castiel 當時鬼迷心竅的默許 Balthazar 的行為,才會造成今天這樣的結果。

不過我自己認為,Castiel 之所以保留 Winchesters 的記憶,並不全然是為了要讓他們記住命運女神的模樣,而是為了讓他們清楚地知道,命運是可以被改變的,Ellen 和 Jo 也可以不用死在那場爆炸當中,每個人都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而不用受到命運女神的擺佈。

Castiel: Well, yeah. You’re the ones who taught me that you can make your own destiny. You don’t have to be ruled by fate. You can choose freedom. I still believe that that’s something worth fighting for. I just wanted you to understand that.

是你們讓我明白,每個人都有權力改變自己的命運,不用接受命運的安排與擺佈
是你們讓我明白,每個人都有權力改變自己的命運,不用接受命運的安排與擺佈

Castiel 語重心長的說著,神情無比認真地告訴 Dean,對他而言,他一直都記得是他們教他什麼叫做自由意志、是他們教他無論是誰都有權利決定自己的命運與未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Castiel 都打心裡深深地相信,自由是值得讓他用生命去保護爭取的。

但我覺得他真正想說的是,他的內心無比珍惜 Dean 帶給他的一切,就算要讓他犧牲一切去保護這一切也在所不惜。

這不僅僅是對自由的珍惜而已,這還包括了他對 Dean 那無怨無悔,永不離棄的愛。他只是希望萬一有一天 Dean 知道了他所做的一切,能夠想起今天他對他們說過的話,明白他的苦衷跟選擇。

只不過,一直到最後我都不知道,Dean Winchester 在氣頭上的時候,到底有沒有在心裡想到當時 Castiel 對他說的這番話。

你...你幹嘛突然講這麼感性的話,我他馬的突然好不習慣吶!你沒事吧,Cas?你不像是會感性的人啊!
你…你幹嘛突然講這麼感性的話,我他馬的突然好不習慣吶!你沒事吧,Cas?你不像是會感性的人啊!

聽完 Castiel 說了這麼一段感性無比的話,Dean 隨即便轉移了話題,問 Castiel 這個 Balthazar 難不成真的是為了那首該死的歌就這樣跑回過去篡改歷史吧?Castiel 眼神下意識地避開了 Dean 的眼睛,遲疑一下便回答 Dean 說完全沒錯,Balthazar 就是因為這樣才回去篡改歷史的。

此時此刻的 Castiel,那副神情就算不用是好朋友,也看得出來他滿面的心虛,因為他知道這不完全是 Balthazar 一個人的錯。說完之後,沒等 Dean 講完接下來的那堆廢話,Castiel 就這麼無預警的消失不見了。

Yes. Absolutely. That's what he did.
Yes. Absolutely. That’s what he did.

Dean: 這個 Cas 真的是一點品味都沒有,我這是在跟他分享好東西誒!居然就這樣一句話也沒說就消失了,切!

此時此刻的 Dean,完全沒有感受到 Castiel 肩膀上所擔負的沈重負荷,只是天真單純的相信 Castiel 所說的每句話,但是現在的 Castiel,已經在為後來萬一東窗事發做準備。他並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安危、也不在乎身邊的家人兄弟、更不在乎天堂是否戰火綿延,他唯一在意的是,屆時 Dean 要是知道這一切,是不是還可以一如往昔的原諒他接納他這個朋友?他更加擔心,到時候 Dean 是不是能夠明白他為他所做的一切、明白他內心的掙扎。

上一篇:Castiel & Dean – That’s about all you’ve told us!
下一篇:Castiel & Dean – (待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